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开始想念村庄里缓慢的生活节奏、走在沙子路面咯吱咯吱的声音、房前屋后兰草的清香、布满繁星的夜空、喜鹊的啾鸣声、知了的吵闹声以及大人们吆喝老鹰的叫喊声......

进入二十一世纪十多年后,有人想起当年费先生“乡土重建”的话题,觉得仍有强烈的现实意义,且更迫切。

人们对乡村,总是会有概念上的误解。在过去,“落后”是农村的代名词,每当将其与城市放在一起,便被认为,是它占了城市的便宜。然而,当将它们两者放在情感诉求而非物质或人生诉求上来看待时,却是另当别论了。人在情感诉求上,总是惊人的相似:爱、人性之善。

《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是中央党校策划组织的系列采访实录。梁家河岁月,是习近平年轻时一段重要经历。日前,《学习时报》采访到了习近平年轻时候一同插队的知青,了解了很多鲜为人知的习近平年轻时的故事。

《知之深 爱之切》一书,是习近平同志1982年3月至1985年5月在正定工作期间发表的讲话、文章、书信整理而成的著作。在正定工作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和这里的人民“一块苦、一块过、一块干”,倾注了极大心血和情感,他说“正定是我的第二故乡”。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习近平同志在《中国青年》1984年第5期发表的文章,这也是《知之深 爱之切》一书的代序。

然而,当把一个克隆人视作如人类一般,有着表达情感能力的物种时,对于他们身体器官的移植,便成了考验人类人性和良善最直接的方式。这也是石黑一雄塑造著作《别让我走》的最大目的之一。

乡村是整个社会发展和城镇化的重头戏,中国尤其如此。若只是将中国的乡村看作城市发展中的重要角色,而非社会发展中的重要角色,之于乡村来说,或许是最大的误解。在社会背景下,它跟中国的城市发展实在有着最大的区别,自然和别国有着同样的区别。

《江村经济》的存在意味着,乡村不再只是一种他人眼中为了猎奇而去阅读的旅行日记、游记以及传教见闻之类的作品,而是一项严肃的对于一个长江下游太湖边的普通村落的实地考察,由此让西方人知道了一个真实发生着的而非其对东方文化想象中的中国。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