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鉴于雄安新区毛绒玩具产业,在未来其所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以及东盟国家日益扩大的市场,转型升级之战在所难免,而且还要面向欧盟、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中高端市场,在认清形势之下,这似乎是今日雄安新区生产型企业的普遍命运。

在中国“轴心时代”春秋战国时期,曾以商丘为圆心形成了儒、道、墨等元典文化。因此在逐渐形成的“中华圣人文化圈”中,商丘便成了“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核心城市。同时,商丘在地理上又与鲁、皖、苏相距更近,在圣人文化的范畴内,鲁、苏、皖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包括在内。那么由此来看,鲁豫苏皖四省交界的方圆几百里,便可以看作是圣人文化旺盛的区域。

每一个村庄在找到自己的特色的同时,还需要将自己的发展放置于一个更大的空间尺度来建构其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在我们看来,县域是一个最小的生态尺度,把县域内每一个村庄的发展纳入到县域乡村振兴和县域综合转型的整体战略部署当中,这些乡村的发展才能可持续。

从佛到禅的生活方式,拈花湾的文化定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商业的成功。作为宗教的佛与人的消费心理之间,融合非常困难,而一种人心向往的生活方式,则很好的解决了冲突。漫步小镇,从拈花塔的灯光秀,到佛文化的水幕电影,再到抄经之类的体验活动,禅的主题贯穿始终。一砖一瓦,一道篱笆,都颇具匠心,处处透露着禅意。

作为一家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以“产业优先”作为核心策略,专门成立产业发展集团,重点培育产业研究能力与产业集群打造能力,覆盖从创新孵化、投资咨询、产业规划、选址服务、行业圈层等一揽子服务,近些年来,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

旧出新的文化概念,一定是古城未来发展的方向,否则,古城很难有新的突破,而这也同样适应于任何领域。守着一座古城,不是古城应该有的未来,古城的未来在于开发出适应现代社会的一套话语体系和适应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体验感的文化风景线。

农村发展和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城镇化是一个自然过程,是在农业农村发展的基础上,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而不断聚集人口而产生。而城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又会促进工业化进程和农业现代化。十八大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和信息化“四化”同步发展,深刻地反映了这种关系,而县域则是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的主战场。

浙江特色小镇建设方案出台之后,良渚文化村及周边地区,被赋予了更多的期待。在新型城镇化与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之下,这是一场由行政力量所主导的小镇建设,从内涵与发展理念上与万科的小镇建设不同。

正所谓“郡县治,天下安”,县级区域历来都是中国走向富强,走向安定,走向和谐的一个很重要的单元,尤其是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当今中国。在这种背景下,只有河北县域城镇化健康发展,才能助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

一座具有吸引力的文化创意城市,要用优越的文化环境吸引更多的个体经营者和高收入的创意者集聚,如艺术家、建筑师、音乐制作人、时尚设计师、影视编导等具有敏锐城市消费嗅觉的群体,他们需要这样的创意环境去激发新灵感来创作艺术、音乐和文学作品,他们会成为城市的文化名片,吸引更多的人来感受实地的文化气氛。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