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的新价值时代

文丨徐婷(MissXY创始人、方塘智库特约研究员)

2019年是第11个天猫双11,恰好是张新刚在义乌的第11年。他的客户来自中国、俄罗斯、以色列、马来西亚,甚至某个太平洋上的岛国。

这是义乌小微型跨国公司的真实样本。这座四面环山,曾经地贫人瘠的浙中县城,有数十万家类似的企业。区别于大型跨国公司,没有豪华的办公楼,也没有宏伟的财政预算,但他们将触角伸向几乎全球的每一个角落。

这座神奇的城市,2005年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小商品中心,这一地位保持至今。每年,有接近城市总人口数量一半的境外客商来到义乌淘金,比例上超过北京、上海。一些拉美的外商甚至以为这是中国最繁华的都会。

从任何一种维度上看,资源匮乏,人口数量不足北上广零头的义乌,都难以被称为一线城市。但是,如果从参与全球化的深度和广度来衡量,义乌堪称全球贸易“一线城市”。

“这是全球消费现状的纪念碑。” 英国卫报记者Oliver Wainwright曾如此评价这座城市。而现在,义乌故事藏着的,不仅仅是中国制造影响全世界的密码,还有中国数字经济浪潮影响全世界的密码。

1、万国创业潮

2003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一年多后,伊朗商人哈米第一次出现在义乌火车站。汹涌的人潮相互推搡着,车站的设施极其陈旧,一地的甘蔗皮。哈米来自北京的女友跟他一起,两人在日本留学时相识。他们从未想过会在义乌定居。

十几公里外,稠州路上的义乌国际商贸城一期刚刚投入使用,旁边是一片尘土飞扬的工地。但是,那里已经是全世界冒险家们的乐园。不同肤色,不同国家的商人在数以万计的商铺之间穿梭往来,把肥皂盒、首饰、针织品等一切你能想到的生活用品,用集装箱、轮船、飞机甚至肩背手扛运往全球的各个角落。不只一位外国商人说过,如果义乌突然从地球上消失,全世界的超市可能都将停摆。

如今,哈米在义乌最豪华办公楼时代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