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都市圈的逻辑

编者按:

区域新变局,价值新高地。

目前,都市圈不仅是观察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和发展的最重要视角和窗口之一,还是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红利的最重要的空间和平台依托。

12月10日,由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营销研究所和方塘智库联合发起主办的“你好,都市圈!”云沙龙第五期,邀请了“孟祥远、付晓东、袁牧和叶一剑”四位嘉宾,就“创新南京,跨界绽放”这一主题展开对话,从南京都市圈的时代价值、战略定位、政策框架、理论研究、地方实践、企业参与等层面展开交流,对南京都市圈进行国家战略化、生活方式化、社会变革化的公共传播。

云沙龙已在腾讯网直播,本次摘编部分观点,以飨读者。

1、孟祥远:一些新区新城的脱颖而出是南京都市圈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所在   

“南京都市圈整个资源的配置、产业的集聚创新、公共服务的互联共享以及多轨道都市圈的建设都在逐步推进,未来会形成一个更加宜居的南京都市的生活圈,我认为南京都市圈是发展共同体,更是命运共同体!”

南京大学MBA 导师、华南城市研究会(智库)副会长、南京市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孟祥远就自己所亲历的南京都市圈的发展历程、新时代南京都市圈面临的使命和机遇以及都市圈发展中核心城市与新区新城的关系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在孟祥远看来,在双重国家战略的加持下,南京和南京都市圈是很明显的受益者,南京既处于长三角的地理中心,同时也是长江经济带的门户枢纽,在最发达的长三角下游地区,南京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这也是国家对南京提出的要求,就是在接下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提升省会城市的功能,并且发挥中心城市的首位度。

“所以,南京下一步要加强省会城市的功能,辐射苏中、苏北、苏南,同时要提高作为东部中心城市的首位度功能,对于长江的中游地区,包括安徽等地还要进一步发挥其辐射功能。”孟祥远说。

孟祥远表示,在都市圈的发展阶段中,核心城市与新区新城的关系,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理解。第一,每个区域都有自身的使命和特色,新区新城在发展中要有非常清晰的定位;第二,一个区域能不能发展好,主要看它本身所处的地理区位;第三,交通设置的配套也是支撑一个区域发展的重要因素;第四,自身产业的特色也是一个地区面向未来发展的核心所在;第五,大环境是一个新区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

“比如,溧水的定位是作为南京的南大门和和新型的示范区,因为临近南京禄口机场,所以临空产业以及会展产业的发展非常好,交通也非常方便。我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城市和城市群,不仅是过去二十年所取得的优异成绩,可能在未来的十年,我们看到大省会时代,看到优秀的城市群,依然还会大放异彩,然后更多的新区新城会脱颖而出,我想这种趋势应该非常明显,也是未来都市圈发展的一个方向所在。”孟祥远说。

2、付晓东:南京都市圈对观察中国都市圈的制度改革意义重大   

“新的经济方式会促使重大变局的出现,科技和信息的发展,也会使我们进入重新洗牌的阶段,现在城市的竞争是一个国际性的竞争,国内很多城市需要补上国际竞争的短板,一些有实力且站在前端的城市和企业需要站在更前卫的角度来思考如何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南京也可以站在更长远和超前的角度来思考如何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为南京都市圈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付晓东就南京都市圈发展的历程、都市圈中核心城市竞争力的打造以及制度改革对南京都市圈的重大意义等问题,做出了系统而专业的分析和解读。

在付晓东看来,核心城市竞争力有三层含义,第一,核心城市要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且具有不可替代性;第二,核心城市要有自己的极致性,具有顶级的竞争优势;第三,核心城市要有同一性,与周边城市形成共生、协作和良好的互动关系。

对于竞争力的来源,除了在学术界常见的6种理论层面的解读外,从他个人的视角来看,只需要做好基力、势力和活力三个方面的内容就可以激发核心城市的竞争力。

“南京应该如何塑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我提以下两点建议:第一,要拓展城市发展空间,比如,职能上的突破、制度上的突破和思想上的突破等;第二,要开发城市创新资源,南京拥有基础非常好的大数据中心,有很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虚拟资源,所以在创新方面可以多做文章。”付晓东说。

付晓东表示,制度改革对一个地区发展的拓展能力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南京都市圈的起步很早,而且自身又有独特的资源禀赋,经济基础也比较好,所以在国家提出大力发展都市圈的背景下,应该主动的试图为整个中国都市圈下一步的发展提供制度改革的贡献。

“资源配置涉及到很多的权力部门和机构,也需要长久探索。从发展经济角度看,南京拥有一片肥沃的土壤,并且国家对它又有一定的要求,必须勇于承担相应的历史责任,围绕都市圈的发展,在这个地区做出一系列重大改革试验,我觉得南京要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发展也会非常好。”付晓东说。

