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倡议依然强调的是中国历史中礼仪秩序的思想体系,在普遍理想中以讲好中国故事为基调的文化、旅游,更适宜找到落地生根的沃土,以变通性、包容性、有效性实现着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历史责任。

黄河边古村落的选址和建设遵循中国传统哲学中“天人合一”的思想,房屋建筑讲究风水,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力求顺应自然、点缀自然,这正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一方水土滋养一方文学,作家的写作总是联系着特定的地域。而地域性恰恰是作家乡土情结生成的重要因素,也是其美学特质的一种深邃体现,他们乐于将自己一生的诗情和才华都倾注在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上。

极权主义何止存在于一个国家,一种制度,也许暗含在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一个社群、组织、企业,一个团体、部门,或者直接隐藏在人欲望的本身。

“功成不必在我。”仇保兴后来回忆杭州岁月时,抛出一句有意无意的感慨。河流只有奔腾入海之后,它所走过的道路才会清晰地呈现出来。尘埃落定之后,不论变化、颠覆还是争议、嘲讽,都是这座城市裂变的印记。

徐州和商丘都与黄河故道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徐州黄河故道的规划变迁能够为商丘湿地的规划提供借鉴与参考。黄河故道国土资源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价值。近十年来黄河故道的规划理念也数次变迁,2008年以交通建设为主,2012年开始农业综合治理,直到近期的旅游休闲与特色小镇建设,呈现出一部浓缩的区域发展历史。

在我们看来,古村落发展可聚焦以村民为主体的信息协调,村落文化的开发与挖掘也要以村民为中心。政府制定村落发展规划、企业制定村落发展方案都需要与村民进行充分的沟通协调,以更好地把握村落文化属性,确保方针政策符合实际。

“跳出长葛和许昌看长葛,超越工业逻辑甚至是产业逻辑看长葛”,正在成为长葛推进新一轮转型发展的基本视野需求,也是未来5到10年甚至更长阶段长葛构建其区域和城市新价值时代的最重要的逻辑依托。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