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素焕:清风伴我游古城

文丨杜素焕(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作家)

作为商丘文艺界人士,游览古城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情,闲游、信游、自游、同游、畅游、逍遥游,一年游览下来不计其数,可每次游览皆有不同的感受。商丘古城历史之沧桑、文化之厚重、设计之巧妙、建筑之独特、经济之繁荣、风景之秀美,无一不让我感慨万千,流连忘返。

受商丘市艺术研究所邀请,参加“醉美古城,情系归德”艺术创作采风活动,是在一个清风扑面的仲夏。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一城饱览五千年!

商丘古城,是当今世界上现存的唯一一座集八卦城、水中城、城摞城三位一体的大型古城遗址,是一座令人匪夷所思的古城池—— 城廓、城河、城墙三位一体的组合,93条街道棋盘状龟背型的布局,被誉为“漂浮在水中的绝版古城”,历经500年风云变幻、地覆天翻,明清时期的风貌格局至今保存完好。商丘古城,是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古都城——看得见的是古城500岁不可思议的今生,看不见的是古城5000年绵延不绝的前世。

壮悔堂、穆氏四合院、文庙、陈家大院、淮海战役红色纪念馆、南门口城墙、张巡祠、八关斋、应天书院、火神台……走吧,古城北门而入。

商丘古城有四个城门,砖城墙周长3.6公里,城门均为拱形。古城北门因拱着北斗星,所以叫“拱辰门”,这里的“辰”,是指北斗星。古城南门因拱着“太阳”,所以叫“拱阳门”;古城南北门有一条大街直通南北,东西门根据八卦原理没有对称,而是相错一条街,这也形成了归德古城独特的文化;古城东门叫“宾阳门”,因出东门迎着太阳,第一个看到太阳升起的古城门,当然,也有朝迎宾客之说;古城西门叫“垤泽门”,“垤”作“丘”,因为古时说的商丘,不是指这座城池,而是指城西南的阏伯台,那个高丘,就是“商丘”。水为泽,因为睢水自西东上,路经城南。西方有丘有水,所以西门叫“垤(叠)泽门”。

与一位摄影师聊起古城四个城门的来历时,我滔滔不绝,完了一文友讲到商丘古城又称归德府古城,却是引经据典:源于阏伯,阏伯为帝喾高辛氏之子,相传为帝喾后妃简狄吞燕卵而生,故《诗经商颂》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左传》载:“陶唐氏之火正阏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纪时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阏伯在公元前2800年,传说中的尧舜时代发明了以火纪时的历法,在管火的同时曾筑台观察星辰,以此为依据测定一年的自然变化和年成的好坏,为我国古老的天文学作出了贡献。阏伯在他的封地“商”(今商丘)做火正,深受人民的爱戴,故人们尊他为“火神”。阏伯死后葬于封地,由于阏伯的封号为“商”,他的墓冢也被称为“商丘”,即今商丘的由来。

据说归德古城除四个主城门外过去还有“四门八开”之说,现如今除了北门还留有扭头城门,其他方向已全部封死,四个主城门至今还在。而四个城门历史上也有许多叫法,历史上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叫法。四个城门的名字从哪个朝代开始叫起也无从查起。期间虽遭洪水或战火损坏数次,但修好之后还是沿用以前和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下车来到“壮悔堂”。壮悔堂是商丘古城景点之一。记载风流才子侯方域与秦淮名伎李香君,邂逅在风雨飘摇的金陵城,郎才女貌,二人一见钟情,彼此倾心,不久侯方域纳李香君为妾。本来是一段天作之合的完美爱情,却因李香君的身份不为侯家所容,被赶到城外居住,最终含恨而死。侯方域伤痛欲绝,又忆起自己的生平遭遇,感叹悔恨之事甚多,于是把自己的书斋更名为“壮悔堂”,不久便郁郁寡欢而病逝,为中国古典名剧《桃花扇》写下了一个悲情的结局。而我固执地认为,游览商丘古城,若不来“壮悔堂”,亦是一件挺后悔的事。

