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关于2020年河南转型发展的洞察与思辨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1、GDP破5万亿的背后

按照河南省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省生产总值54259.20亿元,增速7.0%,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数据显示,财政收入突破了6000亿元。

在我们看来,这些数据以及背后所体现的区域经济转型背景和想象空间,对洞察和理解2020年甚至是未来五年的河南改革发展都具有基础性的甚至是根本性的参照价值。

其一,经济总量破5万亿元,省域排名依然维持在全国第五,超过6000亿元的财政收入,这意味着河南在省级层面就可以实现在一些关键性领域进行大规模投入的资源调配,当大投入、大平台、大转型成为新一轮全球经济转型重要特征甚至基本门槛的时候,超大规模优势和超强资源配置将是保证河南经济稳中求进、行稳致远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二,在全国经济增速总体下行的背景下,河南经济依然保持了高于全国的增速,而且,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等指标来看,都普遍高于全国水平,再加上近一亿的常住人口规模,河南经济保持较快增长(7%的增长预期应该也是“十四五”期间河南的目标之一)的潜力依然很大,尤其值得期待的是,如果能够在文化赋能和科技赋能两个领域有重大突破的话,增长潜力将更大。

其三,如果再加上省会城市郑州人口破千万、面积破一千平方公里、GDP破万亿以及相应的国家中心城市、郑州都市圈和郑州大都市区建设等战略性变量,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都市的诞生,将进一步提升河南经济的国际化和市场化资源配置能力,不但有利于进一步放大既有产品和服务的市场半径和规模,并为增量的产品和服务创新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从而带动整个河南经济的规模增长和质量提升。

其四,每年1.5个百分点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增长和2个百分点的户籍城镇化率增长,依然是拉动河南经济增长的巨大动能,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城市更新项目的启动以及粮食主产区高质量发展、乡村振兴、中部崛起、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国家战略的落地,也让河南经济的增长获得了更多元的动力和动能支撑。

当然,除了这些乐观的因素之外,很多不确定的因素的负面影响也是观察河南新一轮转型发展的视角之一,比如,虽然进出口总额连续三年突破5000亿元,居中部第一,但是也存在严重依赖手机单品甚至是一家企业的情况(手机作为全省最大的单项出口商品,竟然占到全省出口总值的58.1%),存在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再比如,虽然经济总量突破了5万亿元,但是从区域创新力的多项指标来看,河南经济的创新性依然不高,基于创新型城市、区域和经济发展的新基础设施的研发、投入和布局,无论从规模、节奏来看,还是从质量和水平来看,与河南省在全国省域经济排名的定位都存在一定的落差,这不仅是河南经济发展的现实风险,还是河南转型发展中最明显的短板之一。就像河南省新任省长尹弘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河南作为总量超过5万亿元的经济大省,不转方式、不换动能,必将陷入环境容纳不下、资源支撑不住、发展不可持续的困境。”

还有就是,除了郑州之外,城市经济是河南区域经济转型发展中的普遍短板,包括洛阳在内的一系列省辖市,城市经济体量普遍偏小,对市属县域和乡镇的辐射带动作用不足,更难以扮演面向全国乃至全球的资源配置的角色,再加上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等具有明显乡村导向的国家战略的强势推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会分化和减缓这些城市的城市化集聚进程,让河南城市经济的短板更加明显。

但不管怎么说,经济总量破5万亿人民币,户籍人口过亿,经济增速依然在全国中上游,尤其是郑州,国家中心城市建设节奏和效果很是抢眼,虽然与西安、青岛、成都等相比缺少一些网红城市的气质,但作为一带一路的节点城市,从交通连接、空港经济、制度开放、城市平台、品牌影响等很多方面,显然已经在新一轮中国城市的竞争中抢占了先机,迈入了新的转型轨道,让郑州和河南不仅是观察中部崛起的最重要的空间载体和战略平台之一,包括“一带一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中心城市建设、都市圈发展等一系列国家战略的落地,确保宏观经济稳中求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国家决策目标的实现,都少不了河南的参与。

