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区新城,其命维新。以国家级新区为代表的中国新区新城的开发和建设,不但承载着对中国美好城市空间增量的想象,亦承载着中国新型城镇化制度变革的想象,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正以样本切入,秉承全球化、信息化、文明化等多重视角,深度关注这一城市中国时代的多维变革。

雄安新区的文化建设,过度推崇在地文化和过度推崇全球文化都是保守主义的表现,我们需要做的是在足够的文化自信的前提下,保持足够的开放态度,以构建一个多元和谐共生的城市文化生态。

华夏幸福形成“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创新发展模式,不光依托全球孵化器,对接顶级研发机构,引进科研力量与技术成果,设立产业升级、科技孵化、留学人才创业“三大示范基地”,预计未来将有大批全球领先的科技成果在园区交易与转化。

有鉴于雄安新区毛绒玩具产业,在未来其所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以及东盟国家日益扩大的市场,转型升级之战在所难免,而且还要面向欧盟、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中高端市场,在认清形势之下,这似乎是今日雄安新区生产型企业的普遍命运。

作为一家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以“产业优先”作为核心策略,专门成立产业发展集团,重点培育产业研究能力与产业集群打造能力,覆盖从创新孵化、投资咨询、产业规划、选址服务、行业圈层等一揽子服务,近些年来,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

当前来看,韩国业已形成国家为先导、企业为主体,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举以及相对而言拥有健全法律保障的国家创新体系。当将科技创新体系放置在本国甚至全球的政经脉络中,势必要探讨经济和科技创新、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政府与企业如何推动科技创新?甚至于探讨科技创新在政府和企业发展中的作用何在?

这其实关乎“中国制造”的品牌化问题,涉及到如何从代理加工生产到自主研发设计以及如何从廉价低质到物美质高的过程,一个典型化的案例就是“德国制造”。从技术模仿到自主创新,“德国制造”也概莫能外,那么问题在于“德国制造”如何实现蝶变?在工业4.0时代“德国制造”有何作为?以及对于“中国制造”的启示与意义何在?

无产业,不小镇。在我们看来,特色产业集群是特色小镇建设的必要条件,对于一个特色小镇的营造目标而言,不仅要积极推进产业集聚,而且要致力于推动产业集群的形成。所以,我们针对本轮雄安新区片区内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路径和模式设计中,依托这些传统产业基础,市场化推进特色产业小镇的建设将是值得期待的一种模式。

从硅谷的俯瞰图中,所见多是低矮房屋,少有高楼大厦,一方面是高端高新产业限制了就业人口的数量,另一方面是高成本的居住环境使得硅谷的人口构成较为单一。事实上,在我们看来,是硅谷的产业带动了人口集聚,从而突破了单一园区的空间界限。由此,空间用地随着产业与人口的集聚与扩散不断拓展与蔓延,硅谷也就从一个个分散独立的小镇串联成为加州最重要的城市群落。

某种程度而言,在横跨产业、科研与以及投资领域的吴军看来,硅谷所成就的企业其产品特征往往能够把握住人类的一些共性,而与用户的国籍、文化背景无关,因此这些小公司都是面向世界的。硅谷最优秀的公司,“它们都在改变世界”,或者说“世界因为有了它们而变得更加精彩”。

我们调研的石家庄高邑县新三台鞋业小镇的案例给了我们很多启示,让我们在明确提出集中疏解和集中承接并举、在产区转移过程中推动产业转型的路径设计的前提下,进一步思考这些传统产业在集中承接地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实现整体落地?这一外来的产业集群与承接地的区域经济、新型城镇化发展之间如何实现共振?被称为“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有益探索”的特色小镇的建设在推进这些产业异地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等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