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河大学:大势已成,其时已至

文丨段棒棒(方塘智库黄河文化研究中心见习研究员)

“教育改变命运”一语道出当代教育的价值追求,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教育理念的转变,国内高等教育改革日益提速,并逐渐与国际接轨。当我们今天还在羡慕西湖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等一批走在教育改革前线的“新型”大学时,却不晓得当年国内早就有过类似办学理念的大学,其与前者一一相比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就是曾经坐落于河南郑州的国内第一所中外合资大学——黄河大学。

但很可惜,由于当时国际局势的动荡、国内发展理念的不成熟,以及其他种种原因,黄河大学在办学8年后(1984年筹办——1992年正式并入)就被并入了郑州大学,从此“黄河大学”成了一段令人唏嘘的历史。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尤其是考虑到黄河兼具文明之河与灾难之河的双重属性,以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日益上升为国家战略,在黄河流域建立一所以系统研究黄河治理、黄河文明、黄河流域发展等相关学科为特色的综合性高等学府的黄河大学,再次引发了关注,其合理性、可能性甚至成立的路径,也促使我们尝试展开更多的思考。

在我们看来,在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引来新的节点、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推进持续深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等背景下,重新回顾黄河大学的发展历程,并尝试探讨未来黄河大学复建的必要性、可能性、以及可能路径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

1、中外合办的第一所现代化大学  

黄河大学是河南省人民政府与海外华裔联合创办的新型高等学府,亦是中外合办的第一所现代化大学。学校成立之初,《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均进行了大幅报道,当年除夕夜,美国广播公司更是把黄河大学的成立列为当年重大新闻。那么,这到底是一所怎样的学校呢?

时间拨回到1980年,当时改革开放浪潮不仅席卷了中国内地,还触动了海外游子的报国热情。一批身居海外、心怀故国的华裔学者经过一番热烈讨论,最后决定利用在美国的华裔智力资源,在中国兴办一所新型大学,以此来报效故国,助力中国建设。

为此,天普大学少数民族学院副院长程君复教授(美国华裔“保卫钓鱼岛运动”的先锋,也是推动“中国统一运动”的重要发起者),频繁奔波于大洋两岸,走遍了祖国的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只为落实这个大胆而新颖的构想。1984年春,时任河南省委书记的刘杰(“两弹一艇”元勋)致电程君复,邀请他速来郑州商谈办学事宜。经过协商,1984年4月1日,双方正式签订了“筹办黄河大学备忘录”,同时在美国成立了黄河大学海外筹委会。

为什么是河南呢?

当时的河南人口居全国第二,但省内的大学生比例却居全国倒数第一,更揪心的是当时全国80余所重点大学没有一所在河南。可能正因如此,河南省政府听闻这个办学消息后,决心争取到这个机会,并把环境幽美、建筑豪华且是全省最高级的宾馆(专为接待中央领导兴建的河南省委三所,现在的“黄河迎宾馆”)全部提供给黄河大学作校址。而对程君复先生而言,河南作为中华文明的发源地,省内的教育状况却与其地位不匹配,这既让他震惊,又激起了办好黄河大学的使命感,同时省政府想要改善教育状况的魄力和决心也让他深受鼓舞。

针对具体的办学事宜,以程君复等华裔组成的海外筹委会主要负责筹措资金、制定方案、延聘教师、选定教材、购置设备等;以省长何竹康牵头的国内筹委会主要负责建立机构、接收校址、遴选校长、招收学生等。筹备期间,黄河大学海外筹委会迅速从70多人发展到300多人,他们尽管身份、经历等各不相同,但都怀揣着愿为中华振兴出一份力的决心,并积极参与到黄河大学筹建中来。比如,沈已尧教授主动承担了为图书馆募集和购买图书的繁重任务;罗希文夫妇听说筹委会成立,把刚出生4个月的孩子留在家里请人照看,骑车几百里赶去赴会,等等。

