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洛阳都市圈的逻辑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就洛阳都市圈的建设,我们在此前关于洛阳的新价值时代的文章中已经有所表达,主要的观点是:洛阳都市圈不是不能建,但是,无论是从城市空间演变、产业发展协同、交通一体化构建来看,还是从人口在区域内外的流动状况来看,目前洛阳的城市发展依然处于产业集聚阶段(至少在当地政府来看是这样的),甚至可以说,至少在五年内(另一个标准是洛阳的GDP超过8000亿甚至破万亿),既有中心城市自身的产业集聚和品质提升,都应该是洛阳城市发展的优先级任务。

在我们看来,洛阳的都市圈规划需要做相对中长期的打算和规划,或者说,洛阳都市圈对于现在的洛阳发展而言,是一个未来感比较明显的战略选择。

就目前官方发布的信息来看,河南省和洛阳市对洛阳都市圈的规划周期是2020年到2035年,其中2025年和2030年将是两个关键节点,也是未来洛阳都市圈规划中需要做出明确指标性安排的时间节点。

就2025年这一时间节点而言,按照今年3月份河南省委省政府出台的《关于支持洛阳以开放为引领加快建设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的若干意见》表述,力争到2025年,洛阳地区生产总值达到8000亿元,年均增速高于全省1个百分点以上,制造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超过三分之一;中心城区常住人口突破350万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突破70%,接待国内外游客人数和收入占全省比重均超过20%。

在我们看来,考虑到2019年洛阳地区生产总值正式突破了5000亿元大关,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2019年7.8%),2025年达到8000亿元应该没问题,而经过十年的发展,2030年突破万亿将是大概率事件,所以,河南省和洛阳市为洛阳都市圈的建设做出的周期安排和针对不同时间节点提出的关键性指标,还是比较务实的。

由此,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做出分析:2020年到2025年期间,对洛阳都市圈建设而言,可以说是培育期,主要目标还是做大做强洛阳自身,尤其是主城区的能级提升和品质优化,以及确立并加强洛阳在全球产业变革和城市格局中的核心枢纽地位,在这期间,所谓洛阳都市圈其实更大意义上是洛阳经济圈的概念;2025年到2035年期间,将是洛阳都市圈的快速发展和不断深化的时期,尤其是在2030年洛阳的GDP破万亿以后,对周边地区的都市化整合和一体化发展将更加深入。

当然,哪怕是在洛阳都市圈的培育期,洛阳新一轮的城市空间规划和一系列硬件基础设施、软性的体制机制改革以及是很多企业的市场运营,都应该将都市圈的中长期发展作为主要目标和关键诉求进行提前布局,这不但是洛阳都市圈培育和发展的需要,也是这些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市场机构未来实现更大综合收益的重要路径。

于是,另外一些比较有意思的问题就出现了,对一个都市圈的中心城市或者说准中心城市而言,都市圈化战略选择在城市做大做强的过程中将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所谓都市圈,和经济圈不同,要先有都市才有都市圈,洛阳高质量的都市化发展过程与洛阳都市圈的建设过程在未来五年内的匹配度到底有多高呢?

这些问题显然不仅是针对洛阳的都市圈之问,还是针对国内很多和洛阳类似并已经提出都市圈建设的城市发展之问。

我们的观点是,对于那些迟早要进行都市圈化发展的城市和区域(比如大多数省会城市以及像河南的商丘、江苏的徐州这样的非省会城市)而言,较早的做出都市圈化的发展战略甚至是规划,并由此进行面向中长期的城市和区域空间结构调整、基础设施布局、公共服务供给,以及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改革,具有充分的战略合理性和市场合理性,都市圈的发展战略客观上将成为中心城市和区域经济快速发展和高质量发展中可以利用的手段和路径——都市圈不仅是为中心城市的问题纾解而生,也可以是为中心城市做大做强而生,只不过,基于不同规划前提和发展阶段的都市圈建设的模式和路径会有所不同而已。

1、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不是洛阳的终点

今年3月,河南省委省政府召开了加快洛阳副中心城市建设工作推进会,并出台了专门的意见,明确提出:全面提升副中心城市综合承载能力,联动郑州打造引领全省发展的双引擎,加快构建洛阳都市圈,形成辐射豫西北、联动晋东南、支撑中原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新增长极。

