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城乔集:被电商改变的乡镇经济

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自1995年中国互联网商业元年至今,电商这种新兴经济形态便快速繁荣起来,并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的重要力量,对于曾经技术不发达和信息较闭塞的小城市和乡村来说,更是影响深远。数年前,红极一时的“沙集模式”、“遂昌模式”等明星电商村镇的成功案例,甚至让阿里巴巴意识到布局农村电商这一垂直平台的必要性。 

几年过去,那些后发地区在先后解决网络全覆盖和物流业“最后一公里”的前提下,又伴随着今天短视频、直播平台的快速崛起,乡镇借助乡村电商,实现经济“追赶超越”、“弯道超车”的情况亦是屡见不鲜。 

位于豫东商丘虞城的乔集乡或许是充满惊喜的小乡镇代表之一了。它的发展进一步表达了电商对乡镇产业的强带动力,对乡镇经济发展和村民摆脱贫困的重要性,也是豫东商丘在互联网经济发展史上一个值得研究的样本。

1、电商带动乔集产业发展

未去虞城乔集之前便听人说,乔集的电商做的不错。

从中原第二大交通枢纽城市——商丘市向东出发,一个小时左右的行程之后,便来到位于虞城东北部的乔集乡。这里是苏、鲁、豫、皖四省结合部,北依黄河故道,与山东单县相望,共17个行政村,63个自然村,从体量来看,这已是一个规模不小的乡镇了。

进入乔集地界,“中国苹果之乡——乔集”的广告牌进入视野,绿色和红色分别代表不同品类的苹果模型被摆在不同路口,上面标注的“虞城苹果”四字是这里苹果产业响当当的名字。早在2008年,这里便被评为“中国优质苹果基地百强乡镇”、“河南省无公害水果标准化示范基地”。 

苹果收获的季节已过大半,但在调研的路上仍看到货车从苹果园驶出,乔集乡的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收购的算是次等苹果,一等苹果基本通过电商平台销售掉了,有的人家甚至一销而空。他继续介绍说:“早前这里网销的路还没真正兴起时,苹果滞销的情况也存在,因为苹果太普遍了,竞争大。现在不一样了,尤其是今年,大家通过不同的电商平台和直播电商,短时间内就可以卖出,其他农副产品也一并带动起来了,我们甚至还出现了直播网红,对带动农民脱贫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的确,随着这几年新应用技术和电商市场的下沉,乔集乡村村触网带给人极大的生活便利。村民自下而上将产品搬到网上进行宣传、销售,而政府则自上而下协助组织电商培训和解决物流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并帮助注册了自己的专属品牌,同时返乡人才也搭建电商平台助力产品的外销。 

目前,乔集乡每个村基本都设置了物流站点,村民通过学习电商知识而进行网店运营,通过直播顺利将货卖出,并直接将产品送到村物流站点,向外运输。既有效解决了如何销的问题,也解决了如何运输的问题。

不仅如此,在有效实施“互联网+特色农产品”进村的同时,“互联网+金属制品”进村工程也让乔集的工业制造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主要以线上零售为主的加工制造业——步梯产业由土生土长的乔集乡的刘奥两兄弟共同创造而生,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他们依靠过去在外打工所积累的知识和技术经验,抓住电商这一业态新机遇,一人负责在本地加工生产,一人在商丘市负责电商平台的运营和维护,并搭建自己的物流平台,很快实现了步梯产业的发展。 

根据步梯生产负责人的介绍,公司生产的“怡奥”品牌梯具曾在电商平台上实现了连续五年全网销量第一的成绩,同时也做其他品牌产品的代加工项目,其所生产产品远销周边国家和地区。而且,这一产业的兴起解决了周边不少村庄的村民就业问题。

据了解,乔集乡年网销额曾达5.5亿元,其中销售额3000万元以上的曾有2家,如今随着短视频、直播平台的快速崛起,网销额也在不断突破上限。并且,该乡依托电商,相应地带动了物流、包装、印刷、农产品加工等产业,并用互联网平台进一步推动传统农产品的升级,树立农产品品牌价值。 

2、返乡人才是农村电商发展的主要力量

在依托电商促进乡镇产业和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新型职业农民”(返乡人才)的角色不可忽略。在乔集乡政府组织电商培训时,时常见到他们的身影。除了上文提到的步梯两兄弟,还有十多年前大学毕业后便返乡创业的刘训长,而且他也曾多次义务开展电子商务培训。

刘训长在乡创业的这些年里,先后创办了家庭农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是商丘虞城“村团购”的负责人。他曾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发展出了循环经济订单农业,农场生产出的苹果曾获国家“名、特、优、新农产品”品牌。

