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逻辑,对特色小镇的起源、过往与当下境况进行重新梳理与表达,从多维度探索其在中国发展轨迹的价值所在,探讨其存在的多样问题,思辨其运营之路。

如果规划目标最终得以实现的话,关圣古镇将成为襄阳文旅产业发展中名副其实的地标性项目,无论是依托其千万级的流量,还是依托其较大规模的空间承载,以及伟光汇通所具有的市场化的全国性的资源配置能力,都将为推动襄阳文旅产业新一轮转型升级的最重要的战略平台之一。

当下越来越多的行业转型中,颠覆者往往不是来自于行业内部,而是来自于行业外部跨界进来的参与者和竞争者,那么,对于漯河以及漯河大食品产业生态而言,漯湾古镇的运营方伟光汇通会不会成为漯河食品产业新一轮转型升级的那个“搅局者”甚至“颠覆者”呢?

在良渚街道已发现的资源里,良渚文化是这片土地最宝贵的一份资产。如何利用好这份资产规避或减弱这份资产给这一地区的综合产业发展带来的挤压,是越来越多带有强烈文旅属性的产业小镇的所要面对的问题。

以茶产业为核心,为基础,去考量“茶”外价值,寻找更多的、更直接的消费场景,将是龙坞茶镇再一次“蝶变”的可能。

云栖小镇是一个阿里云与其投资者相互取暖的未知之物。而后,其线上生态的扩张,已经源源不断的为其提供存在价值与广阔市场。到了现在,变革应起,如何使云栖小镇从一个产业生态聚集地,真正往一个小镇转变是其重要命题。

梦想小镇的基础已然打就,而如何进一步拓展周边空间、连通更远区域来实现这个梦,或许是不断发展的梦想小镇对杭州乃至浙江提出的挑战。

豫发米兰小镇的开发虽然才刚刚起步,但其以产业为核心与基础的发展路线已然明朗,借助新密原有的、丰厚的产业基础与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也将有很多惊喜正待发生。

较场尾民宿小镇已经到了无法躲避下一个发展阶段的时期,如何联络深圳文脉、进而形成自身独有文化也许是其下一步必然要思考的命题。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已在旅游路上走了十年的袁家村正在寻找新的动能,而这新的动能,在郭占武看来,“未来袁家村要做两件事:一是旅游发展,二是三产融合”,袁家村的故事还将继续进行。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