开封与巴黎虽都以古都的身份端坐于东西方,但是,今天它们的命运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在现代之都巴黎的应照下,开封该如何走向现代化,是古都开封逐渐走向成熟旅游市场后,所要思考的又一个重要问题。

“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而今日的洛阳已非富贵之身,这不但指洛阳不再是万邦来朝的洛阳,更在于随着历史上开封、郑州的取而代之,时至今日的洛阳已甘为郑州之后,同豫东的开封一并成为郑州的左膀右臂。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有鉴于雄安新区毛绒玩具产业,在未来其所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以及东盟国家日益扩大的市场,转型升级之战在所难免,而且还要面向欧盟、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中高端市场,在认清形势之下,这似乎是今日雄安新区生产型企业的普遍命运。

在中国“轴心时代”春秋战国时期,曾以商丘为圆心形成了儒、道、墨等元典文化。因此在逐渐形成的“中华圣人文化圈”中,商丘便成了“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核心城市。同时,商丘在地理上又与鲁、皖、苏相距更近,在圣人文化的范畴内,鲁、苏、皖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包括在内。那么由此来看,鲁豫苏皖四省交界的方圆几百里,便可以看作是圣人文化旺盛的区域。

每一个村庄在找到自己的特色的同时,还需要将自己的发展放置于一个更大的空间尺度来建构其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在我们看来,县域是一个最小的生态尺度,把县域内每一个村庄的发展纳入到县域乡村振兴和县域综合转型的整体战略部署当中,这些乡村的发展才能可持续。

从佛到禅的生活方式,拈花湾的文化定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商业的成功。作为宗教的佛与人的消费心理之间,融合非常困难,而一种人心向往的生活方式,则很好的解决了冲突。漫步小镇,从拈花塔的灯光秀,到佛文化的水幕电影,再到抄经之类的体验活动,禅的主题贯穿始终。一砖一瓦,一道篱笆,都颇具匠心,处处透露着禅意。

作为一家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以“产业优先”作为核心策略,专门成立产业发展集团,重点培育产业研究能力与产业集群打造能力,覆盖从创新孵化、投资咨询、产业规划、选址服务、行业圈层等一揽子服务,近些年来,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

旧出新的文化概念,一定是古城未来发展的方向,否则,古城很难有新的突破,而这也同样适应于任何领域。守着一座古城,不是古城应该有的未来,古城的未来在于开发出适应现代社会的一套话语体系和适应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体验感的文化风景线。

农村发展和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城镇化是一个自然过程,是在农业农村发展的基础上,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而不断聚集人口而产生。而城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又会促进工业化进程和农业现代化。十八大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和信息化“四化”同步发展,深刻地反映了这种关系,而县域则是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的主战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