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智库认为,“无产业,不小镇”,特色小镇的特色重点在于产业。特色小镇的成功打造,必须有产业做支撑。而县域经济的发展也必须依托于特色产业的打造,在比较优势和区域大分工背景下,沉睡在县域的特色资源必将被激活进而形成特色产业。

旧出新的文化概念,一定是古城未来发展的方向,否则,古城很难有新的突破,而这也同样适应于任何领域。守着一座古城,不是古城应该有的未来,古城的未来在于开发出适应现代社会的一套话语体系和适应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体验感的文化风景线。

商丘古城,一个属于历史和现代之间的名字,没有开封的历史感,亦没有北京城的知名度。商丘古城的缺陷正是在此:它有何故事,又有何历史,始终在名字当中无法一眼识别。

在新的历史时期,当全球再次掀起封闭与开放二种不同的价值观,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正是融入全球化的伟大历史机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带与路,以向西开放践行经济转型与均衡发展的战略路径,丝路通,则国家兴,我们期待着一个伟大的历史时代的到来。

红色旅游的创新发展要“守正出奇”。守正,就是要完好地保留革命遗址遗产遗物,真实地反应中国革命,传递中国精神、中国力量和中国价值;出奇,就是要重现革命场景、讲好革命故事、研发红色主题文创、搞好红色精神教育。

为推动西宁作为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重要支点城市的战略落地,促进实现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旅游名城”的发展目标,中国公共关系协会联合西宁文旅和方塘智库,共建“丝路文旅研究中心”,从文旅视角对“一带一路”进行系统性、持续性研究,致力于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文旅智库平台,为西宁文旅产业与投资的发展提供从战略到方法论层面的支撑。

从旅游小镇到度假小镇再到文化小镇,直到今天向互联网产业小镇转型,乌镇的确走出了一条新路子。特色产业是小镇的核心,乌镇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面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问题”。 但与文旅的消化流量不同,互联网的难处在于乌镇的区位对于产业与专业人才的聚集存在一定的劣势。

事实上,一个有着千年传统的产业,通常容易陷入对路径的依赖。作为工艺美术品的东阳木雕,尽管久负盛名,但在消费端却呈现曲高和寡的现象——消费受众小,整体年龄偏高,且主要青睐于名家作品,青年匠人的产品通常难以有议价能力。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