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为什么创新总是发生在都市圈?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对于中国区域协调发展而言,好消息是,以云南、贵州、西藏、江西为代表的传统落后省份,经济增速连续多年领跑中国省域经济增长,不仅让这些省份的经济体量越来越大,直接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而且,在客观上成为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的重要拉动力量,改善了中国区域发展不均衡的局面,国内版“雁阵模式”的出现,也让中国经济空间战略纵深大的潜在优势得以发挥。

坏消息是,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类似,决定经济发展质量和未来成长性的创新的发生,正越来越多集中于大都市区,尤其是成熟的都市圈,创新成果在头部区域集中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就连之前普遍存在于大城市和其它城市间的创新成果异地转化现象也在减少,创新就近溢出的效应凸显;至于对经济发展有着巨大影响的创新性平台型企业的出现,更是几乎无一例外的集中于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如此以来,考虑到全球产业和经济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我们常规预期中的后发地区的后发优势或将很快被稀释,无论是增长速度,还是发展质量,区域之间的落差将可能再次拉大,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格局甚至可能走向固化。

这对于中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推进来说,显然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也是一个需要提前做出应对的问题。

当然,如果仅仅是更多的创新越来越发生在都市圈,对于中国的中西部地区以及这些年发展受到严重挑战的东北地区而言,或许未来并非完全是暗淡的。毕竟,随着一些区域性中心城市的极化发展和崛起,都市圈化也已经成为这些地区城镇化特征之一。这些地区的都市圈发展虽然没有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地区那样成熟,能级也不够高,集聚的创新要素也不够丰富,但也未必完全没有机会。只不过,对这些都市圈和地区而言,需要尽快清楚创新在都市圈不断发生的内在机制,并积极主动的构建区域性的创新生态体系。激发更多创新在这些都市圈出现,当成为这些都市圈规划和培育的核心逻辑之一。

比如,对这些都市圈和后发地区而言,比较理想的状态是,希望创新也可以较多的出现在这里,至少在某些当地具有独特资源禀赋的领域能够出现较多的创新成果和模式,并通过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拓展,构建针对某一产业的创新生态;虽然在硬科技领域的创新无法与成熟的都市圈相比,但在一些基于特殊应用场景的集成创新或服务模式创新可以期待更多突破;当然,也不排除随着大交通、互联网的普及以及数字化办公的流行,基于后发地区独特的文化和自然资源以及更优的人居环境打造,尽可能吸纳创新人才回流甚至反向流动,或吸引一些创新人才和团队以旅居的状态实现本地化创新成果转化,也不失为一种策略和选择。等等。

1、中国创新的都市圈时代

和很多词语一样,创新一旦被过于广泛或泛滥的使用,这个词本来的含义和准确的定义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也就越来越没有人去关注创新准确的含义了。

于是,很多时候被我们冠以创新的东西可能并非真正的创新,所以,当我们尝试对创新与城市和区域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专门思辨的时候,就需要做出一些基本的界定,并找到一些大家公认的标准,还要对创新的趋势做一系列专业的研判,以此来判断哪些是真正的创新、哪些仅仅是创新的受益者、哪些创新与城市和区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等。

比如,对一个城市和区域而言,拥有上市公司的数量、以院士为代表的创新人才数量、国家级科研中心和科创平台的数量等,是评估其区域和城市创新性的重要标准构成,还有就是拥有专利的数量以及独角兽企业的数量等。

按照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的统计,我国62%的上市企业都聚集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地区,北上广深杭5个城市产生了全国88%的独角兽企业,已经受理上市的200多家科创板企业中,前10大城市占了61%。

这就意味着,至少从上市公司和独角兽公司的分布来看,互联网并没有让创新的世界变得扁平,恰恰相反,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才是创新的真相。

正如前面提到的,基于对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期待,我们当然会继续关注创新集中的趋势未来是否还会持续下去,或者说在多大程度上继续下去。而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对创新的发展趋势有所洞察。

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的观点认为:首先,模式创新、渠道创新的空间越来越小,技术创新才是未来主要突破点;其次,头部企业领跑趋势越来越突出,在我国从大型企业平台“分拆出来”、估值超过100亿的独角兽,就超过15家,比如,字节跳动孵化出今日头条、抖音等,阿里更是有个“大型动物园”,蚂蚁、菜鸟、飞猪、盒马、咸鱼一应俱全;第三,技术融合、跨界集成也表现得越来越突出,技术和产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而这些趋势特征都指向一个事情,那就是:创新越来越依赖于大都市这个竞技场,而且在集中和扩散两种效应的共同作用下,指向都市圈。

为什么是都市圈?