对像刘训长这样的返乡创业人才,即可以引导农户发展苹果种植产业,其产品还可由他的公司负责包销,对农户摆脱贫困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比如,文化低年龄大不懂电商的人员则负责产品分级包装,能发货的人员则负责发货,能销售者销售,能售后者售后等,投建统一的仓储包装中心, 统一的物流中心,统一的销售培训中心。

“新型职业农民”(返乡人才)返乡创业的最大好处是,他们有知识、懂技术应用,当外部市场发生变动时,能较快实现自己新的战略布局以及对产品进行迭代更新。比如,刘训长认为,电子商务服务如今步履维艰,在此基础上开始重点布局农业。他说,农业(粮食)是人之根本,未来将大有可为。

步梯产业则随着网上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已开始创新研发能提升消费者体验度的新产品,尽量与市场上来自其他网商的产品形成差异化生产。步梯产业依托电商进行自产自销,并且去中间商化,实现了厂商与消费者的直接链接,并根据市场反馈及时创新产品。

从乔集的电商发展经验中可以看见的是,返乡人才是支撑其乡镇电商和乡镇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力量。但是,返乡人才在乡镇创业并不是一件易事。我们调研中便发现,返乡人才在创业过程中,也面临许多困境:受限的东西太多,既需要有敏锐的市场洞察力,还要生产出具有本地特色的产品或产业,甚至还会受到一些流言蜚语,并不是十分受人尊重。

未来随着返乡人才的回归,返乡人才创业的现象将会更加普遍。我们认为,对于像乔集这样的豫东乡镇而言,在电商发展基础较好的条件下,可以基于不同发展需求进一步加大力度引进或就地培养不同的人才,而且,返乡创业人才首先需要受到来自社会以及政府的高度关注,尽量多地给予创业上的支持和鼓励,以及努力营造更好的创业环境。

3、乔集电商发展的更多可能性

这些年,乔集以苹果为农业主导产业,以服装加工和步梯加工销售为工业主导产业,以及杂技表演和借助苹果产业开发一些采摘体验项目等文旅产业,借助电商新业态逐渐形成了以产兴乡镇的块状经济新景象。对于后发地区来说,今天的乔集是个值得借鉴和学习的重要样本之一。但是我们认为,这并不是乔集的终点,未来还有更多可能性。

我们调研发现,这里的苹果与陕北地区相较,因气候和地质原因,其水分多,甜而脆,并已初步呈现出规模化种植现象;以苹果产业为主的电商村(淘宝村)也已有不少;苹果的产业链在不断延伸,比如苹果罐头的加工生产;乔集地处四省结合部,其在周边省份的影响力并不小。据乔集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周边省份对这里的苹果购买力很强;再比如,来自本乡的刘楼杂技,尤其在春节期间,会吸引周边省份的不少游客来此观看,且属于大巴车团体游。

但是,我们也发现,基于以上这些优势,乔集苹果的市场吸引力还未完全打开,且散户种植者仍然不少;乡镇各产业关联度不大,品牌影响力和聚合力有待进一步提升。产品热,不等于品牌热。

基于此,我们认为,乔集可以尝试从淘宝村(电商村)向淘宝镇(电商镇)转变。比如山东曹县盛产草柳编产业,在几个淘宝村成型之后,开始在镇上建设电商产业园区,把配套产业集中于镇域范围,进一步实现产业的规模化。

其次,可尝试以乔集为中心组建网店协会,甚至搭建自己的电商垂直平台。以“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商+网商+传统产业”构建镇域甚至县域电子商务生态。上面我们已提到,乔集产业丰富,但是彼此关联度不高。而搭建自己的垂直平台,可以包罗万象,从无形资产到有形资产,有极大的资源整合力,甚至可以带动周边乡镇、地区的产业发展,带动地方就业。而且,对品牌的影响力和聚合力有更大的提升,对乔集的整体影响力的提升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曾经红极一时的“电商遂昌”后来走的便是这个路子。

再者,也可尝试“电商+产业+服务业”模式。该模式已成为当下比较流行的模式之一,且能增加产业的附加值,推动乡镇甚至地方经济的发展。比如,苹果产业和步梯或服装产业三者之间互相合作,通过电商或其他渠道将产品销售出去的同时,也可将其他服务型产业(苹果采摘体验项目、田园风光、杂技表演类项目)打包营销,强化精神服务意识,因为乔集目前也在尝试打造乡村旅游项目。

整体而言,乔集在电商这一新经济形态的带动下,大力推动了其乡镇经济的发展。未来在区位、产业、文化资源等优势下,豫东这个乡镇还会有更多可能性。

参考文献:

《产业互联网》吴起 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8.1

《网络城镇:未来城市的想象力》卜希霆 王青亦等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6.1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