经过广泛酝酿和反复磋商,最后选定由德高望重、学贯中西的秦元勋教授(两院院士,两弹功勋科学家)担当黄河大学校长,并首设经济管理、电脑软件、美国研究和英美语言文学4个研究生专业。据说,黄河大学在1985年招收首批研究生时错过了招生阶段,于是经教育部特批再次招生,并于6月底完成了招生工作。在1985年9月15日的开学庆典上,来自海内外的近百名贵宾和黄河大学师生共聚一堂,程君复教授流着热泪说:“在这难忘的时刻,我想到了那一大批正在美国为黄河大学事业继续奋斗的人们……”。

当被问及为什么热衷在河南办大学时,美国华人联合会名誉主席梅子强说:“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殷切盼望着祖国富强”;中美人民友协朱绵发医师说:“我是广东人,但更是中国人,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为办黄河大学出力是我们的责任”。海外筹委会夏威夷分校代表孙穗芳说:“先祖父孙中山先生一直大力提倡普及教育……我要继承先祖父、先祖母的遗志,为促进祖国的繁荣做出贡献”。

程君复教授更是在《为什么要办黄河大学》一文中袒露心声:“是我同仁,虽身居海外,但仍属轩辕苗裔,炎黄子孙……,重振中华,开发智力,造就人才,为国植本,创办黄河大学,是海外游子对我民族之一缕赤诚”。凡此种种,皆可看到那一代人的一腔热血和爱国热忱。

在我们看来,黄河大学的成立是河南省政府与海外华裔共同努力的结果,海外华裔对振兴中华的强烈愿望与国人决心提高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魄力,以兴办一所高等教育学府的方式表达了出来,这种从高等教育角度切入助力国家发展的方式,现已成为国民共识。

2、时代局限性下的选择与离场   

当时河南省政府对黄河大学抱有很大的希望,把占地1200余亩的省委三所,连带着里面的人员和物资都支援给了黄河大学,这意味着以前招待国家领导人级别的餐具,现在用来招待老师,以前服务领导人的员工,现在协助办学。此外,为了更好地进行教学,对8号楼之外的楼宇都经过了适当改造,并为此新建了10号楼以及学生宿舍,但遗憾的是10号楼未完工,黄河大学便被并入了郑州大学。

为什么会走向这个结局呢?

其一,办学资金不足限制了黄河大学的发展。黄河大学是邓小平提出“三个面向”(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产物,其成立时间和办学规格与李嘉诚投资的汕头大学、包玉刚投资的宁波大学相似。尽管众多海外华侨积极为黄河大学筹措资金,比如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把夏威夷的一幢写字楼卖掉,将所得的10万美金全额捐赠,但毕竟他们多为知识分子,筹资能力有限,且当时河南省政府的财政资金也很有限,所以黄河大学的财政资金远远赶不上另外两所大学。

其二,国际局势的混乱衬托出黄河大学办学体制的“不合时宜”。在黄河大学办学期间,国际局势动荡不安,苏联因为实施错误的开放政策(1985年)和经济改革(1987年),而在1991年解体。而黄河大学为中外合办,老师多为美籍华裔,且学校不设党委,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这种办学制度对于刚刚进入改革开放的中国来讲,学校管理体制和教学理念过于超前,与当时的发展环境格格不入。

其三,承办综合类大学的办学理念客观上催生了合并黄河大学的需求。黄河大学的专业设置较为前沿,除了经济管理、电脑软件、美国研究和英美语言文学外,还有建筑工程、计算机技术、对外经济贸易、无机非金属材料等,并建设有生物工程研究所。而这些优势学科,刚好满足后来河南省内高校教育结构转型,建设综合类大学的需要。

当然,还有其它一些被私下讨论但未被证实的原因,比如,河南省委三所的接待功能与黄河大学的教学定位不符,在三所承办黄河大学后,河南省的政务接待移到了中州宾馆,但中州宾馆的接待空间却无法满足实际需求。

再加上秦元勋校长因故离校后,黄河大学人才流失严重。总之,由于这一系列内外部因素的影响,黄河大学于1991年并入郑州大学,河南省委三所则在1994年正式更名为黄河迎宾馆。