在城市定位上,洛阳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与郑州国家中心城市错位发展,建设区域经济中心、全国先进制造业基地、全国重要综合交通枢纽、国际人文交往中心。

中原城市群作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空间单元,不仅在国务院批复的《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给予了重点关注,而且,在2016年底还正式批复了《中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对中原城市群的空间范围、战略定位和机制创新等做出了安排,可以说,中原城市群的发展已经是我国区域协调发展总体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直到目前,中原城市群的规划和发展都是河南省内中重要的城市郑州城市发展战略定位的最重要的国家战略依托之一,而郑州也可谓是中原城市群中最为闪耀的城市。

按照官方既有的规划和表述,依托于中原城市群发展战略,洛阳也可以说是在国家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获得了一个明确的战略定位,只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考虑到洛阳自身的经济体量和郑州市的强势崛起,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的定位之于洛阳的城市发展而言,战略存在感并不强——如果说谈中部崛起和国家的城市群布局必谈中原城市群,谈中原城市群必谈郑州,反过来,谈郑州必也谈中原城市群,那么,洛阳和中原城市群的战略关联无论是在洛阳当地还是在洛阳之外,认知度并不高。

所以,这次河南省委省政府高规格的再次明确要加快推进洛阳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建设,强调“跳出洛阳看洛阳,跳出河南看洛阳,跳出中国看洛阳”,从产业、文化、区域、开放等多个维度做出了很多具体的指导意见,并直接协调多个部门从全省的层面匹配了一系列具体的项目和资金支持,还是在很大程度上提振了洛阳当地和外界对洛阳新一轮转型发展和综合崛起的信心,甚至在海外媒体上也引发了一些关注,也让很多人再次意识到,哪怕是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衰落以后,洛阳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5000亿经济体量的中国三线城市的普通故事,而是具有明显的代表未来东方文化和中国城市复兴的城市发展故事。

另外,关于河南省这次针对洛阳的战略支持,在很多人看来,首先带有寻求河南省内区域协调和相对均衡发展的战略色彩,由原来的较多表现为“强省会”开始进入“双引擎”,其次还表现出河南省委省政府对一个经济大省过度依赖于省会郑州的隐忧,尤其是在郑州的经济增速一度开始低于河南省的平均经济增速的背景下,对洛阳的战略性支持也是河南省稳增长的重要内容之一,无论是从存量规模来看,还是从转型条件来看,还是从未来的创新空间来看,对洛阳的扶持应该都是性价比相对较高的选择。

从河南省整体的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竞争力重塑的角度来看,洛阳既有的装备制造业和文旅产业基础,决定了洛阳在河南新一轮的产业转型中的不可或缺性,而且,如果能够在省级层面给予更多的战略关照、基础配套和资源配置,至少在这两大产业领域将对河南省新一轮的产业结构的优化和提升形成实质性支撑,不仅在洛阳本地形成较大规模的集聚,还可以进一步带动周边甚至是全省的装备制造业和文旅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当然,对于洛阳而言,站在新的全国城市竞争格局来看,今天的洛阳虽然在河南省内依然保持了第二的位置,但是在全国的经济体量和影响力显然与这个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帝都不太匹配了,而现实的发展环境也决定了,单纯的依靠洛阳现有的经济体量和资源配置能力,也很难较大幅度的提升自身城市的能级,进入中国城市的前三十强,甚至谋求更高的位次。

在这种情况下,从河南省的层面调配更多资源,对新时代的洛阳转型发展扶上马再送一程就成了必要甚至是唯一的选择。

按照河南省《关于支持洛阳以开放为引领加快建设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的若干意见》,对洛阳的支持举措包括: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建设高端开放平台,支持中国(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洛阳片区开展负面清单外无审批试点,支持申建综合保税区,打造中西部区域性服务外包交付中心;支持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原产业创新中心;加强华夏历史文化保护传承,打造“东方博物馆之都”,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支持创建国家文化和旅游消费示范城市、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国际艺术品保税交易和展示中心;建设现代化高质量综合立体交通网络,构建便捷顺畅的都市圈交通网,支持建设郑登洛、郑巩洛城际铁路;建设生产服务型和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打造“一带一路”大型生产资料物流集散交易中心、全国领先的先进制造业供应链组织中心和现代商贸物流集散分拨中心。等等。

