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为什么不再受到大学生的欢迎?

文丨董思齐(方塘传媒市场品牌中心策划总监)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刚刚落下帷幕,根据教育部信息,此次报考人数再创新高,达341万人,相较于去年增加了51万人,同比增长17.6%。这显示出进入知识经济时代,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站上更高的平台,追求更高的目标。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在就业市场发生潜在变化的当下,面对就业的压力,考研可能成为大学生选择“慢就业”的一个避风港。而在考研30%的激烈报录比下,多数考生既要承受考研过程中的身体和心理压力,还可能面对考研失败不得不就业的社会压力。 

而就在考研结束之后,12月25日,北京市公布了《2019年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2019届北京地区高校(含科研院所)毕业生总数共234986人,其中,71.2%已经就业,有24.81%的毕业生选择了深造。在毕业生中,北京生源63501人,占27.49%;京外生源167487人,占72.51%。学历层次越高,京外生源毕业生占比越高。

在已就业的2019届毕业生中,在京就业101181人,占61.76%,京外就业62646人,占38.24%。应届毕业生在京就业的比例近三年连续呈小幅下降趋势。到东部地区就业毕业生较去年增加1个百分点,为21.15%,值得关注的是,2019届北京地区高校(含科研院所)毕业生中赴西部就业的共有15375人,较去年增加548人;2019届毕业生出国(境)率为8.40%,较去年有所上升。

在2019年复杂的就业形势下,一线城市无论是经济实力、就业机会还是基础设施、薪资待遇都走在全国前列,尽管以快节奏、高压力、高生活成本著称,但是对于大学生的吸引力仍然很强。而在近几年来,各地都使出浑身解数,展开激烈的“人才争夺战”的情况下,拥有全国最多的双一流高校和普通高等院校的北京,却出现人才流出的现象,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关注和思考。

01、北京对于人才的吸附能力有所下降

前段时间和朋友们聊天,发现我们都不是北京人,却都选择了这座城市,有的源于从小对于北京的向往,有的因为离家近,有的因为考研考到了北京,更多的人是有一个想要到大城市打拼的梦想。就像一个朋友说起他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坐了一夜的火车抵达北京西站,下车之后,清晨的一缕阳光刚好投射在他的脸上,那么的温暖和光明,那一刻,他觉得他就是为北京而生的。的确,也许“北漂”的生活并不那么如意,但是只要我们心中还有一点梦想的火,就会继续在这座城市奋斗下去。

尽管大城市在交通、医疗、教育、金融、科技等领域有着完善的基础设施、强大的市场资源、先进的技术服务,但是大学生也会面临住房难、就业难、交通拥堵、环境压力等一系列“大城市病”的困扰。随着新一线城市、副省级城市的加速崛起,一座城市的发展前景、城市环境、居住条件、文化氛围、教育和医疗资源等等,越来越成为大学生的综合考量要素。

从《2019 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蓝皮书)可以看出,大学生对就业地区的选择发生了变化。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于直辖市的比例(17%)较 2017 届(19%)略有下降,就业于副省级城市的比例(30%)较 2017 届(27%)有所上升。近年来本科毕业生在 “北上广深” 就业的比例从 2014 届的 25% 下降到了 2018 届的 21%,而在 “新一线” 城市就业的比例从 2014 届的 22% 上升到了 2018 届的 26%。另外,刚毕业时在 “北上广深” 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从 2011 届的 18% 上升到了 2015 届的 24%。

在 “新一线” 城市就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毕业生占比从 2014 届的 27.9% 上升到了 2018 届的 37.3%。在主要的 “新一线” 城市中,在杭州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占比(60%)最高,其次为天津(58%)。2019 年 “新一线” 城市中就业数量最大的前 10 个城市分别为成都、重庆、杭州、南京、宁波、苏州、天津、武汉、西安、郑州。

从各大招聘网站给出的数据中,也反映出同样的现象。比如,智联招聘的监测数据显示, 2019应届毕业生期望就业地占比最高的是新一线城市,实际签约数据中,新一线城市同样超越一线城市,位居毕业生实际签约地榜首。 

根据中国大学生一站式求职网申平台梧桐果对2020届高校毕业生秋招流向的数据统计显示,北京成为毕业生流出量最大的地区,已占到全国的7.23%。而北京市的毕业生流入比(一个地区毕业生的流入数量与流出数量的比值)从2015年的2.86下降为2019年的1.49。近五年来北京市毕业生净流入量的持续下降,意味着北京对于人才的吸附能力在下降。从2020届驻京高校毕业生流出城市线级来看,新一线城市占比最高,达到37.35%;一线城市次之,占比30.51%,上海排在所有流入城市的首位。

02、是什么造成了北京人才的流失?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在《大国大城》一书中提到,喜欢多样性是人的一个天性,只有城市,才可能提供这样的多样性;只有大城市,才可能提供更多元的文化和更多样的消费服务。城市发展的好处最重要的来源就是带来的“人力资本外部性”,意思是一个人的教育水平提高了,不仅可以使自己的收入有所提高,而且在他与其他人的交往中,还能通过相互学习和影响,促进知识的传播和生产,使别人的收入也有所提高。但是一个大学生留在大城市发展,却会面临大学生之间的相互竞争,这种竞争会降低他们的收入,从而抵消一部分“人力资本外部性”提升收入的作用。

整体来看,大部分毕业生在选择就业城市时,会优先考虑离家近的大城市,这样可以平衡个人发展前景与通勤成本、家庭维系成本等之间的差距。作为我国省会及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北京有着天然的区位优势、资源优势、政策优势、市场优势,不仅对地缘相近的天津、河北产生极大的虹吸作用,而且吸引了周边的内蒙古、山西、辽宁、黑龙江等省份的大量毕业生流入北京。

从梧桐果对2万名流出的2020届驻京高校毕业生的流出因素统计来看,有33.76%的人认为北京的生活成本过高,这也与人们的普遍共识相一致,尽管北京市毕业生的薪资在全国最高,但是高昂的生活成本也加大了毕业生的生活压力,尤其是在居住成为毕业生的首要解决的问题之下。其次,就业机会与政策牵引排在二、三位,分别为21.86%和19.13%,同时,我们也看到毕业返乡因素的占比达到14.28%,这与各地的产业转型升级、技术革新密切相关。

从我国近年来的国家政策和战略来看,很多中西部地区相继出台了多项优惠政策,比如放开落户限制、购房补贴、良好的医疗条件、教育条件,等等。而北京市由于出台相关政策缓解人口高密度、高通勤压力,企业、产业的外迁也伴随人才的流失。

从我国城市的发展水平来看,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发展程度也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很多高素质人才在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同样具有良好的发展机会,并且很多优秀企业、高校以及一些新兴业态也在为所在城市赋能。比如,阿里巴巴让杭州成为互联网产业的沃土;我国首屈一指的科教重镇武汉,在校大学生最多时近130万人,是全球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兼具传统与时尚气质的“网红城市”西安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更多年轻人集结。

大部分省市间的人才流动多发生在经济活跃的城市群之中,而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优势互补、要素自由流动往往可以产生1+1>2的综合效应,这些构成了地区的核心竞争力。从驻京高校毕业生流出城市排名中可以看出,在京津冀地区,除了新一线城市天津之外,河北的城市无一上榜,这也反映出京津冀城市群发展的不平衡,使得其他城市无法承接京津两大城市的人才外溢。这也是北京人才流失的原因之一。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