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霸州的新价值时代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根据我们查阅相关区域的项目签约情况来看,仅在近期霸州市就有3个项目成功签约,其中,外资项目2个,内资项目1个。

具体来看,作为签约的外资项目之一,维龙软通智慧安平产业华北中心基地项目,占地250亩,总投资25535万美元,将与华为、腾讯、阿里、AWS、亚马逊、微软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及清华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国内外高校研究实验室合作,引入数十家有影响力的公共安全设备企业入驻,形成从研发到创新、从生产到销售、从物流配送到售后服务等完整产业链的地区总部。

另一个外资项目是金螳螂智慧建筑装饰华北供应链基地项目,占地200亩,总投资14125万美元,项目将围绕智慧建筑装饰产业链的六大核心业务板块,打造一个覆盖京津冀及雄安新区市场的建筑装饰全产业链及周边产品的销售中心、配送中心及培训中心。

签约的内资项目是河北住工建材有限公司装配式建筑构件生产项目,占地360亩,总投资15亿元,将在霸州市投资建设年产装配式建筑构件100万立方米、模具加工5万吨、干混砂浆5万吨的装配式建筑构件生产基地,全力服务支持雄安新区建设。

在我们看来,这三个项目可谓很好的代表和体现了在新的产业变革、城市转型和区域变局等综合背景下,霸州正在经历并将继续经历的区域和城市的战略重塑和转型发展逻辑:

其一,当地政府经过几年的严厉治理和强力推进,基本上完成了针对当地存量传统落后产业和产能的清退和改造,霸州的产业结构调整开始进入了“有破有立,以立为主”的阶段,而在立的过程中,除了表现出对新兴产业的执著追求外,在产业培育和集聚模式上,也鲜明地表现为龙头企业或平台型企业带动、全球资源配置、全产业链发展的特点。

其二,无论是入驻当地的企业,还是霸州市的地方政府,都非常清楚的知道,雄安新区和京津冀地区已经是其产品和服务的最重要的市场空间所在,立足霸州,意在雄安和京津冀,不仅成为越来越多入驻霸州的企业最重要的选址和运营逻辑,而且,这种新思维方式和战略认知,显然也已经成为霸州当地政府的普遍共识和价值认知,也是霸州在新一轮区域和城市发展中构建其区域和城市的新价值时代的最重要的战略背景和逻辑依托之一。

在我们看来,和全国很多地市级和县级城市一样,霸州也在经历新一轮的转型,这种转型既表现出当地政府致力于弯道超车甚至是换道超车的理想和冲动,也表现出在全球产业变革、国家区域协调战略、城市竞争新环境等背景下的小城市都会遇到的全球化和市场化资源配置的短板和局限性。

不过,面对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持续推进、雄安新区的渐入佳境、京津冀都市圈的产业布局和城市节点的重构,以及霸州截止到目前已经积累或者能够直接分享到的产业基础、人口流入、全国乃至全球性企业的落地等条件,霸州正在迎来一个属于自己的新价值时代,并可能以这种新价值的兑现,为正在迎来历史性变革和重塑的京津冀地区提供更综合的服务,进而以其独特的综合服务能力,兑现更多的基于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和都市圈培育和发展过程中的红利,从而使得霸州迈入前所未有的历史性价值成长周期。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次将“城市新价值时代”系列研究的目光投向了这个北方小城的价值演进逻辑和轨迹,给我们思考和洞察中国城市新价值时代以及都市圈培育和发展的逻辑,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可能适用于很多小城市的价值镜鉴。

1、依然被低估的区域和城市价值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一下,截止到目前,关于霸州的城市转型和区域价值的分析,很大一部分都是建立在对当地房地产市场的乐观预期和价值想象的(当然,从上一轮的城市化来看,房地产的繁荣成了评估城市价值提升的最显著的指标之一),而在针对当地房地产市场的乐观预期和价值想象的形成,主要的价值维度包括:

其一,从地理区位来看,霸州位于北京、雄安新区、天津三城核心区位,距离雄安新区仅仅15公里,按照新的区域交通网络的规划和建设,通达霸州不仅变得名副其实,而且,因其独特的区位优势,这里还成为了京津冀地区同时面向京津雄三个区域增长极的黄金枢纽,通过京雄城际,可以10分钟直达雄安新区,15分钟直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30分钟直达北京南五环,还可以通过津保高铁20分钟直达天津。一时间,霸州成为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和现代化都市圈发展战略背景下轨道价值论的最直接受益地区。

其二,随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在2019年9月25日正式通航,这个可谓是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并注定在全球航空和物流枢纽格局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战略级机场的落成(按照规划,到2025年,大兴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预计7200万人次,远期规划旅客吞吐量1亿人次以上,年货邮吞吐量200万吨,远期将达到400万吨),让包括霸州在内的空港周边地区的发展机遇不再仅仅停留在规划图纸上和观察家的口头分析中,而是已经并将继续体现在一系列的区域价值变现项目和事件中,其中当然也包括当地的地产市场的火爆。

