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期待营商环境成为商丘的一张新名片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此前,我们在关于商丘的研究性文章中,基于商丘已经具有的交通枢纽优势、人口规模红利、国家战略布局、文旅产业崛起等,对商丘未来五到十年的快速增长预期以及新一轮的转型发展提出了至少四点基本的乐观研判(详见《商丘的新价值时代》一文)。

但是,在这个颠覆和重塑每天都在大规模剧烈发生的时代,乐观的研判也时刻会遭遇不确定性的冲击,这种冲击既有可能来自类似本次武汉疫情这样的全国性乃至全球性的“黑天鹅”事件,也可能来自区域和城市内部的地方性发展失误。

所以,无论一个地区和城市的资源禀赋与历史机遇有多好,其经济快速增长和高质量发展从来都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发生的,而是需要在政府与市场、产业与城市、战略与执行、国际与国内、社会与资本等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调和与决策博弈中找到最佳的平衡点,需要包括地方政府在内的直接利益相关者以最饱满的开放热情、最坚定的改革勇气、最敏锐的专业判断、最专注的创新精神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剧烈变革时代中为城市和产业的发展锁定一个又一个确定性,最终找到一条通向繁荣和美好未来的道路。

在新时代的区域和城市发展与竞争中,应对冲击,创造确定性,并获得可持续的高质量的发展,最重要的战略关键词或者说行动抓手之一就是营商环境。

中国区域和城市竞争的主战场和主要表现,已经从唯GDP论到既看重经济增长速度更看重高质量发展的阶段,这种情况下,围绕营商环境的优化的竞争成为主战场,也成为区域和城市改革发展的最重要的战略和工作抓手之一:只有营商环境的改善才能从根本上并在更大程度上激活经济发展的活力,推进高质量的招商引资,实现高质量的创新创业,为区域和城市的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升级提供根本性馋的长久动力。

在我们看来,营商环境的不断优化,已经是像商丘这样的后发地区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寻求“弯道超车”和“换道超车”的必然选择,对商丘而言,面对新的区域和城市竞争环境,需要尽快让营商环境成为城市的一张新名片,就像通达和枢纽之于商丘一样,甚至更加直接和重要。

1、营商环境已经成为新一轮区域竞争的突破口

从这一轮区域竞争的特质看,拼GDP、搏“体量”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秀“内功”、拼“内涵”,其实就是软实力的竞争。营商环境,事实上已成为新一轮区域竞争的突破口。(详见方塘智库《罗建颖:区域竞争的新格局与宁夏的战略选择》一文)

在罗建颖先生看来,从管理经济学的角度看,营商环境体现的是以政府管理效能为核心的综合竞争力;从比较经济学角度看,优化营商环境主要通过降低制度性成本,从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如果说,九十年代区域竞争靠的是土地、原材料、劳动力等低成本优势,新世纪头十年比拼的是园区和地产经济,主要是“五通一平”硬件、税费、水电气运等成本优势,那么,现在区域竞争比拼的仍然是成本优势,只不过这种成本优势,不再是区位交通、资源能源、硬件设施了,而更多是投资创业的制度性成本,以及城市活力、创新生态、文化感召力、公共服务资源等软实力上。

罗建颖先生认为,营商环境体现的是以成本控制为核心的综合实力,不是通常所理解的“放管服”,不是“简政放权”,也不是狭义的投资环境,它体现的是一种“软性”竞争力,体现的是区域活力、创造力、可持续发展力,既是区域经济、社会、文化、生态长期厚植和积淀的结果,更是市场、科技、制度、环境优化配置、高效组合、融合共生、相互涵养的结果。营商环境的竞争与较量,看似和风细雨,但绵软中谍影重重、暗藏杀机,竞争较量异常激烈。

在我们看来,这些思考和论述对包括商丘在内的很多地区和城市来讲,具有直接的启发性,而且,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以政府投资和地产开发为主要动力的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这不仅是因为投资的逻辑发生了改变(比如,投资越来越需要与产业转型紧密互动,越来越需要与创新项目运营结合起来,无论是发展产业还是创新项目运营,显然都不是政府所擅长的,甚至也不是政府应该主要做的),还因为地方政府的投资能力和规模越来越难以满足新时期对投资能力和规模的需求(比如,很多项目动辄就是50亿、上百亿,甚至千亿的投资,如果仅仅依靠政府的财政资金,哪怕是在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难以做到的,必须依靠市场化的资金配置通道),对区域和城市发展来讲,既要立足于当地的资源禀赋,还要寻找到尽可能多的资金和最优秀的运营团队,只有这样才能将本地的资源优势转化为产品优势、产业优势和经济后发优势,转化为区域和城市的综合竞争力,为当地民众以及外来的消费者带来福祉。而这背后,都对区域和城市营商环境的优化提出了必然性和迫切性的要求。

2、优化营商环境是商丘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截止到目前,随着多条国家干线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建设通车,事实上等于国家出资为商丘建设布局了最强势的基础设施配套,让商丘天然的地理区位优势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大交通枢纽优势,从一个中原内陆城市,至少从通达性上成为了一个区域中心城市甚至是国家区域中心城市,对绝大多数城市而言,这绝对是可望不可及的历史性和战略级的超级资源配置,其背后可能带来的发展红利是显而易见的。

