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的真相及商丘产业互联网的未来

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2019年应是我国真正意义上的产业互联网元年。

这年,中国各行各业对产业互联网开始愈发重视,大致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这几年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控,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转变,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这一经济新常态下,传统行业遭遇了市场环境、营销环境、消费者结构、传播形态等系统级、生态级的危机,诸多问题亟需破解。

二是,基于农村尚未被挖掘的互联网用户,近几年其用户数量有了缓慢增长,但之后出现陡然下降的现象。根据《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2018年互联网用户增长了4607万,但是截止到2019年9月,全年的互联网用户只有1.3%的增长率,仅仅增长了238万,且整个线上用户的使用时长也在不断缩短。这便意味着,尽享人口红利的传统消费互联网已严重触底。

这时,一个线上,一个线下,两者相互结合,产业互联网开始广泛受到关注。而产业互联网的繁荣对尤其是二线以下以传统产业为生的城市地区或企业来说,将有着更重要的价值和积极意义。

比如,商丘近几年在国家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已全面开启产业的转型升级。但是,(传统)产业如何更出彩,以进一步推动商丘经济社会的全面高质量发展,仍是当下要破解的难题。这时,在产业互联网盛行的当下及未来几年,商丘则有了发展的新机遇。但是其又如何借此发力?这便不仅要厘清产业互联网概念的真相,还需进一步阐释它们彼此赋能的深层关系。、

1、产业互联网的真相

产业互联网于我国开始的时间并不晚,早于2000年该概念就已被引进国内,而且也曾有少数企业或城市地区尝试走这条路。但是,在当时正处于消费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期,我国还是普遍走上了一条与美国互联网发展初期相似的单一消费互联网道路。直到这几年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消费互联网流量触碰天花板的现实需求下,产业互联网才真正受到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但是这时,关于产业互联网的主体属性问题则又存有争议了。甚至许多城市地区或企业在没有厘清什么是产业互联网时便匆忙布局,结果失望而归。

比如,腾讯实现了互联网用户的成功“留存”后,开始入局产业互联网,高调宣布开启产业互联网的征途。典型案例之一是,它与云南省政府在文旅产业方面展开全面深度合作,推出“一部手机游云南”,助力云南文旅产业在资源整合、效率提升等方面全面升级。

然而,有专家便对腾讯与云南合作构建的“一部手机游云南”提出质疑,称其仍然是在消费互联网背景下架起的大型网上“购物中心”。后又有学者就此案例解读称,产业互联网既不姓‘产’,也不姓‘网’,而是主要解决架构问题,具体运用通过对接方式完成,之后由具体的产业来表达诉求,并由腾讯来提供技术支持。

显然,这与目前普遍讨论的“产业互联网姓‘产’,还是姓‘网’”的主体属性的问题背道而驰。比如,互联网高管、投资人吴起在其著作《产业互联网》中就提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逻辑是产业,即产业互联网本质上姓‘产’。对普罗大众来说,基于对消费互联网的认知,也会顺其自然地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逻辑应是产业。

从目前社会上给产业互联网概括的定义来看,主要是在垂直行业里处于产业生态各节点上企业依托互联网和数字化技术形成的新型协作网络。本质上就是在将各个环节串联起来形成闭环的前提下,提升各个传统行业的效率,并重塑其消费体验。

比如,生产制造业的智能制造和效率提升,服务业重塑消费体验和效率提升。这时,产业互联网的适用对象基本就包括了传统制造业(也可单指工业互联网)和服务业(更倾向于生产性服务业)两大类。当然,也可以是两者结合而成的传统制造业的服务化。

不过,在我们看来,对产业互联网姓谁名谁的争执问题并不是主要的,其核心价值应是能否解决一如文章开头所提到的两个核心问题:一,产业互联网能否以及如何更深刻地影响传统产业的升级,帮助传统产业摆脱其与信息产业之间的隔阂问题;二,基于为消费互联网企业或平台的现实需要,产业互联网如何更好地成为其再次涅槃重生的重要着力点。

除此之外,产业互联网助力产业发展的同时,也将是让城市地区或企业褪去浮躁甚至脱去资本的外衣,以工匠精神回归产业(产品)、良币驱逐劣币的重要转折点。

2、产业互联网之于商丘

自产业互联网于中国开始发展至今,从生产制造、供应链流通以及个性化消费三方面,已发展出主要的三股力量:早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比如,国内制造业龙头企业(海尔制造业,华为、腾讯、阿里巴巴等云服务企业,主要是生产制造端的数字化升级);垂直B2B平台,即流通端的数字化升级,也是交易型B2B平台,比如,上文提到的腾讯与云南合作在文旅产业架起的“一部手机游云南”,重塑效率和消费体验;再者,便是C2B消费平台,个性化的定制企业,这也是目前大家对产业互联网的普遍理解,由消费端逆向驱动生产制造的数字化升级,即从消费端(产业下游)向生产端(产业上游)的转变。