得中原者得天下。在推动国家变革的过程中,中原平台、中原实践、中原故事可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在针对河南的认知中,一直以来的一个说法是:河南是中国的缩影,河南在中国的地位,就像是中国在全球的地位。

从古至今,“河南故事”与“中国故事”的匹配度一直都是最高的省份之一,这不仅体现在基本的资源禀赋,还体现在内部的不均衡发展格局上,更体现在文化富集程度以及中原文化在中华文化谱系中的代表性和主流性上,当然,还体现在河南经济在整个中国经济版图中的重要位置上——“数千年来,中原地区的政治安危关乎天下兴亡,经济起伏关乎国家强弱,文化盛衰关乎民族荣辱,在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发挥着无可比拟的作用,引领和推动着中华文明的发展进步。”(河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江凌语)

2、大河之南的隐喻与思辨

纲举目张,洞察先行。随着2020年河南两会的闭幕,关于河南2020年发展战略和有关规划的集中讨论也暂时告一段落,从省委书记王国生在人大会议闭幕时的讲话、省长尹弘所做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会议期间各代表团的小组讨论、有关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发言等文本和报道,大致可以对河南2020年的改革发展目标和纲要有所了解。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中数据,2020年河南省的主要发展指标包括:生产总值增长7%,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5%,固定资产投资增长8%,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进出口总值平稳增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7%,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同步,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3.5%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10万人,城镇调查失业率和城镇登记失业率分别控制在5.5%左右、4.5%以内,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分别提高1.5个和2个百分点,万元生产总值能耗降低2.2%左右,环境保护等约束性指标完成国家下达任务。

就像我们在前面提到的,这些指标的背后,不仅代表了对经济较快增长的发展追求,还体现着对转型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转型诉求,如果具体剖析的话,每一个指标的背后带代表了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和复杂的博弈,而且,在这些决策和执行博弈中,有些是政府和企业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掌控的,有些则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这是包括河南在内的中国省域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也是我们在不同的时间节点、面对不同的情况出现,需要不断给出洞察和思辨的原因所在。

但有些既定的战略方向还是很明确的,而且,其中所涉及的投资逻辑、价值导向、项目安排、底线博弈等,都是很清楚的。比如,如果非要对2020年的河南改革发展战略做出一个排序的话,除了我们已经很熟悉的,也是河南的资源禀赋、生产传统和国家赋予的重要责任所决定的农业大省定位和保障粮食安全的战略外,最引人注目和最值得期待的战略关键词之一恐怕就是黄河了。

大河之南,时代新篇。2020年伊始,围绕河南在国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中的角色扮演和价值发挥的一系列思辨和行动已经展开。

2019年国庆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主持召开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座谈会,明确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与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等一样,是国家重要战略,对黄河流域治理取得的效果及存在的问题短板等,给出了总体性评价,并提出了该战略的主要目标任务。从这次会议以及后来的中央财经委第六次会议发布的内容来看,这一战略中涉及到河南的部分不仅多元和具体,而且,充分体现了河南在这一战略规划中的重要性和独特性,从黄河文化的保护传承弘扬到黄河生态治理到沿线中心城市建设,河南都可谓居于中心地位。

与此相关,今年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将2020年河南转型发展的战略坐标之一表述为中部崛起和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两大战略叠加”。

在今年河南省人大第三次会议闭幕时的讲话中,省委书记王国生专门对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做了阐释,主要观点包括: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就要强化同根同源的民族认同,进一步激发家国情怀;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就要汲取民惟邦本的民本思想,进一步砥砺为民初心;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就要锻造百折不挠的刚健风骨,进一步增强斗争精神;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就要秉持革故鼎新的开拓意识,进一步营造创新氛围;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就要珍视和谐共生的生态智慧,进一步树牢绿色理念;大力弘扬黄河文化,就要涵养兼收并蓄的包容胸襟,进一步提升开放格局。