这次我来“壮悔堂”无意发现南院墙角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封口瓷坛子,市艺术研究所退休领导宋超说它是高僧圆寂后装进去的“瓮”,也叫“缸”,有关坐缸、封缸、开缸之事我略知一二,什么“颜面如生,肉身不腐”;什么被塑成金身,成为“肉身佛”、“舍利子”等,对此,我颇感兴趣,幻想着如果侯大才子身为僧人,便演绎不出“血溅桃花扇”的悲哀。侯方域的悲哀是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悲哀,更是时代的悲哀。而成立于此的“雪苑六子社”跟当今商丘的“南湖诗社”、“木兰女子文学社”、“商丘女子诗社”相比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只待后人评价了。

从“壮悔堂”走出,至街道大巴车前,我闻到了从大隅首小隅首飘来的“铁板烧”和“羊肉串”的味道。隅首,即街道与街道的交界处,古时这么称,现在还这么称。我对商丘古城大隅首小隅首的情结保留在一碗胡辣汤、一个杂面馍、一碗蘑菇酱的记忆里……

进“穆氏四合院”大门,我急切看到的是“八砖扣顶,金砖铺地”。月前,我带小外孙女闲游古城,因疫情所致未能入内,只是站在四合院一角,望着砖墙上的“温馨提示”出神儿……是的,“除了记忆什么都不要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而清代穆炳坛家族的这座保存比较完整、最具有代表性的四合院长长久久地端坐于此,无疑彰显了归德古城“七大家、八大户”的荣耀。

陈家、宋家、柴家、孟家、穆家、胡家、蔡家,这七大户都是名门望族,古城文献皆有记载。陈,是以侯方域的入赘女婿陈宗石为代表的陈家,陈宗石是商丘陈氏始祖,其子陈履中、陈履平皆当过御史,陈履平之后三代陈廉、四代陈皋、五代陈焯、六代陈坦祖孙四代四翰林,其住处在商丘城里南北大街的东边;宋,是以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宋权及其子吏部尚书宋荦为代表的宋家,其住处在南北大街的西边;柴,是以柴小人子为代表的柴家,他们的住处在南门里;孟,是以举人孟广瀛为代表的孟家,他们的住处在北门里;胡是以胡小桃为代表的胡家;蔡是以进士蔡同春为代表的蔡家;穆是以富甲一方的穆炳坛为代表的穆家。

女诗人雁儿脚踏穆家正堂地面说,这黑黑的,哪里是金砖呀!我慢声细语解释,虽然不是“金砖”,但它也不是一般的砖,你看这方方正正的,光润似墨玉、踏上去不滑不涩的,跟传说中的紫禁城的“金砖”是一样的,据说是明朝时期苏州的陆慕砖窑,陆慕砖窑生产出来的砖在当时质量上乘,博得了永乐皇帝的称赞,于是窑场被赐名为“御窑”,不信,你百度搜索一下。

说话间,发现有闪光灯冲我闪烁,我知道有摄像师又在抓拍,赶紧捋了捋被清风吹乱的发型,吟出“清风不识相,无故扰飞发”的诗句来。

这时,导游小伙儿向众人讲起归德城内流传着一句民谣:“沈宋侯,叶余刘,还有高杨在后头”,这“沈宋侯叶余刘高杨”就是古城“八大户”。不过,正如人所言“富不过三代”,现在除了依稀能从老人口中听到“沈鲤、宋纁、侯方域”的名头之外,只有穆家四合院这座古老的宅院代表着他们旧日的辉煌了。

坐车来到文庙。话说这里的文庙,我还真是第一次游览。文庙,是纪念和祭祀我国伟大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的祠庙建筑,在历代王朝更迭中又被称作夫子庙、先师庙、先圣庙等。自前年冬季我召集商丘市女作家女记者去夏邑“孔子还乡祠”采风,就一直觉得孔子离我们很近、很近,夏邑是孔子姥姥家,也是孔子的第二个家乡,孔子小时候常随母亲从山东曲阜来到夏邑,我想,他是否也坐着花轿来过古城一游?若是游过,这里有可能留下了他神圣的足迹,那么,这里的文庙一定比全国各地无数个文庙“灵气”得多,我是否要卑躬屈膝敬拜一下呢?

