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逻辑,对特色小镇的起源、过往与当下境况进行重新梳理与表达,从多维度探索其在中国发展轨迹的价值所在,探讨其存在的多样问题,思辨其运营之路。

浙江特色小镇建设方案出台之后,良渚文化村及周边地区,被赋予了更多的期待。在新型城镇化与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之下,这是一场由行政力量所主导的小镇建设,从内涵与发展理念上与万科的小镇建设不同。

龙坞茶镇是宋卫平“理想小镇”的探索样本之一。在特色小镇平台上,以房地产为驱动力,激活农业产业,整合产业链,实现农业全绿色化、多功能化、高附加值化,是宋卫平创办的蓝城集团的重点业务。

从千岛湖镇到姜家镇,驱车四十分钟,移步换景中的千岛湖让人感受到迥然不同的魅力——这是一个稍显狭长的水域,忽而豁然开朗,忽而幽深曲折。三面山岛相连,自成湾区,姜家镇较之千岛湖镇,显得更为内秀、静谧。

从旅游小镇到度假小镇再到文化小镇,直到今天向互联网产业小镇转型,乌镇的确走出了一条新路子。特色产业是小镇的核心,乌镇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面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问题”。 但与文旅的消化流量不同,互联网的难处在于乌镇的区位对于产业与专业人才的聚集存在一定的劣势。

打造特色小镇的真正初衷是要解决当地发展问题,增加当地人民的收入,不能只是炒作概念,一个成功的影视小镇一定要具备产品功能和服务功能。无论如何,都需要深入的调研,认真的分析当地的区位优势和周边环境以后才能知道适不适合做影视特色小镇,因为实践告诉我们:影视特色小镇所需要的一些先天条件是比较严格的。

事实上,一个有着千年传统的产业,通常容易陷入对路径的依赖。作为工艺美术品的东阳木雕,尽管久负盛名,但在消费端却呈现曲高和寡的现象——消费受众小,整体年龄偏高,且主要青睐于名家作品,青年匠人的产品通常难以有议价能力。

当“北方鞋都”遭遇生死危局,行业协会、专业智库、龙头企业、各级政府,四方发力,快速反应,深度联手,通盘运作,共同推动河北三台制鞋企业主动转、抱团转、专业转,试图实现北方鞋都以“双转战略”(产区转移、产业转型)破局“双失困境”(农民失地、工人失业),并成就一个雄安新区传统产业成功实施腾笼换鸟的典型样本。

黄酒企业规模普遍过小,发展滞后,一直在地区性、低档酒的层面停滞不前。中老年消费者是主要群体,30岁以下年轻群体中缺乏兴趣。在人口结构换代、传统风俗不断淡化的趋势下,黄酒市场萎缩的压力越来越大。绍兴黄酒乃至中国的黄酒产业,都面临转型升级的困境。

王远指出,何里栖地不是简单的打造一个798的升级版,而是营造一个新的空间,这个空间或者平台不同于过去的园区,也不同于过去的商业街区,而是一个具有生产、生态、生活交叉创新的发声地。最终要打造一个“没有围墙的艺术生活馆,交叉创新的设计诞生地”。以前大多的园区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现在就是要打破区域的边界,形成一个共创,共融,共享的空间。

对于今天三台镇制鞋产业而言,向前一步,聚沙成堆,化茧为蝶,从一个200亿产区到一个1000亿品牌矩阵,未来可期;退后一步,作鸟兽散,灰飞烟灭,从一个200亿产区到被另一个产区取而代之,即成宿命。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