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给出的答案是:创新来自于有自由思想碰撞和高质量对话的地方,来自于有系统性创新生态的地方,来自于有丰富落地场景的地方,都市圈核心区有高质量人才的集聚,外围有广阔的发展腹地和完备产业的链条作为支撑,可以很好的形成“创新尖峰+产业高地”的发展模式。

该研究院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北上广深的很多技术转移,原本都是在城市间相互流动,但是向周边转移的现象逐步增加,比如,近三年来,北京医疗器械领域的400多项专利转让,有一半发生在城区向都市圈周边地区转移,“也就是说,创新的都市圈化趋势凸显,可以说创新进入都市圈时代!”

而且,这样的现象不仅发生在中国,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05年至2017年,创新就业岗位90%以上的增长,都被第一梯队的都市区承包了,并认为美国的区域创新鸿沟已经达到历史的极限。

2、创新生态的构建是都市圈创新的关键

关于创新的密码,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提出四点:资本有活水,创新有源头,产业有链条,服务有配套。

所谓“资本有活水”,以生物医药在长三角的创新为例,长三角不仅有钱,还愿意在生物医药领域投钱,和2000年相比,2019年的生物医药上市公司已经明显聚集到了长三角和珠三角,以至于在2019年申报科创板的40家生物医药企业中,有20家在长三角,占了半壁江山。

而且,长三角的生物医药园区和论文发文量都是顶尖水平的,人才培养一流,园区建设一流,成果产出也一流,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创新有源头”,产业链的完整性也是如此,长三角可谓优势明显。

至于完善的周边服务,更是被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的研究员形象地表述为:对一个科研人员而言,当你饿了,你可以美团外卖,当你病了,你可以美团买药,当你乏了,你可以美团K歌,在服务这件事上,长三角说,成年人不用做选择,周边服务全都能满足,还特别有温度。

这样以来,在长三角其实就已经完成了完善和成熟的创新生态体系的构建,这里不仅有多元化的新物种,还有多样化的创新群落。

在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看来,企业是创新的主体,要想打造好的创新生态,根本还是要从企业全生命周期的视角出发,根据企业各阶段的发展需求,提供“平台+资本+赋能”的一条龙服务。

以武汉光谷为例,按照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的统计,在武汉光谷科技产业园就有近20家,其中孵化器有近60家,众创空间接近100家,各类创业服务机构接近1000家。在这里集聚的高新企业数量已经达到2300多家,占到湖北省总数的1/3。

在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2019年度国家高新区评价结果,武汉光谷综合排名位列全国169个单位的第4名,比上一年前进了一名。新冠疫情终会散去,相信擦去蒙尘、九省通衢的武汉依旧会熠熠闪光。

所以,在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看来,“依托多元物种、构建雨林生态、形成创新尖峰,这是当前和未来都市圈创新的关键。”

当然,创新之所以越来越多的在大都市区和成熟都市圈产生,还有一个原因是,随着中国城市化发展,都市空间内正在提供更加丰富的,更具消费潜力的场景资源,这使得基于某一新技术所构建的产品和服务,能够快速链接到海量的消费,以此实现产品和服务的扩张,并为这些产品和服务背后的企业快速成长提供除技术之外的强劲消费动力,并通过与消费者紧密互动,不断实现产品、服务和企业的迭代升级。

对此,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的观点是,硬核科技、智能经济将成为这个时代的翘楚,没有核心技术万万不行,但是只有技术远远不够,“如果你是一家AI企业,你要知道,仅仅在人脸识别领域,2015-2018年的新创公司已有50多家宣布倒闭”,越来越多的猪从风口上掉下来,现在全世界的风向都一致了:天使回归理性、技术回归场景。

那么场景如何去找?去哪里找呢?该研究院提供的场景故事之一是:这里是上海,也是世界玻璃幕墙建筑最多的城市之一,1.3万栋,而中国的大城如此之多,玻璃幕墙面积占全世界总量的80%左右,可能的脱落、炸裂,是隐藏在高空中的“不定时炸弹”,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云幕墙”算出哪块玻璃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接着派出无人机进行巡查,爬墙机器人做好复查,甚至修复。

“不仅如此,今天我们有多少亿玻璃要上云、多少亿灯杆要变得更智慧,明天我们脚下的座椅会不会成为健康管家?我们每天用的笔会不会成为新的智慧中枢?场景,可以在你每天所见中寻找,大国大城里有无数这样的场景等你去颠覆。”

谁说不是呢?这就是今天的大城市之于创新的价值体现之一,这里有多少困难、危险、和痛点需要解决,这里就有多少创新的机会等待实现。

(注:1月13日,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美团研究院、亿欧智库、均衡博弈研究院在北京主办了主题为“星系2020 预见2030”的新经济朝阳跨年会,以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顾强博士为代表的30多位青年科学家发表演讲,对大变局时代的全球产业变革、中国经济转型甚至具体的竞争赛道提出了专业思考和洞察。本文部分观点和内容来自于现场演讲,并经授权发布。在此亦对主办方表示感谢。)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