就这些举措来看,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全面开放、枢纽构建、全球视野、文化张扬等战略意图和转型逻辑明显,而且,如果没有河南省政府甚至是国家层面的介入,单靠洛阳自身,这些举措是很难实现的,所以,对洛阳而言,这将是一次历史性的复兴机遇。

引发市场和社会较多关注的另一个关键点是,在河南省主要决策者看来,无论是从战略认知上还是在实际发展中,至少在河南省内来看,洛阳的重要地位是包括郑州在内的其它城市所无法全部替代的,洛阳的转型和高质量发展,不仅是河南新一轮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河南经济增长的最重要的增长极之一,还将是推动河南新一轮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的最重要的引擎之一,至少从省内的战略表述层面来看,洛阳再也不用存在于郑州的阴影之下了。

不过,在我们看来,虽然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的定位是洛阳新一轮城市复兴和转型发展的战略定位之一,但是,这一战略定位,显然还不足以充分体现洛阳在新的时代变革和国家转型的大背景下所能够发挥的综合城市价值——洛阳之兴衰,不仅事关河南省域转型和中原城市群建设之成败,无论是从地理区位、历史文脉、产业基础来看,还是从新全球化、国际人文交流、文旅融合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方面来看,洛阳都具有更多元的赋能甚至是支撑国家重大战略推进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价值空间。

所以说,在我们看来,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的建设不是推进洛阳新一轮城市转型发展的战略定位的终点,甚至不是最重要的战略定位逻辑和关键词,也不是洛阳都市圈建设和发展中最重要的战略诉求,无论是针对洛阳新一轮城市复兴和转型发展而言,还是针对洛阳都市圈的建设而言,洛阳都需要在努力争取多元化的国家战略规划落地的同时,进一步立足于其自身独特的资源禀赋,找到更具战略能级和资源配置潜力的独特战略定位,以推动洛阳在更多领域和更大程度上全面融入时代变革和国家转型的主流框架和体系,为洛阳争取更多转型和发展资源的同时,也使得洛阳能够为河南省域发展、国家整体转型和时代新的变革做出更多贡献。

关于这一点,洛阳最直接的对标城市可以是西安。当然,在对标的过程中,不仅需要发现洛阳在国家战略布局和项目落地方面的短板(比如,国家级新区平台的缺失),还需要发现洛阳自身在经济发展、生态治理、空间布局、城市治理、公共服务等领域中的短板和缺失( 比如,这几年西安新媒体的发展不仅为西安的城市品牌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还实现了与当地政府的良性互动,凝聚了一系列城市转型发展的共识,甚至直接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

2、洛阳再定位是洛阳都市圈规划的前置性问题

在我们看来,截止到目前,洛阳依然是一个需要被唤醒和焕新的城市,在此背景下,通过多种主题和平台不断提升城市综合影响力,但也需要一个核心主题和平台推动洛阳城市转型发展的新的转折点的出现,就像中国另一个最重要的古都西安近几年的发展一样。

从2011年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举办,到2014年西咸新区获批国家级新区,再到后来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总体国家战略布局中的独特地位,甚至一个明星主政官员超常规的强势推进,还有当地政府和企业对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新一轮转型机遇的积极把握,以及新媒体传播环境对城市品牌营销前所未有的放大效应,这些都使得西安的历史人文积淀以及这些年来的辛苦努力,短时间内被激发,从而让西安成为最近几年来中国最受关注和最具成长性的城市之一,真正迎来了城市新一轮复兴和崛起的历史性拐点,而这种拐点和乐观预期的形成,正在并将继续构成推动西安新一轮转型发展的最重要的有利因素的组成部分。

相对而言,针对洛阳的复兴拐点和乐观预期还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虽然包括自贸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洛阳都市圈建设、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建设等在内的一系列战略规划、项目布局和平台建设,都在客观上对洛阳区域和城市发展的历史性拐点的到来提供了支撑,但遗憾的是,在很多人的眼中,洛阳依然是一个没落的古都,今天城市影响力与其历史地位依然存在明显的落差,甚至在河南省内,也不被认为是过去20年来的成功的城市发展案例,依然被认为是一个急需改变的城市。

