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电商卖货:“中国画虎第一村”民权王公庄的互联网征途

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绘画向来被认为是与普通人格格不入的高雅艺术,芸芸众生,靠绘画过活的人不过寥寥。毛姆在其《月亮与六便士》中刻画的主人翁,原本是一个平凡不过的伦敦证券经纪人,因着了艺术的魔怔,以“因为我要画画”为由抛妻弃子,远走他乡。虽最终功成名就,但终究是经历了一条月亮与六便士不可兼得的人生路。 

不过时至今日,来自民间的乡村村民以绘画艺术实现商业价值却成了新可能,且带动了乡村经济的发展。比如我国深圳的大芬油画村,原本还是荒郊僻野的地方,但自1989年香港画家带着十来位徒弟到此之后,这里的男女老少开始拾起画笔,过上了以绘画艺术为生的日子。今天“全世界的墙上都挂着他们的画”,且乡村已与城镇无差,成为游客竞相前往的旅游目的地。 

再比如,豫东民权的王公庄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流行绘画,发展到今日主要以工笔画虎为主。现在的王公庄村已享有”中国画虎第一村”的美名,从价值洼地一跃成为价值高地。

但是,正如稻盛和夫在其《活法》中所说,成功的企业都有自己的配方。对于乡村而言,哪怕有着相似的产业,其成功的背后也有着各自难以复制的配方。“画虎村”的持续成功,有一部分功劳是属于互联网的。我们认为,在未来,互联网对画虎产业的发展和迭代的意义会更凸显。

1、从专业经纪人到互联网直播平台

“画虎村”的名声早已大过王公庄。

我们根据导航显示的“画虎村”一路驱车来到目的地,立在村口的青砖结构的牌坊,上面赫然写着“中国画虎第一村”,且有一尊“虎村威武”的石雕立于其前。坐落在村庄马路两旁的店铺和工作室均与虎文化相关。这里是王公庄的新村,旧村就在不远处。

该村现共有1300多人,其中800多人从事绘画和相关产业,加入中国美协会员的有2人,省级美协会员33人,且注册有“民权虎”“王公庄画虎村”“中原虎”“华夏虎”等品牌商标。而且,清华大学美术系一度将这里定位为该校的实践基地和美术培训基地。

上午10点已过,大部分店铺或工作室仍然闭门谢客。早起遛弯的老年村民说,他们晚上都在做网络直播,所以白天要晚一些开门。不过我们还是偶遇到一位正在做网络直播的年轻姑娘。她向网友推荐自己近期完成的画作,向他们介绍“画虎村”的发展近况,并邀请他们来村参观游览。这时的她,不只是一位年轻的布衣画家和商品推销员,还是一位因生于斯长于斯而能将这里的一切向外界准确表达的推介人。

据这里的相关负责人的介绍,移动互联网时代,在2016年网络直播刚兴起时,少数年轻人开始尝试借助网络直播平台宣传营销绘画作品,之后便产生了涟漪效应,其他村民也纷纷加入进来。不仅不少村民靠直播绘画、卖画赚得是盆满钵满,而且“画虎村”的影响力也因此有了更广泛的传播,不少网友会慕名而来参观游览,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相继返乡从事绘画事业。现在“画虎村”70%的村民都在利用网络直播平台做营销。

对于“画虎村”来说,2016年是其从线下全面走向线上的重要时间节点。而在这之前,该村则主要以绘画经纪人为其走南闯北宣传营销。

二十多年前,“画虎村”与深圳毫无绘画基因的大芬村有所不同,“画虎村”的绘画基因由本地而生,从开始画山水,到后来因该地有祈虎习俗,画虎颇受大家的欢迎,自此走上以画虎为主的路子。

在画虎产业崛起初期,影响力主要来自目前颇具威望的“四大虎王”。他们从父辈中学习绘画艺术,后又进艺校进修学习。他们在绘画中探索更受人欢迎的作画技巧,可算是以靠绘画尤其是画虎过活的第一批人。比如,他们探索出的工笔虎等软毛动物画不仅好卖,且价格高。村民受其影响,开始向工笔画虎转变。而随着画虎村民的增多,这时,专业经纪人便产生了。

因为专业经纪人的存在,“画虎村”的市场半径很快由本村向周边省份地区延展,最后走向世界各地,在世界性艺术展销品的舞台上,时常能看到从“画虎村”走出去的产品和画家;来此租房学画和开办自己工作室的学员与画家渐渐增多,上文提到的清华大学将该地作为实践和培训基地便是其中案例之一。可以说,在这二十多年里,画虎产业前期的崛起,有大半的功劳属于这些专业经纪人。