但一系列的新背景和趋势同样需要商丘有所洞察,并转化为一系列最新的决策、投资和实践。

比如,在基建投资仍是托底经济的重要手段之一的背景下,技术创新引领的传统基建向新型基建转换已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推手,智慧城市亦是承载新基建的核心载体。而智慧城市建设的趋势不仅表现出数字孪生城市与现实城市同步启动规划、建设和管理的特点,还表现为通过统一、共享的时空大数据平台将实现跨层级、跨区域、跨行业的协同管理和服务,而且,围绕智慧城市建设和运营,产品和服务供给的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在网络层、平台层、系统集成等领域越来越表现为由头部企业主导,中小微企业将通过融入头部企业打造的产业生态体系谋求发展。基于此背景,很显然,在以智慧城市为代表的新基建的投资、建设和运营中,商丘需要尽可能多的引入最优秀的企业和机构。

再比如,商丘当地的产业发展也变得更加多元化,在推动本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承接外部传统产业转移的同时,还需要同时结合最新的技术和产业趋势,进行相应的布局,从而打破了对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路径依赖,更多的回到产业发展的本质上来,解决就业对有些产业是重要的价值体现,但将有更多产业不以解决就业为优先导向。这样以来,商丘的产业转型升级,毫无疑问就需要更多的创新创业的支撑。

在我们看来,营商环境的优化正在成为所有区域和城市现代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最直接体现之一,并将直接影响区域和城市的产业集聚、产业转型和创新创业,进而对整个区域和城市的经济增长速速和发展质量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区域价值的综合提升和变现,传统的区位优势和基础设施等虽然依然重要,以智慧城市为统筹的新基建布局,以教育、医疗、文化等为代表的公共服务供给的规模和质量,以改善营商环境为重要表现效果的包括政府改革在内的一系列改革创新等,正在成为影响一个区域和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关键因素,甚至是决定性因素。所以,优化营商环境也就成了新一轮城市竞争的最重要的战略抓手。

就目前的商丘而言,围绕营商环境的优化,至少有几点是可以进一步考虑的:

其一,从思维方式转变和战略顶层设计上做出回应,将营商环境的改善和优化,转化为所有部门所有机构甚至每一个居民最基本的决策、服务和生活的共识,将营商环境与区域和城市高质量发展之间的战略必然性关系进一步阐释给尽可能多的人。比如,国家区域中心城市的定位和建设规划,本身就是营商环境优化的直接体现,战略研判、战略规划和战略执行能力,无论对哪一个城市而言,都已经是营商环境优化的最直接的体现之一,对此,商丘的主要决策者显然是清楚的,但具体到每一个部门、每一个机构,以及当地的老百姓又有多少是真正清楚呢?哪怕有这种认识,但在工作和生活中,又在多大程度上内化为一系列行动了呢?

其二,基于营商环境优化做出具体的高效的改革推进,快速化解一些现实问题和矛盾,哪里是企业不满意的,就从哪里改,甚至让企业和企业家的感受直接成为营商环境改善的评价标准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针对一些区域和城市营商环境的排名,哪怕是参照了国际上最通行的标准和体系,在具体到对某一区域和城市的营商环境评估的时候,都难免存在片面性和不适应性,有一定的价值,但也要看到背后的局限性,尤其是过多参照一些所谓的国际标准,因为按照这些标准,很多时候整个中国的营商环境排名都是不高的,但中国经济的发展却一直保持领先,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背后,有很多隐蔽性的运行逻辑和规律,虽然未必符合国际标准,但却能够带来效率的提升。

对于商丘这样的城市而言,倒是有两个参照系是比较直接的,一个就是直接听取企业和企业家的意见和建议,做出有利于企业发展和成长的配套性的改革创新,另一个就是有选择性的对标国内公认的营商环境最好,经济发展尤其民营企业发展最具活力的区域和城市,比如深圳、杭州、苏州,看这些地方是怎么做,然后结合商丘的发展阶段,进行务实而精准的突破,进而让商丘成为营商环境的高地和标杆之地,不仅分享因营商环境的改善而带来的企业发展红利,还要让最好的营商环境成为商丘的一张名片。

其三,将营商环境的优化与城市的新基础设施建设、开放平台建设、城市空间优化、产业园区建设、乡村振兴战略、生态环境治理等具体而重要的工作结合起来,让营商环境的优化变成实实在在的发展便利,变成针对企业的服务,变成对企业和企业家的有形的尊重和支持。比如,通过自贸区的申办,客观上将进一步完善商丘的开放度和开放平台,本身就是营商环境改善的重要依托;再比如,高质量的城市中央活力区的建设,本身也是营商环境改善的一部分。

在我们看来,营商环境的改善不仅体现为条文化的体制机制改革,也不仅表现为政府层面的“放管服”改革,也不仅体现在对一些隐性垄断甚至是腐败的治理,还可以体现为现代化的先进的平台和空间的打造,这一点,对商丘来说,也很重要和必要,也是与其城市发展阶段具有高度适配性的举措。

变革已至,未来已来。就我们一直认为的,商丘已经迎来了一个历史性的新价值时代,无论是从基础设施的配套,还是建设国家区域中心城市的战略定位的确立,还是既有的几大千亿级产业集群的构建,还是快速增长的居民消费水平,甚至包括依然处于快速增长周期并被长期看好的发展前景本身,等等,这些方面都意味着,面对新的区域和城市竞争环境和逻辑,商丘如果能够以更大的决心、勇气、力度,战略性的策略性的节点化的推进营商环境的改善,一年为期,两年为期,五年为期,十年为盼,步步为营,相信商丘将会迎来更快的经济增长速度和更高质量的发展。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