这样的思考和研判,不仅站位高远,而且跳出单纯的文化属性来看黄河文化的弘扬,不仅回答了站在河南的角度如何认识“黄河文化”的问题,并与河南的发展现实进行了深度而全面的关联性思考,甚至落到了一些具体的项目、产业和平台建设上。

此前河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江凌在《学习时报》上发表的署名文章《推动黄河文化在新时代发扬光大》,不仅阐述了黄河文化与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关系,更是具体阐述了中原文化与黄河文化、中华传统文化谱系之间的关系,并明确提出了河南如何以中原文化的繁荣兴盛推动黄河文化传承创新的思考和建议,内容也是非常具体和具有操作性,甚至具体到了一些研究课题、文化节庆、文旅项目、品牌营销等层面。

在我们看来,对于2020年的河南改革发展而言,围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不仅是一系列战略专题研究和战略规划的制定出台之年,还将是一系列具体的项目投资、平台建设甚至标准确立之年,无论是对政府有关部门而言,还是对市场机构而言,行动起来和快速行动起来或许才是最佳选择。

3、从文旅河南到郑州2020

在河南2020年的“黄河故事”中,基于黄河文化的保护传承弘扬而展开的黄河文旅产业的发展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其背后,则与河南在中国文旅的新价值时代文旅融合和文旅产业转型升级战略与价值选择有密切关系。

在我们看来,无论是按照此前的有关规划还是按照文旅产业的实际发展情况,2020年对于河南的文旅发展来说将是重要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年,这不仅体现在黄河文化在河南文旅转型发展中的“主线”地位的确立,还表现为今年河南旅游接待人数或将超过10亿人次,旅游总收入或将突破万亿。

这就意味着,河南接待的旅游人次将是本地常住人口的十倍以上,河南不仅是一个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大省,还是一个旅游人口大省,而且,对于很多旅游景区、旅游目的地和旅游城市而言,一旦达到新的游客接待峰值,要么因为服务质量下降而被“污名化”,进而遭遇下滑,要么会进入新的更快的增长周期,这对河南的消费拉动、社会治理、城市营造等,都将产生深刻影响,需要提前做出预测性应对。

另外就是,随着文旅产业产值的快速增长,不仅文旅产业的产业属性得到进一步放大,而且,整个省域经济的文旅属性也将进一步强化,这就需要政府管理部门和非文旅产业的从业者以更加综合的视角来重新看待文旅产业在河南的发展,以更好的推动河南的产业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和投资逻辑创新等,文旅产业就不再是一个产业的问题,也不再是某一个部门的问题,而是一个牵涉到整个省域经济转型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问题,其对区域和城市转型的综合价值发挥需要被进一步重视。

最近召开的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落实好黄河文化的保护传承弘扬计划、重大文化设施建设计划、文化繁荣振兴计划、文化品牌打造计划、文旅融合发展计划、公共文化服务效能启动计划等六大计划”,并明确了今年需要突破的10个方向。

在我们看来,除了与黄河文化有关的内容外,从产业和投资价值的角度看,还值得尤其关注的领域至少包括:非遗保护传承创新中的市场化机制建立和机构引入问题,以及非遗对既有旅游景区和旅游目的地的提升问题;以地方国资为背景的文旅产业集团建设运营问题,以及面向河南省文旅产业转型升级乃至全国文旅产业发展的投融资服务体系构建问题;智慧旅游、全域旅游、乡村旅游、研学旅游的突破发展和融合发展中的产业链延伸、平台建设、品牌打造等问题;以“老家河南”为统领的河南文旅品牌创新营销问题;文旅融合中的以博物馆文创为代表的文化遗产和文化符号的高附加值的旅游化价值变现问题;通过乡村旅游继续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问题;还有就是基于旅游人次的增加、旅游体验方式的转变以及旅游消费人群结构变化等带来的景城互动、社会治理的创新问题。

