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自治区任何旅游资源的开发都必须以保护为前提,西藏的自然与人文旅游资源多为世界级垄断性资源,是全人类的财富,必须加以保存和维护;而且由于西藏的资源都比较脆弱,一旦破坏,将很难恢复。

我们为什么要去西藏?因为在竞争激励的社会中心灵无处安放,我们在宗教与净土中寻找生命之经义的答案,当你在拉萨街头看到朝圣的白发老人,突然间发现人生就是向前行走,没有回头之路。西藏旅游已经超越了浅层次的观光旅游,而是深层次的文化体验。

大量的人群渗入乡村,他们既是新乡村的创造者、消费者,也是分享者与传播者,他们都在乡村寻找自己的田园梦。

在方塘智库看来,陶溪川的的模式首先是打造年轻人学习的平台,并且促成就地创业与就业,甚至在此定居,此后吸引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更多的年轻人来学习、创业或就业以及生活于此。陶溪川的核心在于把握住了事关人的生产与生活的内在需求的价值链条。

直到目前,围绕特色小镇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无论是在政策层面还是市场层面,对以碧桂园为代表的房地产企业大规模进入特色小镇建设都表达了担忧,警惕房地产化的特色小镇风潮。这也决定了,我们对碧桂园科技小镇的解码,也将在很大程度上透析房地产与特色小镇之间的特殊联系。

袁家村的核心灵魂在哪里?我们认为是对集体经济的坚守,对实现共同富裕的执着、对关中文化的热爱。袁家村是在村党支部、村委会的领导下,在村民“全民皆兵”式参与下,为实现共同富裕而顽强拼搏的一个成功案例,这是其与目前众多在商业资本操盘下关中民俗特色小镇的本质区别。

对于特色小镇来说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就是土地,而现在需要防止的是仅仅带来经济收益,或是为了经济收益去挤压公共利益。在我们看来,这就需要强调特色小镇既有投资属性,又有公共属性,警惕对其污名化的先验性思维的形成,甚至直接忽视其对中国经济新常态下发展模式有益探索的战略价值所在。

在方塘智库看来,作为增量的优质城市空间营造实践,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必然离不开高品质的房地产开发,但是仅有房地产开发显然不是特色小镇建设所追求的,也不是主管部门所期待结果,当然,对参与地产开发的房地产企业而言,也很难实现投入产出的平衡。

在王鹏先生看来,无论是智慧城市、智慧旅游还是智慧小镇,都是基于解决问题,对空间及其内部存量资源的优化、体验感与效率的提升以及管理成本的有效控制。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