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我国最早发展海洋旅游经济的地区之一,秦皇岛市辖下的“夏都”北戴河更是声名远播,尤其是北戴河集聚了大批疗养院,因海而生的旅游产业成为北戴河区的经济支柱。近年来,随着南戴河与东戴河以及位于昌黎县境内黄金海岸的开发,秦皇岛俨然是京津冀区域围绕海洋发展旅游业获益最多的城市。

我希望,从今天起,南开旅游人能够自觉地肩负起一代代传承下来的精神和使命,自觉地拓宽视野关注国家、关注全球旅游业的发展格局与趋势,自觉地树立实践导向、培养科学精神、增强专业能力;自觉地向优秀的前辈学习,不辜负南开旅游人这一光荣称号。

事实上,中国地域广阔,中西部地区乡村和东南沿海地区,发展严重失衡,文化差异性巨大,不论是对于旅游还是民宿的理解、消费观念几乎截然不同。民宿本身就不是放之四海而皆适宜的“狗皮膏药”,因地制宜,也通常意味着很难标准化,或者说标准需要因地制宜。

乡村旅游要保持乡野氛围,要保持乡村的氛围,让人们去追寻乡愁,但同时又不能过多地把城市开发的做法搬到乡村,这是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最需要得到控制的部分,也就是说既要使其提升,但是又不能过多地干预,但是完全不干预乡村旅游产业是做不起来的。

粤港澳大湾区的旅游合作,其实质便是,在尊重和保护各方文化差异的基础之上,不断便捷游客的来回流动,降低乃至消除游客在交通、关口、文化、法律等方面的障碍,建立起一个一体化的旅游市场。游客的不便与尴尬减少了,才能更专心于游走和体验。

对乡村资源的保护和利用,不仅具有旅游扶贫的必要之路,还是文化保护上必需要做的。如果继续对乡村资源视而不见,那么很多乡村的遗产,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风雨持续的侵蚀和后人的遗忘中不断打折,甚至烟消云散,那才是更大的社会浪费。

文旅产业对中国的整体转型和变革正在产生综合性的深刻影响。围绕文旅发展的共识已经形成,再加上针对文旅产业发展的改革共识的形成,以及国际化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的能力与通道的搭建,中国文旅的大时代和新时代已经开启。

西藏自治区任何旅游资源的开发都必须以保护为前提,西藏的自然与人文旅游资源多为世界级垄断性资源,是全人类的财富,必须加以保存和维护;而且由于西藏的资源都比较脆弱,一旦破坏,将很难恢复。

我们为什么要去西藏?因为在竞争激励的社会中心灵无处安放,我们在宗教与净土中寻找生命之经义的答案,当你在拉萨街头看到朝圣的白发老人,突然间发现人生就是向前行走,没有回头之路。西藏旅游已经超越了浅层次的观光旅游,而是深层次的文化体验。

大量的人群渗入乡村,他们既是新乡村的创造者、消费者,也是分享者与传播者,他们都在乡村寻找自己的田园梦。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