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和讲述岭南大地上的另一抹乡愁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台湾建筑评论家汉宝德先生在其《建筑母语:传统、地域与乡愁》一书中,曾有论述说:“在上世纪80年代我曾在德国的‘罗曼蒂克大道’走了一趟,他们这些山城所保存的中古市街,可能与德国的浪漫情思有关。可是对我这样的陌生文化的客人,为什么同样具有吸引力呢?”

在汉宝德先生看来,“这种地方风情的国际性,促成了观光事业的发达,而且使得古建筑的保存与布景情怀非常接近,说明了土生文化的感应力量,不是用乡愁等字眼可以完全解释的。”他甚至断言:“对于地方风貌的珍惜是专业者的审美素养与对文化的尊重所形成的”,“这一切都出之于对人类历史的感情,或自然历史的真实”,“这是一种非常高水准的乡愁,却绝对不是通俗的,大众化的”。

在我们看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讨论,按照这个逻辑深究下去,针对非遗以及在本书中所涉及到的被我们暂且形容为“边缘的地区和边缘的自然、人文和历史符号”这些具有非常明显的土生性或者地域性的文化形态而言,至少是有两个判断值得重视:一是完全可以进行国际化表达,所谓地域的就是国际的,二是,这些“安静的风景和沉默的文明”并非想象中的只能被本地人所能够理解和欣赏,并据以此为傲,而是完全可以为陌生文化的游客所欣赏,并念念不忘。

这样以来,无论是对于广东文旅更丰富和多元化的转型发展而言,还是对广东更具国际化的表达而言,对这些风景和文明的呈现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既代表了对广东文旅价值的重新发现,也代表了对岭南大地的重新发现。

只不过,这种发现和讲述往往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1、以先验性的热爱为支撑的走访 

我们对走访者和写作者的一个基本要求是,面对一段历史遗存,在一般游客眼中也许就是一段残垣断壁,但我们要从内心深处去体会这些遗存背后所包含的厚重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面对一个朴实的非遗传承人,一般人看到的可能是其生活的窘迫和人生的多艰,但我们需要去读取他们内心深处对自然、生命和工艺的敬畏;听到一首颇为喧闹的民间戏曲,一般人可能认为那都是些不合时宜的旧词烂调,但我们要能够从中感受到丰富的人间烟火和社会传承。

是的,这些都需要先验性的热爱来支撑,并充满走进生命、人间、生活的冲动,还要有对历史和人文的敬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的去发现非遗背后的美,真正的去发现和讲述这些大地上沉寂多年的“最安静的风景,最沉默的文明”。

这也是我们对本次岭南大地的寻访的基本态度和要求。

很显然,这并不容易做到,不仅需要我们有一定的专业历史知识,还要有很好的人文修养和审美意识。而之前的经验是,纵然在专业知识上有所储备,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够在历史现场和自然环境中实现与历史、土地、自然的对话。而且,纵然是走访者能够满足专业知识、基本的人文修养和审美意识等条件,也不敢奢望于这些满怀热情地发现和讲述在社会上能够被每个人所理解和喜欢。

当然,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单纯的工业审美中解脱出来,也更愿意体验这些历史人文之美和天工造物的自然之美,新的消费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开始对这种充满地域性的角落化的存在,投注更多的关照和兴趣,越来越多的机构、设计师和工匠,基于对现代生活方式的精准洞察,创意出丰富的产品和服务,这又进一步推动了这些安静的存在越来越频繁地以越来越多的方式走进人的生活。

改变已经发生。在互联网和大交通的赋能下,不仅让这种审美可以超越时空的限制,也让这些“风景和文明”可以超越时空的限制。

在我们看来,这不仅体现着对现代人审美的一种解放,也体现着对一些传统边缘地区和城市地区的在地文化的一种解放,并终将带来一大批传统边缘地区、城市角落和底层社会的解放和绽放,并将重塑岭南地区的世界表达。或许,我们在这本书中所呈现的内容还不够丰富,还未能完全达到我们所希望的程度,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一些新的突破,让岭南大地上的另一种乡愁,为更多人所知所感所体验。

2、对“不一样的广东”的发现之旅  

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在这个每天都在发生大规模颠覆和重塑的时代,使得我们传统的分析改革的增量和存量的框架有些边界模糊——几乎所有的改革本质上都是增量改革,增量改革不仅影响新一轮的发展成果,而且,也是决定存量问题化解的根本因素,拥抱变化、适应变化将成为包括广东在内的中国省域文旅产业变革的新常态。

那么,广东文旅的增量又在哪里呢?