其三,从2017年4月1日正式公布以来,经过三年多的紧张建设,雄安新区这个被党中央国务院寄予最高希望和期待的国家级新区,已经从前期的更多表现为城市规划设计、生态环境治理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阶段,进入了基础设施建设与公共服务配套提升、产业集聚发展和创新创业齐头并进的新发展阶段,进而对包括霸州在内的“环雄安”地区带来更加综合的影响。霸州的“雄安时刻”不仅已经来临,而且,正在体现在各个方面。

当然,对霸州的房地产市场而言,有利的条件还包括:当地优质的温泉和地热资源,使得当地休闲度假和康养文旅的区域属性表现突出,这为霸州在未来京津冀地区文旅市场的崛起、旅居人口的增长甚至常住人口的增长等,都提供了很好的独特资源支撑和生活方式支撑;随着当地政府在推动当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导入集聚和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等领域的连续多年的努力,截止到目前,不仅度过了区域转型发展中的“至暗时刻”和“危险时期”,而且,还构建了相对清晰的产业路径,并集聚了一定基础的产业规模,为接下来的无负担增长提供了可能。

应该说,这些分析都很有道理,也是最显而易见的区域价值增长逻辑,更何况,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土地和地产的价值提升与变现,本身就是区域和城市价值提升的最直观表现之一。

不过,这样的价值分析模式和路径之下所呈现的霸州的价值重估,基本上代表了霸州区域价值的1.0时代,而且,这样的区域价值分析模式和路径,也往往是最为“偷懒”的区域价值分析框架,无论是对于区域和城市的决策者而言,还是对于投资于当地或将要投资于当地的企业、机构和个人而言,如果过多的依赖于这样的显而易见的区域价值认知逻辑,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丢掉在这些地区所可能成就和兑现的更大的更综合的价值变现。无论是针对霸州的区域和城市价值的分析模式和路径,还是最终呈现出来的区域和城市价值结论,霸州都需要进入区域和城市价值的2.0时代。

在我们看来,从行政区划、自然地理、人口规模甚至经济体量等方面来看,霸州还是那个霸州——虽然在区域投资增长和产业创新力方面,霸州在其所属的廊坊市和河北省有着较为抢眼的表现,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持续推进,尤其是雄安新区的横空出世,让这里开始表现出新兴产业和地产开发的热土的迹象,但作为河北省的一个县级市,在更多人的认知中,这里依然是一个安静的中国北方的普通小县城,无论是其城市品牌的影响力,还是当地的综合区域价值变现,都没有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拐点。

这也是霸州正在经历的尴尬之一:外界关于霸州的城市和区域价值认知的拐点还没有到来,这使得霸州在推进其土地、房地产、文化和温泉等资源的价值变现时,与周边地区相比,依然存在被低估的问题,更无法充分分享该区域在中远期发展中的红利。

在此背景下,霸州就需要从多个维度,以多种形式,推进一轮关于城市和区域价值的新思辨、新定位、新传播和新实践,以向外界传递在当地正在发生的更丰富也更具根本性的变革。

2、超越地产开发的区域新价值论

按照霸州官方的表述,近年来,霸州市持续在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上求突破,大力发展县域经济,优化提升特色定制家具和都市休闲食品两大特色产业集群,加大电子信息、高端智能制造、新材料等新兴特色产业集群培育力度,同时,不断深化交通、生态、产业等重点领域对接合作,全力服务支持雄安新区建设。

未来霸州还将加快与临空经济区的互动,积极介入布局临空经济产业链,吸引国际高端产业要素,聚焦科技创新、高端制造、航空服务等产业环节,使临空经济成为霸州产业发展的新亮点。

具体到当地的两大特色产业集群而言,截止到目前,都市休闲食品产业已聚集益海嘉里、北京稻香村、达利食品、小仙炖、加州原野、海底捞等近40家食品企业,总投资超过120亿元,年产值突破30亿元,全市食品产业税收连续两年增速超40%,初步形成了龙头企业为引领,中小企业集聚发展的良好态势。

特色定制家具产业现有生产企业1670家,配套企业340家,年产家具8000万台(套),产品包括8大系列4000多个品种,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23亿元,从业人员37258人,上交税金3.5亿元(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2.5亿元,从业人员3.3万人,税收3亿元)。

尤其是都市休闲食品产业,其在当地的快速集聚和发展,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规划建设直接相关。

据介绍,华夏幸福采用PPP模式与当地政府联合打造的霸州产业新城,形成了都市食品、新型显示、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智能制造装备四大产业集群,成为霸州经济腾飞的新“引擎”。云谷第六代AMOLED、颐和中威精密机器、志盈机电、凯鹏智能液流器材设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项目落地,使霸州有望打响“中国制造”的崭新名片。

霸州产业新城能为入驻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为企业入驻提供行之有效的方案,协助入驻完成营业执照、土地指标、环境影响评价、规划施工许可办理等一系列工作,使企业工厂建设前期准备工作顺畅完成。

