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关于郑州都市圈的两点洞察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1、“以生态为基础”将成为郑州都市圈建设的亮点之一   

关于河南省的都市圈建设和发展,最新的消息之一是,7月18日,河南省省长尹弘主持召开省都市圈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强调要以生态为基础,产业为重点,交通为关键,高标准推进都市圈建设,为全省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在该次会议上,河南省发展改革委汇报了郑州都市圈建设、洛阳都市圈规划建设进展情况和下步工作打算,各规划编制单位分别汇报了有关规划编制情况。会议审议了《都市圈建设领导小组工作规则》《2020年郑州都市圈一体化发展工作要点》、《关于推进洛阳济源深度融合发展的若干措施》、《郑州都市圈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2020—2035年)》、《郑州都市圈交通一体化发展规划(2020—2035年)》《洛阳都市圈发展规划(2020—2035年)》。

由此分析,至少传递出如下几个相对明确的信息:

其一,不仅在省级层面再次明确了河南省的郑州和洛阳双都市圈战略,而且,随着《都市圈建设领导小组工作规则》的明确和执行,河南省的都市圈建设进入了省级统筹常态化和机制化,这也意味着郑州都市圈和洛阳都市圈的建设都将进入快车道。

其二,外界一直关注的洛阳都市圈规划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至少在洛阳市层面已经达成了共识,甚至可以说基本成熟。

其三,洛阳和济源的深度融合发展,不但与洛阳都市圈的建设直接相关,更重要的是,洛阳和济源的深度融合将成为河南省大力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重要战略和举措之一,但也间接表明之前外界盛传的济源合并到洛阳的方案短期内不再可能(融合与合并应该具有本质不同)。

其四,郑州都市圈的规划和建设正在以专项规划和年度工作的方式推进,何时以谁(河南省发改委还是郑州市)为主体具体推进郑州都市圈的发展规划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相关问题,将是接下来被关注的。

其五,“以生态为基础”的定调,不但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河南省都市圈建设对国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遵循,也在客观上有助于让生态保护的实践和生态文明的彰显成为河南省都市圈建设的特色之一。河南的这一定位和选择给我们的启示是,都市圈化的生态治理体制机制,不仅应该是所有都市圈建设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在一些生态脆弱地区和生态环境优化成为区域价值核心支撑地区,这一理念和逻辑更应该得到重视。

河南省省长尹弘强调,要在国土空间规划体系下做好都市圈规划编制,明确约束性指标和刚性管控要求,实现规划有机衔接,推进都市圈建设,要以生态为基础,深入实施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坚持实事求是,尊重自然,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加强生态保护,提高水资源保障能力,完善垃圾集疏运体系,采取工程措施,实行无害化处理、可循环利用,推动都市圈生态环境共保共治。

在我们看来,考虑到郑州都市圈范围内,不仅有黄河、南水北调以及淮河的关键支流等重要天然河流和生态资源,而且,在上一轮的发展中,包括郑州在内的范围内主要城市都进行了一系列的河道和水系治理,开发了不少人工湖、城市公园、林地和公共绿地等,在新的发展阶段,如果能够超越穿传统的景观、水利、人居、投资等逻辑来看待这些存量的河流、湖泊、湿地、公园等生态资源,并对这些存量的生态资源进行更综合维度和价值视角下的思考,让死水变活水,让景观变生态,让局部治理变系统治理,至少在都市圈的尺度下实现对区域内的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态资源进行系统性治理,并与区域内的城市转型和乡村振兴统筹考虑,将是对区域价值的一次重大提升。而且,这种都市圈化的跨行政区的生态共治共享模式,将成为所有都市圈建设中必须要考虑的,或者说是所有都市圈建设的底层逻辑之一。

很显然,无论是对郑州而言,还是对郑州周边的开封、许昌、焦作、新乡而言,以及对整个郑州都市圈范围而言,这种以生态为基础的洞察视角、价值重估、建设规划、治理逻辑等,都具有很强的适用性,也是所谓的郑州都市圈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所应该给出明确答案的问题。而且,如果以生态为基础推进郑州都市圈的建设,本次审议的《郑州都市圈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2020-2035)》显然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关键、非常基础性的文本。