3、新时代重启黄河大学的可能与路径   

尽管如此,黄河大学的存在仍然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并为当代教育体系的发展提供了可资借鉴之处。

黄河大学是第一次尝试在现有体制内建立与世界接轨大学,在办学方式上,全面实行美式教育和全英文教学,教师大部分是由全美各大学的教授组成,教材基本上也与国外同步。面对国内师资力量薄弱的现状,提出了一个完整的教育生态流程,即先从研究生院办起,努力培养一批高等人才,然后送到国外深造,几年后便会形成一支可观的高质量教师队伍,以此逐步发展本科。

黄河大学教育理念与国际教育接轨,除了广揽海内外英才任教,并在专业设置上重点开设国内短缺、国外新发展起来的学科外,还率先实现了教育体制的改革,黄河大学当时的许多特点都能在当代高校中找到。比如黄河大学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在国内许多高校争论要不要改革之际,西湖大学已经实行了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在学校管理方法上,黄河大学教职工全部实行聘任制,学生实行学分制(现已成为高校的通行做法)。在学校学制设置方面,黄河大学每年设三个学期(新增了暑假小学期),利用中外学者暑期之暇,把他们请来讲学(现阶段许多学校都有夏季小学期,如中国海洋大学)。此外,黄河大学建立了每周六下午进行学术报告的制度,为师生们讨论新观点、新思想提供了交流平台。

在我们看来,黄河大学开放的办学体系、全球化资源配置的能力、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的办学方式、面向未来的学科划分体系、超前的办学理念,都为新时代高等教育改革提供了真实客观的借鉴价值。

如今河南省教育资源不但与省内高考需求不匹配,而且,与河南省作为一个经济大省对科教资源的战略需求不匹配,也与我国教育资源均等化的改革目标不匹配。正因如此,重启曾经走在中国教育改革前沿的黄河大学既是河南省重视高等教育的一种象征,又成为当下人们热切盼望教育改革、提高本省教育资源的情感寄托,也将是中国新一轮教育体制改革创新的新实践,还将为国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实施,提供直接而多元的支撑。

程君复教授谈及黄河大学命名的由来时所指出,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发源地,是民族文化之母,当第一次亲临黄河,手捧黄河水,顿生游子还乡的激动。

如今,在国内新一轮高等教育改革的大潮中,又恰逢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重启黄河大学既有其必要性,也有其可能性。

鉴于黄河大学已经成为河南乃至全国重视教育的一种符号化象征,且从历史遗存、社会认知、地区发展的需求来看,在黄河流域的众多省份中,河南都是复建黄河大学绕不开的一个地区选择(当然,黄河流域的其他省份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关于黄河大学的重启和组建,方案可有多种选择。比如:

可以采取现有学校合并共建的方式。华东水利学院在1985年更名为河海大学,因此也有学生呼吁华北水利水电学院更名为黄河大学;江汉石油学院、湖北农学院、荆州师范学院、湖北省卫生职工医学院于2003年合并为长江大学,对比之下,有一种观点认为,可考虑推动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黄河科技学院、黄河交通学院等一批河南省内院校进行合并,共建黄河大学,以弥补河南地区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的高等教育资源的不足,在服务国家战略的同时促进区域发展。

另外,我们注意到,在2019年山西、陕西、河南三省联合印发《切实加快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合作工作实施意见》,其中提及将联合港澳台及国内外名校共同打造一所综合性大学,以加强黄河金三角地区的高等院校建设,提高办学水平和规模,而黄河大学以其曾经的教育理念和历史地位不失为一个好的命名选择。

历史未必一定要重复上演,但文化却可以一直传承。随着国内高等教育改革的提速以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推进,重启黄河大学,无论是在科技、人才、咨询等方面,还是在弘扬、传承、国际化表达黄河文化的方面,都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价值,在我们看来,尽快重启黄河大学,可谓是正当其时,对此,我们乐观其变,乐见其成。

参考资料:马云龙.美国华裔学者为振兴中华作贡献——黄河大学诞生记[J].今日中国(中文版),1986(02):54-56.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