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爻里小镇:是涪陵城市的,还是重庆文旅的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提到重庆涪陵,很多人都会想到榨菜,官方所明确的城市宣传口号之一就是“榨菜之乡,神奇涪陵”。

之所以如此,不仅因为榨菜在涪陵当地有着百年以上的历史传承,并作为一种文化承载在当地老百姓中间有着广泛的认知度和接受度,而且还与榨菜在当地的产业化发展有关——已经形成一个年产值过百亿的产业集群,在当地政府和市场机构的共同推动下,还在向着构建更加综合更加多元的产业生态的方向发展。

在我们看来,作为涪陵最具知名度的资源、产品甚至城市品牌标签,当地的榨菜产业在寻求自身转型发展的同时,也将可能在很多方面对涪陵的产业和城市转型带来积极影响,比如涪陵文旅产业的发展。

基于最近的调研,我们关于涪陵文旅产业转型发展的基本研判之一是,无论是从中国宏观经济发展和文旅产业变革的大背景来看,还是从重庆文旅格局重塑和涪陵城市新一轮综合转型需要来看,涪陵文旅产业都正在迎来或者说经历新的时间节点和机会窗口,在此过程中,迫切的任务和工作之一是,面向当地独特的资源禀赋进行更加丰富和多元的文旅资源寻找,进一步丰富和提升相关的文旅产品和服务供给,打造一系列精品文旅项目,构建一系列文旅发展的平台,培育一系列文旅IP。

这些亟待被重新发现的文旅资源禀赋既包括榨菜这样的较为显性的资源,也包括易理文化这样的虽在当地底蕴深厚、传承悠久但在外界看来还不是那么出名的资源。

爻里小镇就是由国内领先的文旅产业小镇运营商伟光汇通基于当地的易理文化传承和珍贵的相关历史遗存而投资打造的文旅产业小镇。

只不过,按照规划,这一小镇从一开始就不仅致力于推动对当地易理文化的传承和弘扬,投资方和地方政府还希望通过这样一个高起点的文旅产业小镇的打造,为涪陵乃至重庆的文旅产业发展贡献一个新的标志性项目,成为涪陵新的城市会客厅、涪陵文化传承体验场所、涪陵城市形象展示窗口,并进一步带动涪陵江北片区成为重庆周末休闲旅游目的地,成为一个文化休闲、生态观光、康养度假的全龄旅游度假目的地,成为长江沿线综合性文旅休闲度假目的地。

而在我们看来,这些规划目标一旦实现,随着涪陵北山新区的快速发展,涪陵的城市空间格局也将历史性的迎来真正的跨长江而治的时代,从“县域城市化”发展阶段进入“大城都市化”发展阶段,不仅可以让涪陵在践行和融入重庆市主城都市区建设、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成渝双城都市圈等重大战略方面,获得更加开阔的空间依托和更加多元的产业支撑,还可以为这些战略的推进做出独特的涪陵贡献,提供独特的涪陵支撑。

涪陵要讲好“北山故事”,创新发展北山新区势在必行——无论是对于重庆主城都市区的建设而言,还是对成渝双城经济圈的发展而言,重庆需要的新的城市空间,都不是基于一个县城的逼仄空间的修修补补,也不是几个产业园区的分散而治,而是一个真正跨江而治、一江两岸均衡发展、新旧城互动发展的江城涪陵。

当然,这也是涪陵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顺势而为,兼具化解存量城市困境和开创增量城市未来双重价值的最重要的城市转型命题之一。

1

重庆文旅新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应该说,随着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在这几年获得较大关注度的城市和旅游目的地中,重庆是比较抢眼的一个,在网红城市排名中,一直是名列前茅。这客观上也让重庆文旅产业发展获益颇丰,不仅成就了磁器口、洪崖洞等网红景点,而且,让重庆的旅游人次和旅游总收入也获得了较大规模的提升。

地按照重庆市的规划,重庆文化旅游业的发展将围绕建设国际知名文化旅游目的地,坚持以文塑旅、以旅彰文,构建大都市、大三峡、大武陵旅游品牌,推进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用好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让八方游客来重庆“行千里·致广大”。

考虑到在重庆市委市政府已经明确赋予涪陵主城都市区发展重要支撑、“一区”连接“两群”重要节点、在全市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地位的“三个重要”定位,可以说,重庆文旅的整体发展战略和三大品牌构建,都与涪陵区有着直接而密切的关系,这也意味着,对于涪陵文旅发展而言,需要有更高的对标,有更综合的目标,有更高质量的发展,有更具影响力的项目和IP支撑,等等。