2、新兴节点产城空间的营造是郑州都市圈建设关键之一 

当然,除了明确“以生态为基础”的理念之外,河南省省长尹弘也明确指出,要以产业发展为重点,壮大骨干支柱产业,大力培育新经济,推动中心城市产业高端化发展,提升中小城市产业配套能力,促进城市间产业功能互补、错位布局,提升都市圈整体产业能级。要以交通建设为关键,适度超前规划,注重与沿海发达地区对接连通,优化米字形高铁网,支持市域铁路建设,增强都市圈基础设施连接性贯通性。

在我们看来,无论是产业协同还是交通一体化,都是都市圈建设中的常识性和常规性问题,从单向指标来看,已经有很多的理论研究和案例实践可以借鉴,而且,就现有的郑州都市圈发展基础来看,基于郑州市强势的铁路枢纽地位,在与周边的开封、许昌、新乡、焦作等城市之间,已经实现便捷的铁路和公路通勤,高速一小时和高铁半小时早就已经变为事实,在此基础上,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的是,如何在都市圈内将存量的交通基础设施和增量的市域铁路和轨道交通的布局与新兴的节点产城空间营造充分结合起来,进而通过这些新兴的产城空间营造高效承载中心城市非核心功能的外溢,不断完善和丰富中心区域内产业集群和产业生态构建的配套能力,随着这些新兴的产城空间的出现和成长,还将进一步优化都市圈内的大中小城市和城乡融合发展的格局。

正是基于此逻辑,在我们看来,在郑州都市圈的建设过程中,最值得关注和期待的发展空间,除了郑州国家中心城市的建设、许昌、开封、焦作、新乡这些副中心城市既有城区的更新和优化,以及围绕一些区域内的交通干道所形成的产业廊道之外,还有两类带有节点性质的新兴产城空间(或者说微中心)值得期待:一个是更多偏重于文化旅游和休闲度假属性的旅居空间,一个是更多偏重于产城融合发展的宜居宜业的卫星城市。

这也是我们最近调研了包括长葛产业新城在内的华夏幸福在郑州周边布局的多个产业新城项目之后获得的启示之一。

2016年11月10日,长葛市人民政府与华夏幸福正式签订合作协议,采取“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市场化运作方式,共建“产业高度聚集、城市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长葛产业新城,致力于对接和抢抓“郑州大都市区”建设、“郑许一体化”等重大战略机遇。

按照规划,长葛产业新城北至长葛市界,东至大周镇界,西至京广铁路,南至官亭乡界及规划路,其核心区域距离河南省政府46公里,新郑国际机场22公里,许昌市中心城区26公里,是“郑州一小时经济圈”的重要组成部分,致力于成为许昌融入郑州大都市区、对接郑州航空港区的先行区和郑许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引擎。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截止到目前,长葛产业新城已经初具规模的建成区内四通八达:通过5条轨道交通(京广铁路、石武高铁、郑万高铁、郑合高铁、郑许轻轨),1条高速公路(京港澳高速),2条国道(新旧107国道),30分钟通达郑州市区、航空港区。

以双洎河国家湿地公园为核心,项目方精心营造了中央公园、湿地公园、乐舞公园、乐活公园共计49万平方米绿色生态空间;以华夏大道为城市主轴,新建道路约13.5公里,道路景观提升工程约35.6万平方米,通过建设宜居共享的公园绿地、生态廊道景观,进一步提升了城市的魅力与吸引力。

产业方面,按照项目方的提供的数据,截至到目前,长葛产业新城签约落地企业20余个,投资额度超过100亿元,其中龙头大项目占比约85%,国家高新企业占比约50%。而通过进一步分析这些产业的来源就会发现,大多是来自于都市圈之外的全国其它地区,这显然与外部产业对长葛产业新城在郑州都市圈的角色和价值认知有关。

另外,在入驻企业中,有的企业是直接配套郑州航空港经济试验区内的有关产业的,这就使得长葛产业新城的产业集聚和发展具有都市圈化协同发展的色彩,还有企业的选址逻辑是,立足长葛,拓展郑州都市圈市场,进而谋求整个中部地区的乃至全国的市场。

