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从过去而来,将向未来而去。而如何走出过去,走进未来,无论是之于香港本身,还是至于中国下一个阶段的国家变革,这都是一个伟大的命题,而这个伟大命题的开端,将是进一步明确“香港是谁的香港”。

万科的存在给今天的开发商作了典范;良渚文化村的存在给未来的中国城镇建设作了一个在方向的选择上的典范,而它在人与自然的共生、“产、城、人”的融合上,亦给中国的特色小镇和新城建设作了一个典范。

十年的历程,华夏历史的厚重、山河的壮美、人间的冷暖、民族的多样、自然的灵性……我所经历的一切,犹如山间清澈的泉水,一次次洗涤我的灵魂,不断丰富我的人生。

喝了半瓶酒,然后一家人在田野里尽情地玩着,一直到天黑才回去。父亲又住了几天,他便带着小女儿回乡下去了。但那半瓶酒,我再没有喝,放在书桌上,常常看着它,从此再没有了什么烦闷,也没有从此沉沦下去。

一座城市,或许它并不是一座经济发达、城市繁华的城市,但它一定是一座包容性的城市。不论它有多重的压力,它都应该尊重城市里每一个讨生的人。一座尊重城市里每一个个体的城市是城市最合理的存在。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长安依然是可爱的,当所有的城市都趋向相同时,它的可爱之处在于,历史给了这座城有别于其他城市的灵魂,让这个生长在西部的历史古城,处处带有了文化魂,甚至站在长安城脚下的任何一个地方,依然能听到远方传来的马蹄声和马背上的人传来的战事捷报声。

对于很多的旅游目的地而言,通过深度的自然地理或人文地理的寻访式写作,不仅是要挖掘自身已有的丰富的人文内涵,而且,还希望通过这些深度的价值寻访,赋予一个目的地新的品质内涵,甚至成为一种现象。

技术可以改善生活,但技术不能改变一切。人类的历史是变革的历史。这种变革具有丰富的内容,包含了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不从人类生存面临的原问题来考察变革,就不会抓住历史的本质。

社会中永远都会存在对立的双方,城市治理一定要成为一个不断协商、沟通和妥协的过程中,成为一个通过理性交流,认识到对方合理性的过程,也是一个当权者与普通人都做出让步的过程。一个不允许反对派生存的政府并不意味着没有反对派,更不意味着是一个完美的政府。

文化不一定能完全拯救城市,但肯定会让城市变得更具特性和气质。城市的竞争不一定完全依靠文化资源,但是,最具竞争力的城市,一定是建立于对文化遗产的尊重和合理利用的基础上的。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