另外,从涪陵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乌江在这里入长江,让涪陵天然具备了成为乌江文旅带和长江文旅带两大黄金文旅带发展支点的优势。随着中国文旅产业发展中黄金文旅带概念的兴起和消费者偏好的形成,长江文旅带和乌江文旅带对重庆文旅产业发展格局的定义能力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强,乌江文旅带和长江文旅带将是重庆文旅寻求新一轮转型发展的重要坐标之一,由此也充分表明,涪陵文旅的发展在重庆整体文旅产业发展格局中的特殊地位。

但多少有些遗憾的是,目前来看,虽然涪陵每年的游客人次超过了2000万,但无论是从实际的经济收益来看,还是从品牌影响力来看,还是从在重庆文旅整体规模中的权重来看,依然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按照官方发布的数据,2019年,涪陵全年接待游客2150.04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1.3%,实现旅游总收入161.25亿元,增长31.2%,但考虑到涪陵在2018年GDP就破了千亿(重庆市2018年2.15万亿),并成为重庆主城区之外经济最强的县区,这样的旅游数据,相比于2019年重庆市6.57亿人次和5734亿的总收入而言,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匹配。

而且,来自马蜂窝网的公开数据显示,从旅游景点的消费热度来看,涪陵的旅游景点不但与重庆主城区的一些网红打卡地差距很大,甚至与旁边武隆的一些景点相比,差距也不是一般的大。

之所以存在这样的情况,与涪陵缺少强势的和现象级的旅游目的地有关,与现有的旅游目的地运营模式相对单一有关,也与涪陵缺少平台型的文旅项目有关,而这些问题的背后,根本上还是与当地文旅产业发展中市场化和国际化的资源配置能力有关。

在此背景下,爻里小镇从一开始就可谓是被寄予厚望,在其自身成为面向整个重庆地区的最知名的文旅目的地的基础上,还希望成为推动涪陵新一轮文旅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的战略平台和引擎,不仅成为重庆新文旅格局中的有益补充和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致力于成为重庆文旅新格局塑造中重要的支点之一,成为全国长江文旅带、乌江文旅带、武陵山文旅带的关键节点之一。

公开的资料显示,涪陵自巴国时期起,作为巴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从枳巴人灵龟占卜的易文化起源,到白鹤梁石鱼对神奇易文化的运营,再到宋朝的二程点易,完成了以儒释道融合的方式开创了理学先驱,以及涪陵相关民俗文化的易风留存。基于此,涪陵形成了以易理文化为主干,精神延续,统领涪陵本地文化的大成格局,而相传当年程颐注解《周易》的点易洞所在的点易园更是被称为程朱理学的发源地。

基于此,伟光汇通依托江北独特的“山水”资源和深厚的“易理”文化,注入国内外优质的产业和运营资源,以“易理”为文化主题,以文旅康养为产业主题,按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打造爻里小镇。

按照规划,爻里小镇通过构筑“爻里之象”的景观主轴和“爻里之理”的易理文脉故事主线,打造爻里福临码头、“涪州易风”风物市井街、朝圣长廊、北岩书院、如易酒吧街、象理书局、黄旗港集散码头等功能区块,延续和发扬传承千年的易理文脉,重现北岩盛世繁荣和城市文化荣光。

项目建成后,每年预计500万的游客人次,每年创造100亿的综合收入,新增就业6000人。并以此为基础,不断开创涪陵和重庆的夜游、长江游、乌江游等新局面。

2

涪陵城市转型升级的重要项目承载

   

按照当地政府和伟光汇通的规划,爻里小镇其实只是涪陵江北地区新一轮开发建设的关键项目之一,背后是涪陵北山国际文旅康养度假区的更大规划,而在“北山有故事”的战略判断指引下,涪陵北山片区的故事远不止一个爻里小镇和国际文旅康养度假区,还将可能在涪陵新一轮城市发展中跨长江发展的重要的空间依托,也是涪陵从“小城思维”向“大城逻辑”转变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从我们调研过程中的感知来看,自重庆直辖以来,虽然涪陵在行政称谓上变成了重庆的一个区,但从涪陵实际的发展布局和轨迹来看,依然表现为较多的县域经济特征,这不仅体现在城市空间布局上,也体现在现实的产业结构上,还体现在当地人常规认知上——面对已经开启的与自身发展密切相关的一系列区域大变革,很多人还沉浸在“小城涪陵”的陈旧思维之中,对城市价值空间拓展的宏观背景和现实需要缺乏洞察,对未来的转型愿景缺少积极拥抱的勇气。

