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里的广东,发现和讲述广东历史人文地理,以实现对广东丰富和厚重的文化资源的梳理、挖掘和整理,对广东旅游目的实现创新性的价值营销,对广东的地理进行重新发现。

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之脉,指的是此地千年发展中最灿烂显著的生命潜流。这种处于隐藏状态的潜流就算不能如西江之水般流淌在地表,一眼洞穿;至少也还像南岭般有高低起伏,能让人捕捉。它不是来自别处,它就来自地缘、史缘和族缘的汇合,它是支撑地区发展的命脉,是一个地区的精神和灵魂。

这里是湛江市徐闻县的角尾乡,雷州半岛的最南端,中国大陆的最南端,人们称它为“南极村”,灯楼角是南极村最南端的海岬。刚才我经过灯楼角时,大海已经变成暗黑的颜色了,海边坐着很多人,手里都有个小篓子。他们对着大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北宋苏东坡生性放达,词写的豪放,虽然酒量不大,但还是以饮酒为嗜好。他还常以酒入诗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林语堂说,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造酒实验家、酒仙。

沈从文说,“我的情感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心有戚戚,少年时期较美丽的生活,大都不能和平海分离。

一年四季,花木兀自葱茏,一片蔚蓝相接,海天一色,外伶仃岛在珠江出海口,与香港相去十余海里,晴天的时候,可以望见港岛的璀璨灯火。 这片海域自古称伶仃洋,那一星孤岛,便得名外伶仃岛。

诗人海子作了一句诗:“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珍珠港附近,已经有不少度假酒店,时间充足的旅行者会选择停住脚步,在这些房子里看日出日落,潮涨潮落,做个幸福的人。

梯田上的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之何有哉?这些寻常的琐碎,不正是现代人心向往之的返璞归真吗?

广州的光孝寺是惠能受戒之地和道场之一,惠能在这里发出了“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著名哲思论辩。在广东韶关曲江区,漕溪之畔的南华寺供奉着六祖真身,亦是惠能弘法主要道场。而在云浮新兴县,惠能生于夏卢村,圆寂于国恩寺。

新会陈皮追求时间长久,时间越久香气越醇,而云南普洱茶的风味也同样需要时间的加入,两者秉性贴近,所以才能和谐共处、相得益彰。从云南千里迢迢来到广东的普洱茶,就这样和新会柑形成了奇妙的组合,既巧合,又巧妙。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