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逻辑,对特色小镇的起源、过往与当下境况进行重新梳理与表达,从多维度探索其在中国发展轨迹的价值所在,探讨其存在的多样问题,思辨其运营之路。

当“北方鞋都”遭遇生死危局,行业协会、专业智库、龙头企业、各级政府,四方发力,快速反应,深度联手,通盘运作,共同推动河北三台制鞋企业主动转、抱团转、专业转,试图实现北方鞋都以“双转战略”(产区转移、产业转型)破局“双失困境”(农民失地、工人失业),并成就一个雄安新区传统产业成功实施腾笼换鸟的典型样本。

黄酒企业规模普遍过小,发展滞后,一直在地区性、低档酒的层面停滞不前。中老年消费者是主要群体,30岁以下年轻群体中缺乏兴趣。在人口结构换代、传统风俗不断淡化的趋势下,黄酒市场萎缩的压力越来越大。绍兴黄酒乃至中国的黄酒产业,都面临转型升级的困境。

王远指出,何里栖地不是简单的打造一个798的升级版,而是营造一个新的空间,这个空间或者平台不同于过去的园区,也不同于过去的商业街区,而是一个具有生产、生态、生活交叉创新的发声地。最终要打造一个“没有围墙的艺术生活馆,交叉创新的设计诞生地”。以前大多的园区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现在就是要打破区域的边界,形成一个共创,共融,共享的空间。

对于今天三台镇制鞋产业而言,向前一步,聚沙成堆,化茧为蝶,从一个200亿产区到一个1000亿品牌矩阵,未来可期;退后一步,作鸟兽散,灰飞烟灭,从一个200亿产区到被另一个产区取而代之,即成宿命。

在方塘智库看来,陶溪川的的模式首先是打造年轻人学习的平台,并且促成就地创业与就业,甚至在此定居,此后吸引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更多的年轻人来学习、创业或就业以及生活于此。陶溪川的核心在于把握住了事关人的生产与生活的内在需求的价值链条。

直到目前,围绕特色小镇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无论是在政策层面还是市场层面,对以碧桂园为代表的房地产企业大规模进入特色小镇建设都表达了担忧,警惕房地产化的特色小镇风潮。这也决定了,我们对碧桂园科技小镇的解码,也将在很大程度上透析房地产与特色小镇之间的特殊联系。

袁家村的核心灵魂在哪里?我们认为是对集体经济的坚守,对实现共同富裕的执着、对关中文化的热爱。袁家村是在村党支部、村委会的领导下,在村民“全民皆兵”式参与下,为实现共同富裕而顽强拼搏的一个成功案例,这是其与目前众多在商业资本操盘下关中民俗特色小镇的本质区别。

对于特色小镇来说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就是土地,而现在需要防止的是仅仅带来经济收益,或是为了经济收益去挤压公共利益。在我们看来,这就需要强调特色小镇既有投资属性,又有公共属性,警惕对其污名化的先验性思维的形成,甚至直接忽视其对中国经济新常态下发展模式有益探索的战略价值所在。

在方塘智库看来,作为增量的优质城市空间营造实践,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必然离不开高品质的房地产开发,但是仅有房地产开发显然不是特色小镇建设所追求的,也不是主管部门所期待结果,当然,对参与地产开发的房地产企业而言,也很难实现投入产出的平衡。

在王鹏先生看来,无论是智慧城市、智慧旅游还是智慧小镇,都是基于解决问题,对空间及其内部存量资源的优化、体验感与效率的提升以及管理成本的有效控制。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