而事实上,无论是从长江经济带建设、西部大开发新格局的构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成渝双城经济圈的建设等角度来看,还是从重庆市层面新一轮的区域和城市转型布局来看,还是从中国文旅产业新变革的现实基础和未来趋势来看,涪陵都需要更多从作为大城重庆、直辖市重庆、国际消费中心城市重庆和国际化大都市重庆的重要组成部分的角度,来重新认识和思考自身的发展,有了这一思维的改变,哪怕什么都不做(更何况从国家层面到重庆市层面和涪陵区层面都在积极布局),对涪陵的改变都将是非常深刻的,不但意味着对涪陵区域价值的重估,更意味着一个属于涪陵的城市新价值时代的来临。

比如,对北山片区价值的认知和发展模式的思考,如果仅仅是从涪陵县区经济发展的层面来看,很多时候是无解的,但是,如果放在重庆市正在践行和推进的一系列重大国家战略的层面来看,就会变得豁然开朗——通过北山片区的发展,涪陵城市将历史性的进入跨长江发展时代,真正实现一江两岸、新旧城紧密互动的城市空间优化,这不仅可以纾解老城区过度拥挤的困境,更可以成就涪陵地区非常独特的都市空间格局,为包括服务业在内的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空间。

就涪陵现在的发展而言,除了城市空间布局的局限外,服务业的相对落后也是明显的短板之一:涪陵2019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了69.77%,但三次产业结构为5.9︰56.6︰37.5,由此可见,服务业占比依然较低,服务业对整个经济的贡献率也不理想,不但与较高的城镇化率不适应,与重庆的整体情况相比也是比较低的(2019年,重庆市服务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1.3%),这样以来,服务业的相对落后,与涪陵作为重庆主城都市区的重要支撑的定位已经不匹配。

当然,无论是现实困境的化解,还是一个新发展愿景的实现,除了思维方式和战略决策上的转变,还需要好的项目平台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实质性激活该片区的发展,将该片区纳入到重庆市城市转型、产业变迁的大格局中去,甚至放在全国的文旅产业格局中来看,这样才能重新为涪陵的文旅产业和江北新区的发展找到新的路径和未来。

这就是为什么爻里小镇在当地被尤其期待的原因所在。短期来看,对涪陵而言,需要一个新的标志性项目,历史性的改变北山地区的发展落后的状况,驱散该片区之前所经历的一些失败的阴影,中长期来看,需要一个标志性项目,为北山地区持续的转型发展和城市化进程注入一个支柱性产业,打造一个示范空间。

考虑到伟光汇通之前在云南楚雄、河南驻马店、河北滦州等地,通过文旅产业小镇的布局不但激活了当地一度安静甚至是沉默的文化元素,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重塑了当地城市发展的空间布局。重庆市和涪陵区政府,以及伟光汇通当然希望这样的项目和区域发展故事能够在涪陵北山再次上演。

据介绍,伟光汇通创建20余年来,坚持“挖掘地缘历史—改善旅游生态—打造文化古镇—传承历史文脉—提升城市形象”的思路和理念,目前已成为文旅产业小镇领域开发运营经验丰富、运营能力强大的领军型企业,拥有云南彝人古镇、河北滦州古城、河南皇家驿站、湖南零陵古城等多个品牌文旅项目;截至2020年4月份,伟光汇通旗下已开发并长期运营文旅小镇13个,正在开发建设和筹备的文旅产业小镇50多个,遍布全国19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有近4000家上下游商家和企业;2019年,伟光汇通旗下文旅小镇接待游客总量超过5860万人次。

“这一次,北山不一样。”这是我们在调研中频繁听到的。至少从目前来看,以爻里小镇为代表的北山地区的新一轮的发展,与之前纯房地产的发展模式明显不同的是,产业结构调整、城市空间拓展、文旅产业转型的逻辑,从一开始就被贯穿于项目和区域发展规划之中,充分体现了产城融合、景城互动、全域发展的理念,并有着全面践行和深度对接重庆新一轮城市转型、成渝地区新一轮区域大变革以及一系列国家层面的区域战略和产业变革的视野和雄心,所以,“这一次,可以多一份期待”。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