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古老的中国土地上,每一个乡村都是人与土地生命的共生体,高效而脆弱,任何干扰与改变都将给这种漫长时间进程中形成的、暂时的和谐共生状态带来严峻的考验。

企业唯有将创新纳入有效的管理规划之中,遵循明确的指导原则和方法论,进行持续不断的系统化创新,才能长久保持竞争优势。这正是这本书所倡导的“公司进化论”的理念。

“无主体熟人社会”的特征性显示了变迁中的中国农村社会的特性,也显示了“无主体熟人社会”这一概念的解释能力大于“熟人社会”的概念。

在我国农村逐渐失去了自救自助的激情与活力,成了养老院,等着养老送终,成了托儿所,等孩子大了进城求学,随着一茬老人的离世,村庄将被废弃。

威廉斯在书中对近代以来的共产主义运动进行了反思,指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历史上是资本主义的敌人,但就乡村和城市的问题而言,它们在细节上,在继续甚至是加剧资本主义社会中一些同样的基本进程。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