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彬:非遗商丘的未来

文丨谷雨(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非遗是本土的文化资源,代表了当地的文化软实力,可以利用非遗资源,走出本土,参与文化交流,形成强有力的文化产业,这样,非遗商丘的未来方可期待。

另外,对于非遗的保护性开发,需要找到产业的恰当形态,相关研究人员及非遗传承人得认真研究和提炼。比如,非遗的故事怎么编撰,非遗的产品形态如何跟上新的消费需求,通过什么渠道来完成非遗的系统性营销等等。

我们在思考非遗商丘的未来的问题时,到底在想什么?它能赋予商丘文化产业多大的能量?它如何成为商丘城市文旅事业的亮点?政府和非遗传承人、民间力量、消费者各自该以哪种姿态来对待非遗?

网商社科诚邀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魏彬探讨非遗商丘的未来相关问题。

《网商社科》:近年来,我们看到很多非遗项目参展到主题非遗展或者旅游文博会等活动当中,可以说,对于非遗走向普通大众,走出本地提供良机,非遗商丘如何利用好非遗会展契机?非遗参展,非遗传承人应该做足哪些功课?

魏彬:随着国家、地方各层面对非遗越来越重视,类似于参加会展这样的活动会越来越多。非遗是一块宝藏,把握住相应的交流机会和平台,是可以助力非遗做得更好的。得到掌声,得到政策扶持,得到好的舆论环境,得到资金的支持,都是好事情,并且应该促成好事发生,这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

用好展会,首先要做好一些基本功课,首先要考虑整体性,不能是简单拼了一个团队去展示。我们要考虑展会的主题,我们的参展单位要形成一个合力,对商丘的非遗有个突出的印象。比如我们在讲“殷商之源,通达商丘”,非遗如何支撑这句宣传语,商丘的非遗其实是能够也应该在这个方面做出佐证的,传说、雕刻、舞蹈、音乐、酿酒工艺等等都可以找到呼应点的,我们要挖掘好,整理好,集中火力做好集中性的展示,每个非遗项目都要有大局意识。

另外,我们还要看到中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历史悠久,几乎每个地区的非遗文化都是博大精深,当共同走在一个平台的时候,你必须有特点,所谓要跳出商丘看商丘。我看到,有些商丘的非遗项目在我们自己看来很不错,但是一旦拿出去交流就没有关注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明显的区域文化的特征,它没有反应出本区域的文化,不是我们这个土壤孕育出独特的文化形态,或者没有更悠久的文化传承,没有得到关注也是一种必然。所以我们再选拔代表商丘的非遗项目外出交流的时候,可以再下点巧功夫的。

再者,可以结合着文化热点和舆论热点设计好每次展示内容,整理得好,可以体现出我们非遗的生命力、创作能力以及跟进文化建设的主动性。

最后,非遗传承人要给自己一个定位,要时刻注意自己首先要做好非遗项目的保护与传承,商业的变现等等是第二位的,不可倒置,外出交流时,我们的非遗传承人一定要给别人传达出一个好的传承状态。

《网商社科》:跨界为各行业交叉融合提供新的可能,无跨界,不创意,跨界让非遗更精彩,非遗产业是一场关于美学的认知、传播、消费的活动,通过非遗创意大赛为非遗跨界提供更多智力支持,并引来资本资源导入,从而推动非遗保护性传承更好实施下去。你怎么看?

魏彬: 我认为做好跨界和非遗产业的推动,与“非遗”本身是两块东西。

非遗产业,应该推动,也应该有高超的商业手段来帮助非遗更好地走向市场,非遗产业可以由非遗传承人来做,也可以由专业运作商业的人操作,虽然我本人更倾向于后者。

跨界创新,作为一种智慧存在,可以使得非遗产品更有时代价值,可以帮助产生新的业态,可以更好满足大家对产品的需求,满足多元化的文化需求,这个是应该得给鼓励的。但是大部分非遗项目,一定要坚持非遗与非遗商业运作是两个内容,就好像说故宫是故宫,故宫的文创是另外一个事情。千万不能因为非遗创意大赛和非遗的文创损害了非遗,也不能因为固守非遗固有领土而使得非遗无法进入新的生活,或者阻碍其新的发展,一定要拿捏好这个点和度。所以传承人可考虑非遗的商业模式,但不能因为有了名号后完全投身去做非遗的文创,不能简单把非遗的文创当成非遗的发展与创新。非遗与非遗文创应该是促进的关系。我们也希望非遗通过文创的发展得到资本资源的导入,进而推动非遗传承。

跨界和交流,在极端的情况下,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产生文化同质化和形象的雷同,没有了差别性。这恰恰是现在我们的高校正在讨论的专业建设同质化的问题,就是因为交流的频繁,所谓的顶端智慧形成教材,垄断该专业的教学话语权。非遗的交流要引以为戒,要看到现在的世界早已经进入了地球村的节奏,一定要警惕同质化。或者说,要有意的保持自己独立的文化个性。不能因为有了资本的导入做了最大的所谓的努力和变化,做了很多创意,最后使我们的东西很难看,被真正境界高、眼界高的专家判定你这个东西已经完全被破坏掉了,但是又不能因噎废食,只是我们要明白任何被认为的所谓“好事情”都需要辩证地看待。

《网商社科》:我们知道商丘的非遗散落在各县域,这些非遗也是县域经济文化软实力的体现,如何将非遗与县域经济结合,甚至实现与其他产业的相互赋能?

魏彬:按照正常的逻辑,非遗文化就应该是散落在民间,也是每个县域文化独特性的反映,与县域经济结合的点还是比较多的,非遗元素与经济实体之间在包装、形象代言、品牌名称设置等方面都可以有合作的机会,比如品牌名称,麒麟舞、花鼓戏、二夹弦,清音等等都是有文化内涵拓展的潜力和多种可能性的,明显的地域特征,天然带来品牌名称的独特性,可能你觉得特别的土啊,觉得不能登上大雅之堂,但是要跳出商丘来看,有时候这种大俗大雅的美学特征其实和后现代主义有呼应的地方,比如非遗中的丧葬纸扎艺术,最近在国外得到不同的解读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你认为它可能怎么可能进入展览馆呢,但是它就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这里面值得我们反思。

第二,就是我们如何将非遗产品规模生产,使得它有竞争的优势,也可以考虑与新材料新工艺结合起来,让他具备了更好的商业化条件。也可考虑将非遗的产业链条拉大,与文创产业园区建设结合起来,比如毛笔制作,让它与书法结合起来,与笔墨纸砚一起来,与美术学院一起做创新课堂,与书法家协会一起做某一种毛笔的书法创作展,与竹子一起做文化氛围营造……想办法把整个产业故事讲好。其他非遗项目都需要举一反三。

还有,可以对某些非遗场所进行建设,对一些纪念地点保护起来,以点带面地开发成新的旅游资源,甚至可以与各个旅行社打造各个县域的专项非遗专项线路,还可以与研学、游学结合起来,打包成独立的体系,一方面为研学游学提供相关项目支撑,同时也为非遗走向青少年找到良好的机会。

另外,还可以推动非遗纪录片的拍摄,通过各种渠道主动给某些主题的电影提供背景,为动画片的制作提供素材,与出版单位做一些链接。这些活动带来的宣传作用不可小觑。公益和商业都可尝试,让非遗商丘的逻辑能得到一个更好的呈现。

人物简介:

魏彬:艺术学硕士。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现任商丘市糖罐儿烘焙坊行政主管、微观艺术沙龙总发起人兼首席主持人。

统筹:胡继勇

审核:赵继彬

指导:商丘市委宣传部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