就洛阳的转型发展而言,关键的命题我们在此前的文章(见《洛阳的新价值时代》一文)就专门分析过,文旅融合、城市更新、新区建设、都市圈培育、交通枢纽构建、全球开放、全域旅游、民营经济发展、国企改革、产业转型升级等关键词都是洛阳在新的时代背景和城市竞争环境下需要做出改变的地方,洛阳需要的是全面转型、全面优化、全面改革、全面开放,是推动转型的系统性解决方案,但关键点还在产业转型升级、城市治理提升、民营经济发展、创新创业活力、文旅融合发展、全面开放格局。

在我们看来,洛阳新一轮的转型发展既有中国城市转型发展中的普遍性问题需要面对和突破,还要清晰的研判洛阳的发展能够为中国的整体性转型贡献什么独特价值?能够为中国的全球表达和全球竞争力提升贡献什么力量?

我们知道,中部崛起、中原城市群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都是国家战略,在这些战略推进过程当中,郑州的角色和价值扮演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独特的,具有明显的不可或缺性,甚至可以说是这些国家战略的最重要的城市支点。那么,洛阳在什么样的国家战略中能够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并成为这一国家战略的最重要的城市支点呢?也就是说,洛阳城市的最独特的价值定位的来源是什么呢?洛阳除了要做好中国城市转型发展中的常识性命题之外,特色在哪里呢?

一般而言,一个城市的独特价值可以立足于已有的资源禀赋,也可以立足于后期发展中的创造性积累。就现在的洛阳来看,是中国乃至全球最重要的古都之一,但也不是唯一的,是河南传统的经济重镇之一,但在全国的经济格局当中,显然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其交通枢纽的地位显然也没那么重要,而且,无论是高铁、普铁、航空、高速以及互联网等,哪怕在河南省内也与其邻居郑州相差甚远,后来居上的可能性短期内也几乎不存在。

所以,洛阳需要先找到其在全国乃至全球城市格局中的独特定位,找到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中的独特地位,找到在中国新一轮的国家变革和经济转型中的独特地位。

截止到目前,中国所有发展得比较好的非省会城市,都至少有一个方面能够在国家战略层面扮演独特的和不可替代的角色,甚至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中扮演一个独特的和不可替代的角色,这些角色的扮演和作用的发挥,可以是通过当地的一个企业实现的,也可能是通过当地的一个园区实现的,也可能是由整座城市来支撑的。

比如,苏州在中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中的独特地位,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苏州工业园及相关企业在中国对外开放和全球产业链中的强势地位来实现的,小城义乌的独特价值则与其在全球小商品贸易中的不可或缺性有直接关系,阿里巴巴则为杭州在全球互联网经济格局中的独特地位提供了支撑,深圳就更不用说了,不仅在多个产业和领域表现出了不可或缺性,作为一个世界城市,更是形成了综合的不可替代的竞争优势,等等。

遗憾的是,过去这些年,包括洛阳在内,像沈阳、长春、大庆等一大批曾经的工业重镇,随着全球产业变革的不断深化,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曾经的其强势地位和不可替代性,还不得不面对很多存量优势资源被分流,进而使得城市遭遇边缘化。

在我们看来,无论是对洛阳都市圈的规划建设而言,还是对洛阳新一轮的城市转型发展而言,都需要重新找到并确立其城市不可替代性的内容——相对于“来了就不想离开”而言,洛阳可能首先需要解决“洛阳,非去不可”的问题。

比如,也正是基于对这一逻辑的洞察和思考,我们认为洛阳针对“国际人文交往中心”的定位,值得进行深入的专题研究,并作出具体可行的规划设计,通过5到10年的时间,寻求超常规的突破,并以此战略定位的引领推动洛阳新一轮的全面提升,包括洛阳都市圈的规划和建设。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针对洛阳新的城市定位,我们最近虽然尝试做了些功课和思考,但依然不敢贸然做出结论,所以,就留作以后有机会做更多研究后再说吧,也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一起就此问题展开思辨。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