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逻辑,对特色小镇的起源、过往与当下境况进行重新梳理与表达,从多维度探索其在中国发展轨迹的价值所在,探讨其存在的多样问题,思辨其运营之路。

特色小镇是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但很多评论指出,特色小镇出现了运动化,不少地方借助特色小镇大搞圈地之实。此时,我们有必要重新把目光聚焦到特色小镇首倡之地浙江省,这有助于提醒我们,当初特色小镇为什么出发。

非遗作为一个区域或族群的名片,天然具备成为特色小镇的“特”字来源,而且以非遗为核心打造一个文化产业链条也完全有可能。例如浙江的黄酒小镇、贵州的茅台小镇,其实都是以酿酒技艺类的非遗作为核心,进而将产业链条延伸至旅游、文创等范畴。

各地特色小镇的建设方兴未艾,以“产业、文化、旅游、社区”为功能集合的小镇综合体,在其空间再生产方面日益显示出不同凡响的影响力,这在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新型城镇化、精准扶贫等诸多方面均有所体现。

国家发改委《关于实施“千企千镇工程”推进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的通知》的核心内容之一是搭建信息服务平台,实现小(城)镇与企业主体有效对接,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

特色小镇的每日生活,是在地的、乡土的生活,是与自然、历史、文化、民俗相适的生活,是艺术化、品质化的生活,是感性的、审美的生活,是生态、生活、生产协同合作、共生共荣、共享发展的生活,自然,更是诗创实践、永续发展的生活!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