和全国的情况类似,在新一轮广东文旅产业的发展中,通过文旅产业激活的资源和地区,较多的分布于传统认知中最为边缘、最为遥远甚至是最为贫穷的地区。比如,无论是在深圳文博会,还是在广东旅博会以及广东文化和旅游投融资对接会的现场,来自非珠三角地区的政府、项目和企业都表现得异常活跃,考虑到这些地区稀缺的生态资源、丰富的文化资源,较多的获得了投资机构和消费者的兴趣,这样以来,通过文旅产业的发展,不仅为这些相对落后地区找到了新时代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路径和模式,客观上还为广东省的扶贫攻坚、乡村振兴、绿色发展等战略实践提供具体的抓手和载体,甚至可以说,文旅产业的发展,在广东有些地区所发挥的公共价值甚至超过纯粹的经济价值,虽然经济价值也很明显。

从投资机构和消费的角度来看,通过这些地区生态资源和文化资源的文旅化开发,将产生一大批面向新消费湿地的旅游体验和休闲体验,甚至是旅居的体验,也是新一轮广东文旅产业发展中最具时代性和创意性文旅产品和服务诞生的场景资源,上山下海,进村入户,民俗非遗,等等,开始成为广东文旅新发展中频繁被提及的关键词。

具体的例子之一是,在最近几年广东大力推进的南粤古驿道的保护传承和文旅开发中,就直接牵涉到大量的落后地区的村落资源的保护和开发,通过南粤古驿道这一线性文化遗产的文化价值赋能,以及一系列文创大赛、体育赛事以及古驿道的修复等项目安排,创设了丰富的文旅产业和服务供给,并开始走出广东,走向全国乃至国外,这不仅大幅度提升了当地人的文化自信,颠覆了传统的贫富认知和心态,还直接推动了当地脱贫,并有效地避免脱贫后返贫现象的发生,为这些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

也正是基于此背景和逻辑,我们这一本《乡愁里的广东》的系列寻访和思考,在之前较多的聚焦于村落和乡村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到更广泛的领域,甚至可以说是更角落、更边缘的一些地区,比如,南粤古驿道、非遗、美食、海岸线等,以及这些文旅元素背后鲜活的历史人文故事。

在地的,就是世界的。在我们看来,这些岭南大地上最安静的风景、最沉默的文明,虽然在广东上一轮的文旅产品和服务供给中很多都不是主流资源和强势IP,但是,在新一轮文旅融合和产业转型的发展过程中,这些资源和元素的重要性正在快速提升,原生性和独特性的价值正在凸显,围绕这些资源和元素所展开的文旅产品和服务的开发和创意,不仅让广东文旅产品和服务变得更加丰富和有层次感,也更多的体现出在地文化的丰富多彩和人文魅力,不仅让广东文旅产业的区域分布变得更加均衡,也在很大程度上为广东非珠三角地区的综合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不仅让广东文旅的本地消费链条进一步拉长,也将推动广东文旅以更具特色的品牌形象和创意产品体系走向世界。

当然,如果你对这些相对严肃的产业问题不太感兴趣的话,也没关系,那就通过这本书,和我们一起来一次“不一样的广东”发现之旅吧!

“我们行走世界,只为找一条回家的路”。当我们的旅行越来越重视对大地之厚重和丰富的探寻,越来越重视对远方之诗意和极致的感知,越来越重视对历史之复杂和无常的追问,越来越重视对人文之脉络和传承的发现,越来越重视对社会之秩序和变迁和洞悉,我们对目的地的界定也就再也没有清晰的边界,我们对寻访路线的选择再也没有明显的依赖,说走就走,为抵达而抵达,为发现而发现,在不确定性中和被人间遗失的繁华之地,完成自我放逐,或者自我回归。

最后,非常感谢广东文化和旅游厅的领导和同仁一如既往地给予我们最自由的创作空间,让我们完全按照自己对广东的理解,对中国文旅的理解,进行最大尺度的表达;也非常感谢在我们的走访过程中给予我们支持和方便的广东文旅系统的同仁们,有的甚至以最原始的交通工具将我们带到了那些人间的尽头和陆地的边角;还要感谢那些我们在寻访过程中偶遇的那些人、事、生活场景、日出日落和鸟叫虫鸣,是他们让我们自己有时候都感慨,自己的笔下竟然能够流淌出那么优美的文字。

还要感谢社科文献出版社的编辑,包括本书在内,在“文旅中国丛书”的出版中,不但表现出一贯的专业能力,还对我们时紧时慢的无规律的节奏给予了最大的包容。

当然,还要感谢我们方塘的同事们,尤其是冯嘉、张月、程小红、徐威威等,他们直接参与了本书内容的策划,并实际参与了走访、写作和编辑。当然,这本书里还体现了方塘团队中每一个人的努力和信仰:守正出奇,宁静致远,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