当然,随着文旅融合的深入,尤其是文化对旅游产业赋能的色彩越发凸显,清楚政治底线和安全底线,也当是文旅企业和投资机构尤其需要注意的。在河南省文旅厅明确的2020年十大突破方向中,第十条就是,“守住政治底线和安全底线,深入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完善文化安全工作机制,严格文化和旅游市场监管,坚决遏制重大安全事故发生。”

如果说文旅河南的发展问题更多是牵涉到河南全域治理创新的问题,并具有明显的全产业融合的特点,那么郑州国家中心建设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郑州都市圈发展、郑州大都市区建设、临空经济、枢纽经济、园区经济以及包括郑汴一体化在内的郑州与周边地区的一体化发展等问题,在空间影响上相对就小一些。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这一问题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是观察河南经济新一轮转型发展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在我们看来,2020年的郑州可能不会像2018年和2019年那样,因为一系列城市节点的出现而被广泛关注和强烈关注,但围绕郑州的一系列既定的战略规划还会继续被深化执行,围绕郑州的讨论或将更多的落在具体的产业、项目、空间以及一些具体的经济社会发展指标上,比如年度净人口流入、年度企业总部或区域总部的迁入数量、进出口规模的增长和结构的优化、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互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集聚和发展等。

这对郑州来讲更多是好事——对于一个还有很多关键性发展节点需要尽快突破的郑州而言,务实赶路,尽快将那些被快速增长掩盖的短板补上(比如营商环境的进一步提升、环境污染的治理、城市精细化治理、全面开放平台的建设、城市文化的定位研究、城市品牌的重塑等),并尽快培育更多发展长板,才是最佳选择。超大城市的发展惯性和规模相应,以及河南省和国家战略层面的倾斜,或许能够在大概率上给予郑州一个光明的前景,但作为一个国家中心城市而言,郑州依然有很多问题和短板需要解决,而郑州的短板很大程度上就是河南的短板。

不过,纵然是这样,郑州的城市品牌重塑和国际化传播都应该被提到更高的战略维度,就像我们在之前的多次分析中提到的,无论是从品牌符号的选择来看,还是从品牌营销的内容策划和生产来看,还是从城市品牌的创意传播、节奏把控以及与河南省本地居民的价值互动(当河南省将更多的发展资源向郑州倾斜,郑州依然处于对周边地区的虹吸阶段的时候,郑州的城市品牌形象如何在国家中心城市、国际化大都市以及河南省省会城市之间寻求平衡,已经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来看,都与当下城市品牌营销的趋势和发展阶段存在一定程度的落差,也与郑州当下的城市发展现实和未来的城市愿景存在不适应性,郑州需要更多更好的“郑州故事”、“郑州场景”、“郑州价值”、“郑州产品”、“郑州服务”来支撑新时代的郑州的城市品牌重塑。

新年新气象,中原新征程。就像全国GDP在去年接近100万亿元、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以及广东GDP破10万亿元一样,2019年和2020年的河南,在很多领域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历史性的大变局,有些甚至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正是在此变革背景和时代逻辑之下,我们需要将2020年的河南转型发展不断地放在新全球化、新科技革命、新产业变革、新治国方略、新价值激荡等时代大潮中进行审视,与一系列国家战略进行紧密的互动,并通过全球化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最大程度的激活本地独特的资源禀赋、治理传统、改革精神和人文价值,并转化为一系列具体而微的政策设计、产业转型、项目投资、商业模式、产品服务、品牌塑造等。

帮我们洞察和思辨河南2020年转型发展的关键词可能是乡村振兴、黄河文化、创新创业、城市更新、现代农业、新型城镇化、全面开放、国家中心城市、都市圈、文旅融合等,也可能是郑州、洛阳、开封、商丘等城市,甚至是一些很不起眼的乡村,等等。在我们看来,这虽然注定是一次永无止境、复杂无比的洞察和思辨过程,但只要开始了这种洞察和思辨,其价值就已经开始凸显,至于接下来,就让我静待河南2020的真实故事的发生吧。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