我们一贯的观点认为,以华夏幸福为代表的产业新城运营商为当地的转型发展带来的价值是综合性的,不仅体现在产城融合的发展理念和项目实践,而且,还将可能通过这种基于全球化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所实现的新兴产业在当地的落地、发展和集聚,进而为当地更加综合的产业发展和集聚提供更具想象空间的原生动力,从而让“从0到1,从1到N”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区域产业转型发展和产业生态的构建成为可能,让包括土地在内的区域和城市的资源实现持续的高附加值的价值变现。

在我们看来,包括霸州在内,无论是环京津冀地区还是环雄安新区地区,任何区域和城市的产业发展、区域转型和可持续的高质量发展,都不可能仅仅依靠对存量的产业承接来实现,这些面向区域中心城市的外溢产业承接的思路,在开始的阶段或许是有效的,但从长期来看,无益于区域和城市更具前沿性和引领性的竞争力的培育。对于霸州而言,在致力于承接区域内外溢产业的同时,更应该将基于当地独特资源禀赋和市场化发展平台进行特色产业链、产业集群和产业生态的构建,作为最重要的长期发展战略进行坚持和推进,将市场理念、逻辑和运作,作为区域和城市转型发展中最真要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当然,在我们尝试对霸州的现有产业结构和企业构成进行梳理的时候,不无惊喜地发现,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在当地已经成为最重要的产业和经济构成,虽然在整体规模和品牌影响力上来看,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已经并将继续作为霸州经济、社会、城市发展中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依托,也是霸州经济活力的重要体现之一,对霸州未来的发展也将产生深刻影响,也是我们在新的时代变革、区域转型、国家战略等综合背景下,理解和洞察霸州新价值时代的最重要的视角之一。

按照官方发布的数据,霸州现有民营企业29000多家,形成了以钢木家具、机械制造、现代食品、乐器制造和商贸物流为主的产业集群,产品达3000多种,其中近千种产品打入国际市场,为霸州创造了95%的税收收入和84%的农民收入。

另一个被霸州当地政府视为最具开发潜力和产业价值的独特资源是温泉。据介绍,霸州地处地热隆起带的核心区,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地热田,也是经国家认证的全国第八个温泉之乡,温泉水中富含的矿物质,钡、硅、锶、锂等各种微量元素齐备,极具医疗养生价值。

也正是基于丰厚的温泉资源、良好的生态环境基础,以及最近几年严厉的产业结构调整和生态环境治理新政所带来的环境改善,让我们有理由对霸州未来的休闲度假和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报以更多的期待。因与“华北之肾”白洋淀湿地相接,霸州积极建构一座湿地与森林一体化的区域生态系统,其森林覆盖率高达30%以上,被人们亲切的称为霸州的生态后花园;早在2017年,霸州就实现了针对钢铁的去产能计划,正式成为“无钢市”,现今主城区已基本无工业企业;围绕淘汰落后产能,当地政府更是一度关停“散乱污”企业2682家。

在我们看来,如果能够以更加综合的资源观和价值观来看待霸州丰富的温泉资源的话,温泉所能够为霸州带来的,将不仅仅是个别房地产项目的增值,更有可能通过这种稀缺资源的全域化、公共化、创意化和产业化利用,为霸州构建起包括休闲度假、康养旅游、宜居宜业等在内的现代城市标签和城市品牌形象,从而让霸州的温泉康养、休闲度假与秦皇岛的滨海度假、张家口的冰雪旅游、门头沟的生态旅游等一样,成为京津冀地区大文旅格局中重要一极,并为霸州当地进一步的输入型消费增长、人口增长和创新创业资源集聚提供支撑。

2019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到2022年,都市圈同城化要取得明显进展,阻碍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行政壁垒和体制机制障碍基本消除;到2035年,现代化都市圈格局更加成熟,形成若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都市圈。

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都市圈之一,霸州所在的京津都市圈对此国家战略规划的适配性显然是最高的区域之一,按照国家既有的战略规划和都市圈的演进规律,面对京津都市圈的不断发展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不断推进,霸州需要做出的发展战略思考和区域价值闭环构建,依然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但也需要我们对霸州的区域价值认知逻辑有进一步的思考,甚至是视野上的大调整。

在我们看来,要认识一个真实的霸州当下和未来,不仅要看到霸州已经集聚和正在集聚的一系列发展优势和独特资源,更要致力于发现霸州视角下的京津冀协同发展、京津冀都市圈培育、雄安新区的建设、相关产业变革、宜居城市建设等区域价值的故事和逻辑,以此才能来凸显霸州的独特性,从而与周边县市做出区分。

“你好,这里是霸州。霸州不仅是河北的霸州,也不仅是京津雄周边的霸州,还应该是具有高成长性的产业集群的生发地,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津冀都市圈培育和发展的重要支点之一,京津冀地区最具人居价值的城市节点之一,等等。”

这或许才是霸州在其新价值时代应该有的逻辑和宣言。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