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牧:大兴国际机场对固安的改变将是非常综合的

编者按:

区域新变局,价值新高地。

目前,都市圈不仅是观察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和发展的最重要视角和窗口之一,还是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红利的最重要的空间和平台依托。

10月12日,由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营销研究所和方塘智库联合发起主办的“你好,都市圈!”云沙龙第一期,邀请了“华杉、蔡震、袁牧和叶一剑”4位嘉宾,就《京南城事:小城固安的光荣与梦想》这一主题展开对话,解码固安发展,洞察城市未来。

云沙龙在腾讯网直播,接下来我们将摘编部分观点,以飨读者。

本期推出的是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袁牧的主要观点。

文丨袁牧(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

关于固安,“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这句口号让我印象深刻,也让我大受启发。这句话的内涵深厚,有很多解读方式,不同的断句方式,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的思考。比如,先是“我爱北京天安门”,然后“正南50公里”。《我爱北京天安门》这首歌我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还唱不唱,至少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是从小唱这首歌长大的,所以这首歌一直存在于脑子里,看到这个广告语,就记住固安这个地方了。

如果说把逗号往前挪,“我爱北京”,然后是“天安门正南50公里”,北京变成了一个区域性的概念。其实我们在谈北京都市圈的时候,逃避不了的一个问题就是,北京都市圈的核心其实就是北京,不管它是作为首都的北京也好,还是作为一个大都市或一个城市的北京也好,北京作为一个核心,它都有外溢,都有它的都市圈的互动半径,其中当然包括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固安了。

再比如,“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然后是“50公里”,就更直接了。北京向南发展是目前一个很重要的方向,天安门正南是北京一个重要的发展空间,那么,固安是和北京南部的发展是有必然的空间联系的。所以,这句话通过不同的断句,可以解读出很多意思,也可以对都市圈的发展有很多启发。

“圈”是有很多种定义方式的,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可以与社交圈、文化圈,都市圈只是其中一个。在一个都市圈里面,会涉及到城市及城市周边一系列的人居空间,还涉及到里面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提到“都市圈”,除了空间意义上的圈,还包括文化意义上的圈、产业意义上的圈。尤其是文化层面上的都市圈,这是目前经常被忽视的,但很重要,大家都知道都市圈内在文化上是有关联性的,但这种关联性也经常表现为鄙视链,这是我们在推动都市圈发展中要努力避免的,在都市圈内形成一个良性的平等的文化连接和文化圈层。对于像固安这样的在传统认知中被认为是北京周边地区但还不算是北京地区的地方而言,如何打破这种文化层面的割裂认知,是非常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让我们感受到“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这句广告语,对固安来讲可谓是意义重大、价值多元。当然,这些年固安一直在做一些正向的工作,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也是我们今天在谈北京都市圈的时候为什么会专门谈固安这个案例和小城的原因之一。

1、正在回归“正常”的北京都市圈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提我们国家有几个大的都市圈的概念或者城市群的概念,比如,以广州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的都市圈,以上海、杭州和南京为核心形成的长三角的大都市圈,这两个大都市圈之间其实是有差异,但这两个都市圈跟北京都市圈或者叫京津冀大都市圈之间的差异会更大。

我们的研究显示,北京都市圈是一个非常特别的都市圈。大概两三年前,清华同衡基于经济交往对这一地区做过一个研究,其中的一个指标是资金流动情况,我们研究了从北京到周边城市和地区(包括固安以及现在的雄安地区)的资金流动情况,发现这些周边地区的资金都在往北京流动,但是北京出去的资金不是到这些地区的。反观长三角地区就不一样,上海流出去的资金基本上是留在周边的城市和地区的,而周边这些城市的资金也是汇聚到上海的,它们之间的资金流动是一个良性的双向的流通。珠三角也是这样,从深圳、香港和广州出去的资金是到周边的城市,周边城市的资金汇聚也是汇聚到这些中心城市。那么,北京周边这些城市的资金汇聚到北京,北京的资金去哪了呢?去了上海,去了深圳。这对于都市圈的发展而言,对一个都市圈内部的城市关系而言,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互动关系,固安在这里面能否打破这种不正常的互动吗?这就牵涉到固安在做什么,在怎么做。

