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有一个顺口溜的口号,“北京发展向南走 固安现在是风口”,这里有个万亿级的大市场,紧邻大兴国际机场,又是京津冀的交通枢纽城市,又是北京和雄安中间的节点城市,所以,固安又迎来了新的机遇和红利期,我以后要更加自豪、更加开心的去高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

如果规划目标最终得以实现的话,关圣古镇将成为襄阳文旅产业发展中名副其实的地标性项目,无论是依托其千万级的流量,还是依托其较大规模的空间承载,以及伟光汇通所具有的市场化的全国性的资源配置能力,都将为推动襄阳文旅产业新一轮转型升级的最重要的战略平台之一。

有很多企业的负责人,依然满身匪气,依然对野蛮生长崇尚有加,从社会认知到私人生活的自律,与其所掌控企业所应该具有的社会责任、产业抱负、家国情怀、时代精神存在着明显的落差,企业负责人的“德不配位”正在成为很多企业突然衰落的重要的风险之一,尤其是大企业。

深圳书城用体验式书城业态和书业跨界的运行模式,打造成城市的文化客厅和文化地标,形成一种独特的场所精神。从卖书变成卖时光,从卖书到卖创意,从卖书到卖社交方式,从卖书到卖思维方式,从卖书到卖生活方式。这些转变早已超越传统书店的运营逻辑。

在我们看来,《赖声川的创意学》这本书的意义其实不在于如何教会我们学会创意,而是要告诉我们如何观察世界、如何思考、如何生活,因为创意本身就是人类一生都应该去品悟学习的一门课。

在我们看来,《赖声川的创意学》这本书的意义其实不在于如何教会我们学会创意,而是要告诉我们如何观察世界、如何思考、如何生活,因为创意本身就是人类一生都应该去品悟学习的一门课。

在很多县域,我们看到很多部门和乡镇的官员,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不断地研究国家的转移支付政策和专项补贴的机会,不断地向上申请各种各样的“政策帽子”,将一些所谓的项目规划反复包装以申请各种各样的补贴,而这些项目的发展别说可持续性,甚至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被运营过。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