拐弯儿来到“陈家大院”,说真的,我有点儿累了,私下里跟市艺术研究所的美女徐梦说游览时间安排太紧了,若是外地游客来,十多个景点至少也得二三天。不过,我毕竟来陈家大院多次,大院里的青砖灰瓦、古色古香、深邃幽静、典雅别致都印在我脑海里了,可为了配合这次采风活动,我还是要服从领导听指挥,耐心细致地听导游小伙儿讲陈家大院的故事:陈家大院为清初诗人陈宗石及其后人的府邸,始建于明末清初,是古城内传统历史民居建筑的典型代表,现存建筑共分6个院落,基本保存了原有建筑格局……陈宗石(1644年—1720年),字子万,号富园,商丘籍,宜兴人,岳父便是桃花扇的主人、“归德才子”侯方域。桃花扇在李香君活着时,一直在李香君之手,李香君死后,就给了侯方域的女儿。侯方域死过三年之后,他的门婿陈宗石已长到14岁,在他哥哥陈维崧的带领下,由宜兴来归德府投亲,侯方域的常氏夫人收留了他,并请了侯方域的好友徐邻唐为师。后来陈宗石中了进士,做了京官,就在侯府东园入赘了,侯家小姐就把这把桃花扇带到了陈家,便成了陈家的传家宝。陈宗石的儿孙重孙曾孙,一门五翰林,四代词馆家,名噪一时,这在河南省独此一家。

听讲完毕,我移步在“雅湘阁”、“兰亭会馆”和“炎黄家谱馆”前拍了几张照片,转身离去的当儿,在“耳房”一侧看到一行俊逸的行书:一缕轻烟一片云,一壶浊酒一席话。这,是我以往造访不曾察觉的,因而一时揣摩不出这轻烟这片云有何寓意,这壶酒这席话因谁而言。此时,一股清风吹来,吹落了紫荆花藤上一朵朵细碎的花瓣儿……

清风伴我游古城。接下来,我来到淮海战役红色纪念馆、南门口城墙、张巡祠、八关斋、应天书院。淮海战役陈官庄纪念馆内,一幅幅图片和物品,记载了革命烈士的英勇事迹,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古城南门口风景美的古朴,美的厚重,美的大气,突显“满目清风明韵,魅力商丘古城”;张巡祠的重建向后人展示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睢阳保卫战;古宋河畔的八关斋,八棱石幢,立于唐代宗大历七年,镌刻着颜真卿应邀而来,撰文并亲笔为举行八关斋会为田神功祈福,以报其解救睢阳危难的恩德,实乃“一代宗师昭后世,千秋盛世耀名城”;应天书院,中国古代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传颂着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经典……

清风伴我游古城,午饭后艺术采风活动继续,我们一行40余人来到火神台、燧皇陵、华商文化广场、商丘博物馆。商丘火神台,民间称火星台、阏伯台,它比东汉天文学家张衡在洛阳建的灵台还早上2300多年,是中国现存年代最早的观星台,对研究中国天文发展史是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燧皇陵隔路与阏伯台相对,相传为燧人氏葬处,燧人氏“钻木取火”的故事广为流传,以致商丘燧皇陵被确定作为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华夏文明之火”圣火火种的采集地,为传播商丘历史文化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华商文化广场与阏伯台连为一体,广场总面积65268平方米,共有4个主体工程:王亥像、万商广场、富商大道和三商之门,这里不仅是"商"文化的再现,也是新的旅游观光场所和地标;新建的商丘博物馆,又称“中国商文化博物馆”,是中国首座集中展示商文化历史文明的博物馆,也是充分展示商丘古今文明史的商丘市最大的综合性博物馆。

清风伴我游古城,我为古城抒心声。除此,我还能为古城做些什么呢?

作者简介:

杜素焕,河南商丘人,15岁开始发表作品,迄今为止在市级以上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诗歌200余篇(首)。2009年出版诗集《请把心灯点亮》,2012年出版作品集《劝人》,2019年出版小说集《白雾》,著有长篇小说《故道弯弯》《黄河滩》,纪实文学《母亲是个宝》,日记体长篇小说《抗疫三十八天》。现为商丘市作协秘书长,商丘木兰女子文学社社长。2018年被河南省作家协会特授予“全省作协系统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