不过,不论从城市地区的产业转型升级还是企业在产业互联网上的新探索,我们目前主要集中在以上提到的第二股力量,即传统产业追求流通、交易方式的改变,而个性化定制虽已盛行,但是尚未形成普遍现象。至于提到的生产端的改变,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

比如,像商丘这样的三线及以下的城市或地区,其农业根基还太深,工业发展处于上升转型期,但是人口基数大,消费需求比较旺盛。我们认为,其产业的互联网化,或者互联网与产业的结合将推动两者信息进一步走向对称,尤其对流通端的数字化升级大有裨益。

不过,根据之前我们对商丘的互联网调研,与当地一些负责人进行交流发现,其对产业互联网的概念以及背后所蕴含的功能价值的认识还不够普遍。所以,我们认为,在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和从传统互联网向智能互联网转变的今天,商丘不仅要注重互联网在产业中的技术使用,而且还要首先普及产业互联网的相关知识。比如,开展这方面的知识培训,包括线下集中学习,以及线上授课等,让新的信息技术知识广泛进入三线城市。

在这一前提下,从商丘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认为,商丘在产业互联网方面至少在以下两个产业值得重仓:

一,农业的互联网化。商丘甚至整个河南省都有着庞大的农业基础,而且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产业兴,则乡村兴。但是,产业如何兴?我们在调研商丘的乡、镇时发现,农副产品遇到的困难不外乎,乡、镇选择了产业,除了利用现下流行的电子商务平台可以售卖,在普遍存在的激烈的价格战中,生产商如何将产品高价卖出,销售商又如何确定产品的品质是否过关,尤其是生鲜一类的品质把控是一件难事。

这时,产业互联网在农业中的应用便显得非常重要了。我们认为,农业互联网基本已是产业互联网的最后一片蓝海,据我们了解,现在商丘的个别乡村在返乡年轻人才的带动下,已在尝试利用产业互联网的思维来做农业。从农业的技术化生产到流通端的数字化,以及从销售端倒逼生产端,实现其个性化定制等。

二,文旅服务业。根据《产业互联网》的作者吴起的观点,产业互联网的核心主题之一是提升效率,而现下,在提升效率和消费体验上,比较容易入手和见效果,也比较热的就是文旅服务业。那么,对于商丘来说,文化旅游资源优势明显,但是更好地整合文旅资源和提升消费体验与效率仍是商丘文旅的短板,这也是让游客成为常态化、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因素。商丘在这方面可以借鉴上文提到的腾讯与云南的合作方式。

云南凭借较好的资源禀赋,早些年文化旅游迅速发展,但是,在这过程中,也出现了文化旅游乱象问题:游客被欺骗消费、商家出售残次产品等。而腾讯与云南利用产业互联网,合作推出“一部手机游云南”之后,则进一步实现了信息的对称、资源得到进一步整合、市场秩序更优化、欺骗消费者行为得到改善等。

比如,如果你在云南旅行的过程中,在线下买到了与产品本身价值相差悬殊的产品,通过“一部手机游云南”平台便可以实现线上退款。如此,便无缝衔接了线上与线下,填补了中间信息的缺失。据了解,这一项目直接推动了云南文旅产业的有序、高质量发展,重新定义了云南文旅市场的规则,较好地实现了文旅产业的转型升级。

我们认为,商丘始终是文旅资源大市,相对全国而言,更是在文旅市场上尚待进一步投资开发的一片蓝海,而借助产业互联网则能更快推动其产业的升级。当然,商丘的传统制造业以及其他产业也需实现其互联网化,不过,我们认为,能与其他地区实现差异化发展和较易推动的还是农业与文旅产业。

产业互联网于中国真正普遍开始的时间并不早,但现在全国各地早已摩拳擦掌,投入到新一轮互联网竞争当中。而竞争的一大原因正如吴起于其图书《产业互联网》中所说:互联网的下半场是回归技术、回归真实能力、回归对产业的透彻理解和为产业真正创造价值的下半场,也是“去忽悠”“去概念”的下半场。商丘作为一个有着极大潜力的城市,需审时度势,尽早布局。

参考文献:

《产业互联网》吴起 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8.1

《农业互联网》赵晓萌 寇尚伟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6.3

《网络城镇:未来城市的想象力》卜希霆 王青亦等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6.1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