可以看见的是,专业经纪人成就了“画虎村”的过去,而互联网则成就了“画虎村”的现在,也将为“画虎村”的未来带来更多可能性。

据了解,基于画虎产业而逐渐发展起来旅游业的“画虎村”,由政府支持建设了王公庄文化产业园,该园区已被河南省批准为3A级旅游景区;该村年销售绘画作品8万余幅,创效益近9000余万元。对于一个发展中的乡村而言,这样的数字基本可算得上是惊为天人了。

值得关注的是,在取得的经济效益中,网络渠道和专业经纪人渠道基本各占一半,且前者带来了更大的附加值,直接为该村的文化旅游业甚至开办的绘画艺术培训班带来了流量。

2、“画虎村”的困局与破局

不论是城市、乡村、企业,抑或是一个产业,一个阶段过后,则会遇到天花板,经济社会效益出现下滑趋势。尤其是绘画艺术,在大众市场中爆发一段时间后,便会遇到发展困境。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画虎村”近两年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其产品在绘画艺术市场上开始碰壁。

而这背后体现出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画虎村”过去一直以临摹为主,原创作品较少,这与深圳的大芬村很相似;在今天互联网背景下,人人都可基于不同的互联网平台做自媒体。所以,外来人员在此学业有成之后,开始独自网上“营业”,这则相对弱化了过去发展起来的“王公庄虎”“画虎村”等品牌的影响力。

不仅如此,随着互联网短视频、直播平台的崛起,曾为“画虎村”立过汗马功劳的经纪人在市场上的地位开始弱化。从消费互联网的角度看,其原因是线上渠道的不断拓展打压了线下市场。

为摆脱一系列困境,据相关信息介绍,“画虎村”开始利用王公庄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形成“公司+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围绕上文提到的品牌商标做文章,逐渐规范市场管理,进一步拓展销售渠道;农民画家开始扩大发展极富地方特色的“百字”系列绘画作品,并由工笔画向九虎图、册页拓展,从临摹向原创转型;开始重新整顿经纪人队伍,利用经纪人和各种中介机构,在北京、西安等一线大城市设立“民权虎”直销处。

这点与深圳的大芬油画村有着相似之处的同时,也存在不同点。深圳大芬油画村由临摹绘画起家,后油画产业迅速崛起,作品迅速占据国际市场,且顺利延长产业链,发展旅游业。但后期同样遇到了原创内容不足、油画的市场竞争力大,商品变现能力开始退化等问题。

为尽快破局,大芬油画村直接与阿里巴巴展开合作,超越开放的电商平台,试图构建一个良好的商业闭环。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仅可以提升对大芬油画村的整体品牌影响力,而且可以实现统一定价,让艺术作品的价格尽量趋于标准化,避免来自大芬油画村的作品在市场上出现乱象问题。 

互联网高管、投资人吴起在其著作《产业互联网》中将这样的现象称为产业的互联网化。吴起认为,如果一定给产业互联网抽出一个典型的特征,那就是从线下走到线上,实现线下线上一体化运营,传统产业是线下的基础,互联网是线上的优势。不同于消费互联网的是,产业互联网在重构一种商业模式,且是商业闭环的。

也就是说,像“画虎村”这样以开放的互联网直播平台做营销,虽然这种模式让绘画产业以人人自媒体的形式从线下走到了线上,但是无法实现闭环,那么未来也就难以高估值融资,而且因为是开放的平台,产品价格也难以标准化,且网友有时也难分作品真伪。

如果“画虎村”在现有的线下公司与线下村文化广场、画廊一条街以及线下各种活动的基础上,针对专业经纪人签约的村民画家创办一个网上画虎产业展销平台,也就形成了无缝商业闭环,商业模式也就进一步明确了,而且未来是可实现高估值融资的。这样一来,通过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也就构建了一个深度服务中心,将画虎产业的上下游在线上有效地衔接起来了。

所以,“画虎村”不只是要走“企业+基地+农户”的市场化运作的道路,也不只是走消费互联网的道路,而是基于产业和现有企业,走一条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能够形成良好的商业闭环的产业互联网的道路。这样一来,还能更好地服务于“画虎村”正在建设发展的文化旅游业。

除此之外,基于“画虎村”在互联网短视频或直播平台上做营销的村民已达七成,并且随着互联网企业的下沉,“画虎村”也可直接与这些短视频直播平台企业建立从线下到线上的深度合作关系。

参考文献:

《产业互联网》吴起 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8.1

《网络城镇:未来城市的想象力》卜希霆 王青亦等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6.1

《互联网的本质》【美】里克·莱文 克里斯托弗·洛克 道克·希尔斯 戴维·温伯格 著 江唐 丁康吉 译 中信出版社 2016.10

统筹:侯公涛

审核:刘少杰

指导:商丘市委网信办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