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要想在新一轮的区域经济发展和竞争中成为向西开放的枢纽和引擎,单靠自身的实力显然是不够的,必须以城市群的构建来实现产业辐射和均衡发展。

中原被认为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中原文化曾在历史上对河南甚至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产生过巨大影响。但是后来,随着经济和文化重心的南移而逐渐衰落。

在有关河北的叙述表达中,无论是当地人还是作为他者的宾客,无不慨叹于人才外流、村镇空心与产业凋敝。的确,正是咫尺之遥的北京使得潮白河两岸的通州与大厂走向截然不同的命运,而河北也在首都北京变身成为大城市的过程中,慷当以慨,以至于北京竟得了大城市病,不得不疏浚。

2018年,方塘大讲堂将用一年的时间,系列对话置身变革中国的不少于40位嘉宾,探寻全面深化改革中的中国的不确定性和确定性,一起重新发现中国,一起重新认知世界。

这种高效的执行力和政府慷慨地土地资源供给,成就了今天横店的30余拍摄基地,林东对此直言不讳。一位东阳政府公务人员告诉笔者:“横店几乎能在一夜之间,建设出10个专业的篮球场,承接国家级的体育赛事,这种实力别的地方不能比。”

在流量为王的旅游市场里,商丘作为一个地级市,且拥有庞大人口,于诸多中原城市中,占有绝对的优势。而且在商丘市内闲庭信步地走上一圈,便会惊讶地发现,这里人的消费能力会出乎意料。城市里人的日常生活成了检验一座城市是否具有投资价值、投资什么的先决条件。

随着大交通时代到来,洛阳的价值将被重新发现与评估,这对于洛阳而言,既是机会,也是挑战,一方面外部资源可以迅速地导入,而另一方面本地优质资源也会相应地流出,尤其是当洛阳不再具备政治向心力,以及随着郑汴一体化持续推进,郑州的虹吸效应逐渐扩大,在中原城市群的竟合关系中,洛阳将何以自处?

方塘智库认为,“无产业,不小镇”,特色小镇的特色重点在于产业。特色小镇的成功打造,必须有产业做支撑。而县域经济的发展也必须依托于特色产业的打造,在比较优势和区域大分工背景下,沉睡在县域的特色资源必将被激活进而形成特色产业。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