3、袁牧:南京都市圈更需要提升核心城市的融合度,而不是首位度   

“南京都市圈具有非常大的复杂性,它是中国都市圈里第一个主动跨出行政边界的都市圈,而关于都市圈中心城市首位度提升的问题,我认为南京要提升的可能不是首位度,而是融合度。”

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袁牧就南京都市圈的发展逻辑以及中国都市圈的发展逻辑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袁牧表示,在都市圈发展的初期,会极大提高核心城市的首位度,同时它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也会变大,但周边城市的发展情况可能就不太乐观,只有核心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产生辐射带动整个都市圈地区的均衡发展。

“虽然南京都市圈已经有20年的发展历程,但从马鞍山与南京之间整个的对接情形来看,目前南京还处在一个向心力和凝聚力都非常强的阶段,但在这个阶段,南京有没有可能提高自身的包容度,把扩散能力适度的下放到周边地区,其实这是考验南京的时候,而不是一味的去提高自身的首位度。”袁牧说。

在袁牧看来,江苏省内大多数城市之间都有类似的经济体量,实际上南京对于省内其他城市的带动作用非常有限,尤其是跨省之后,从南京的角度来看,如何与省外的周边城市产生良好的互动关系,而且这种互动关系比起它在省内的互动关系,还要更不可预测。

“南京作为一个都市圈的核心城市,面对这样一个都市圈,其实如何做好群主,发挥群主的作用非常难,比起我们之前谈论过的郑州、合肥、武汉,甚至是北京,它的难度都要更高。”袁牧说。

在其看来,在南京都市圈覆盖的范围内,无论是从产业上、从城市化率上,还是从公共服务水平的提升上以及国际竞争力上,面对周边都很强的城市伙伴们,如何把这些城市统合成一个整体均衡化的发展,对于南京而言可能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

“我认为南京都市圈是之前我们探讨过这么多都市圈里最复杂的一个都市圈,它是一个辉煌与问题并存,外向与内向共生,前景与梦想同在,老大与马仔同体的都市圈。”袁牧说。

4、叶一剑:溧水可能是南京都市圈多极化崛起的一个片区所在   

“总体来看,我觉得对于南京和南京都市圈来讲,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拐点,这个拐点不仅仅是GDP破多少万亿的概念,还有可能是对于周边地区的辐射,对于中国整体城市格局的影响。我们也期待南京能够在良好的国际化基因与积淀的基础上,在全球城市格局的竞争当中,重新找回与它认知度相匹配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我觉得那时的南京就不仅仅是一个南京都市圈的南京,还是一个长三角和整个中国的南京,也是一个真正的国际性的城市,我想这也是南京未来作为一个功能完备的省会城市应该有的样子。”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就南京都市圈的发展、都市圈发展中中心城市首位度的真伪以及都市圈的发展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在叶一剑看来,对于中国的城市和都市圈的发展来讲,中心城市首位度的真伪问题非常值得探讨,因为已经有人统计分析出北方省会城市的首位度普遍高于东部沿海和南方的城市,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因为南方的城市,甚至包括长三角地区的城市都非常强,但在这种都很强的城市格局里,如果一味的追求省会城市首位度的话,难度非常高,甚至有没有必要追求省会城市的首位度都未可知。

“我认为将来没有必要把南京在南京都市圈发展中的首位度提升到现在很多省会城市首位度的规模上,这也给我们提供一个审视南京都市圈的新视角,就是南京在非常好的基础上以及周边的小伙伴都挺强的模式下,南京都市圈是不是可以走出一个独特的都市圈的发展路径?也就是包容和融合。我想这可能是我们在审视南京都市圈和其他都市圈的时候一个非常不一样的视角。”叶一剑说。

基于自己最近对南京的调研感受,叶一剑表示,南京溧水的产业新城和禄口机场旁的空港会展小镇发展都非常好,尤其是具有代表性的溧水产业新城无论是从产业导入质量、运营状况来看,还是从对城市面貌的改善来看,都具有很强的示范作用,溧水产业新城内的欣旺达动力电池、龙电华鑫锂电铜箔等百亿级项目对南京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地标具有里程碑式突破,先进产业集群对南京都市圈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支撑意义。

“其实在南京和苏州之间,包括两个看似差不多的地区之间,将来可能会出现一个城市连绵带,而城市连绵带的中间地段可能是未来都市圈多极化崛起的一个片区所在,恰恰溧水就是在这里,这可能也是我们在审视南京都市圈的发展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视角。”叶一剑说。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