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集资用来投资煤矿而短期或长期内未见红利的家庭,他们依旧在等待煤矿盈利以及上家许诺给他们分红的那天,而这一天迟迟未至,遥遥无期。

传统的力量没有消失,而新的秩序也没有建立。在我们探讨乡村重建尤其是乡村秩序重建时,需要注意到乡村和城市之间所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关联,也要注意到乡村内生力量的起伏。

新型城镇化不仅仅是人口户籍和房屋建设模仿城市的城镇化,而是有产业支撑的城镇化,互联网创业低成本、低要素的特质,以及网络城乡信息资源的共享性,使农村互联网创业集聚成为可能,形成产业园区引导的新型城镇化模式。

基层政府作为国家政权建设的末梢,受“天高皇帝远”的思维和国家行政权力层级多的影响,基层乡镇干部在工作之中,很容易在压力型体制下与乡村基层自治组织以及精英阶层联合起来,产生利益合谋,结成利益共同体。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