当然,就像我们之前在《长葛的新价值时代》一文中所提出的,如果说在其它地区的产业新城发展中,产业导入和产业集群的构建主要是通过对包括中心城市在内的县域之外的区域产业承接完成的话,那么,在长葛这样的本身就具有相对良好的产业基础的地区做产业新城,还有一个值得期待的路径和前景是,立足于本地既有的强势企业和产业集群进行产业链的优化和产业生态构建,并同步推进产城人文的融合发展(我们调研中发现,在现有的入驻企业中,至少有两家具有类似性质),这将不仅体现出产业新城模式优于传统的产业园区发展模式和房地产化的新城营造模式的本质所在,更是体现出产业新城对综合性带动长葛转型发展的独特价值,而长葛走的高质量的综合转型发展又将反过来对郑州大都市区的发展,尤其是郑许一体化发展形成重要支撑,最终推动整个区域的发展进入良性循环。

但不管怎样,对于长葛产业新城而言,作为一个以产城融合为核心发展理念和片区,产业驱动的轮子显然已经启动,并开始常规化转动起来(甚至已经较大幅度领跑于区域内的地产开发和土地价值变现),无论是对于运营方和入驻企业而言,还是对地方政府而言,还是对于郑州都市圈的建设和发展而言,都是一个值得庆祝的现象。

在我们看来,无论是从空间区位来看,还是从既有的基础设施布局来看,长葛产业新城都具有鲜明的都市圈新枢纽和空间节点属性,而且,依托成熟的交通枢纽资源和较大体量的以湿地为代表的生态资源,未来这一地区的文化旅游和休闲度假功能的发挥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而且,这一功能的实现,还将可能反向支撑整个产业新城的人力资源优化和常住人口集聚。

所以,对长葛产业新城的发展定位和价值认知,显然不能仅仅局限于长葛乃至许昌当地既有的产业基础、经济体量、人口规模、消费能力等,跳出长葛看长葛产业新城,面向郑州都市圈建设甚至是全球新一轮的产业链变革和价值链重构寻求长葛产业新城的产业定位和城市价值构建,将成为长葛产业新城营造的基本理念遵循和逻辑依托。

但遗憾的是,就我们的调研结果来看,直到目前,从市场的反馈来看,对此的认知和决心都依然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依然习惯于将长葛产业新城的发展放置于对长葛当地资源价值变现的框架内进行策略思考和投资测算。不过,这也是未来改变和重塑长葛产业新城区域和城市价值的最大变量之一。

唯有重新发现,方有价值维新。就像我们在此前的文章明确提出的,随着郑州大都市区或者说郑州都市圈的发展已经进入带有明显外溢效应的新一轮调整周期,作为河南省乃至全国的工业强县和经济强县之一,以及地理区位上的独特优势(不仅处于许昌地区与郑州市直接接壤地区,更是位于郑许产业带和城市一体化发展轴的关键节点),包括长葛产业新城在内的长葛地区不仅尽享郑州大都市区和郑许一体化规划发展过程中一系列重要交通基础设施的布局之便利(将来还可能更便利地分享到包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改革开放平台布局的红利),而且,考虑到当地既有的产业基础、越来越多的新兴产业的导入和集聚、包括华夏幸福在内的具有相对强势的具有全国乃至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平台型企业的进驻,让其作为未来郑州大都市区范围内的最具成长潜力、投资价值、人居价值和开放价值的卫星城之一,以及郑许之间最重要的城市节点之一的前景变得更加可期。

在我们看来,未来,类似长葛产业新城这样的具有较强市场化基因的新兴节点产城空间的出现和崛起,也一定是郑州都市圈建设的关键点之一,对此类项目平台和产城空间,可以在都市圈总体规划层面给予关注,甚至从省级统筹的层面进行相关发展资源配置的支持,这是长葛产业新城发展中需要的,也是郑州都市圈建设中所需要的——好的规划和决策,总是既有宏观和逻辑上的合理性,又有微观和市场上的合理性。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