当然,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我们注意到,像固安、大厂、涿州这几个河北的县,与北京甚至天津之间的经济联系开始正常起来,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越来越正常的都市圈内部的联系,让我们在观察固安接下来的发展的时候,有了新的背景依托和逻辑依托,也赋予固安以更多新的发展可能和想象空间。

2、北京城市定位的转变与固安的新发展机遇  

当我们从经济的角度来看都市圈的时候,会涉及到很多东西,其中比较关键的一点就是中心城市的发展态势,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都市圈的发展。对于固安所在的北京都市圈或者说京津冀都市圈来讲,那就是北京到底要做什么?这是我们认为固安要特别关注的。

和过去相比,北京的定位中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经济中心”不太提了,虽然北京也做一系列和产业和经济相关联的事情,在空间上也在做一系列的布局,但经济功能已经不是北京的核心职能了。作为一个大都市,北京的核心职能主要体现在政治的、文化的、国际交往的和科创的四个方面,也就是“四个中心”的定位,这样以来,北京周边地区也需要准确和充分的理解这些定位,并通过什么样的互动关系,来构建自己的核心职能和核心竞争力。

固安现在提出来要做科创城市,那固安的科创和北京的科创是什么关系呢?固安能够从北京的科创中心的定位中获得什么样的发展机会呢?比如,清华大学有很多院系,也有自己的科研,但在推动科技创新的完整链条中,清华也有很多地方是自己做不了的,那么,有些是不是可以放到固安来实现?就像固安围绕技术转化和商业化所做的一系列尝试和努力一样,包括自己投资建设的一些科创平台,都是一些很好的尝试。

3、固安或将成为北京新科创弧带的核心节点 

现在关于固安的发展,大家都会考虑到大兴国际机场,这样一个新的机场,将来那么多的航线,以及每年集散大量的人群,这给固安带来的影响将会是非常综合而巨大的,如果以航空作为通勤工具来固安的一小时和两小时的通勤圈的话,相比以前来看,已经发生非常大的改变,这里与上海、广州、深圳甚至很多国外城市的交往将变得更加便捷。所以,对固安来说,从一个过去的边缘存在逐步走向核心存在,这是一个我们需要看到的事情。

而且,这个核心是面向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地区而言的,没有大兴国际机场的时候,北京的科技走廊或产业带的布局主要是围绕北京内部延展的,比如,以前可能是以中关村为核心,现在正在形成一个走廊,这条走廊基本上沿着北京的北部,从中关村到中关村的西北,一直到东北的顺义,然后再往南到现在的通州,再到亦庄,形成一个弧,有了大兴国际机场,未来固安就会加入进来,而且,还可能是这条弧带的一个核心节点,尤其是考虑到北京的科技创新一定是要全国乃至全球发生密切互动和关联的情况,因为,我们的科技创新不可能是完全内生和完全内循环就可以做到的,一定是国际交往的结果,那么,这种与国际上的可进行沟通的空间就变得尤其重要。而且,这个空间可能不只是产生一个产业,而是产生一种生活方式和一个新的人群,这对一个城市的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

我们过去说做临空经济区,总是把眼睛聚焦在这里面能带来的产业上,事实上,如果说未来大兴国际机场的国际化程度足够高,真的实现48小时之内从大兴机场环球一周的话,这里带来的将是一个新的人群,一种新的城市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的中心可能就不是天安门了,可能会变成固安了,这个未来对固安来说,可能是最值得期待的一个未来了。

另外就是,从一个城市发展的角度来说,至少在几个大的都市圈周围的城市,都是极其欢迎年轻人定居的,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无论是在上海周边的昆山、苏州,还是在广州和深圳的周边城市,都是欢迎年轻人到自己的城市居住的,无论这些年轻人是不是在当地工作,因为大家都知道,只要在这个城市定居,就是这个城市的居民,就是代表这个城市的未来。所以,对于北京周边的这些城市,无论固安也好,涿州也好,大厂也好,也会非常欢迎年轻人到这里来定居,不管北京未来对人口的政策是什么,但是这些周边的城市都会特别欢迎,因为只有年轻人才给城市带来更大的活力,才带来未来。这种情况,最近10年来和未来10年,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国家整体的人口老龄化的状态之下,更是这样的。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