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的“用户为本、科技向善”与商丘互联网企业的“初心和使命”之问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前不久,腾讯升级了企业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按照官方表述,其新使命愿景是“用户为本,科技向善”,新价值观为“正值、进取、协作、创造”。而宣布这一新愿景新价值观正值腾讯21周岁之时,一个科技企业,创新一直在继续,它的每一个改变都是对过去自我的总结和提升,更是与当下社会核心价值观融合的结果,企业经历的每一个阶段,都有自己的使命,从企业自身的发展壮大到回应社会需求关切,这种蜕变是水到渠成的必然,实质上背后凝结的是企业家的使命和情怀,能够坚持初心,回馈社会,回归到人性的商业逻辑才是终极目标。

在腾讯掌舵人马化腾看来,“科技本身力量巨大,科技发展日益迅猛,如何善用科技,将极大程度上影响到人类社会的福祉。科技是一种能力,向善是一种选择,我们选择科技向善,不仅意味着要坚定不移地提升我们的科技能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持续提升人们的生产效率和生活品质,还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具体到行动,我们要“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将社会责任融入产品及服务之中”,更要“推动科技创新与文化传承,助力各行各业升级,促进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对此做出点评:过去20年没有提“科技向善”,而到现在才开始思考,客观上是因为互联网野蛮时代结束,企业如果还仅仅只是靠利益驱动,就不能再高速增长了。

我们说科技改变未来,这一点在过去的一二十年尤其是互联网大发展阶段表现的尤为明显,我们的日常生活变得更加智能了,除了享受到物理层面的智能同时还有了人机互动的可能性,无论是乐视的败局还是小米的崛起,我们真切感受到了科技赋能生活的价值;从iphone帝国的消弭到国产华为的担当,我们见证了消费选择的多元化改变;这些都可以说是推动科技向善的力量。

而且,不单是腾讯在重新思考自己的使命,很多企业也在思考自己的使命,比如,360,小米,阿里20周年的时候也发布了自己的使命,这是有原因的,这些企业的使命表达在传递给我们一个怎样的互联网时代,怎样的转型时代,都是需要商丘的互联网企业要思考的。正是有了这样的时代变化,才更加凸显出在商丘互联网企业中组织关于初心和使命的主题教育的重要性、迫切性和必要性,而且,将这样的使命与初心的追问和讨论引向更综合更深入更具有时代感的层面。

当然,面对日益复杂的世界格局和行业发展变革,企业如何保持自身利益和社会价值的平衡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它的行业监管及企业内部自发的忧患意识等都是特别需要观照的边界问题。在这种背景下,互联网企业开展主题教育就非常重要,一方面,可以回望过去的征程,更加清晰自己是谁;另一方面,可以明确未来的目标,知道自己将走向哪里。

这也是商丘互联网企业在时代变革和产业变革迎来新节点的背景下需要思考的。自2019年10月28日起,从商丘市互联网企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走进电商产业园区算起,商丘市网信办已经通过多种形式持续开展主题教育活动。主题教育活动走进互联网企业是与时俱进的正能量传播,融合互联网企业本身的特点,网聚员工的正义感和价值观,为商丘互联网经济良性发展寻找新动能、新路径。

就像商丘市网信办主任侯公涛在主题教育工作会上所言,要清楚你是谁,从哪里来,为谁工作的问题,这是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大道至简的解读。

侯公涛用来自基层一线的治理经验来诠释主题教育、学习与创新等问题,他指出,中国画虎第一村民权王公庄蜕变记是商丘乡村振兴的典型案例,它的成功无疑凝结着画虎匠人的初心坚持和创新创意以及拥抱互联网转型电商的积极态度,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紧抓互动经济的风口,助力传统经济转型升级,“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相信像王公庄这样的乡村,未来之路将更加美好”。

作为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腾讯的时代洞察、行业洞察、使命选择,是具有标杆和引领性的,腾讯的新价值观也应该是商丘互联网企业需要思考的内容。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认为,“所有的商业模式创新都是基于对社会发展的痛点的解决,这些痛点越是对推动社会进步有价值,就越是具有巨大的商业模式,这就是以人民为中心。所以,这与的以人民为中心在本质上都是一致的。回归到为人民解决问题上去,就能做出最好的产品和服务,就能成就最好的互联网经济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企业要有以人民为中心意识,也就是说坚持用户导向思维,一切要以用户体验、用户反馈、用户需求为主,并以此来设计改善自己的产品和服务,甚至进行不定期优化和迭代,这是当下互联网企业需要充分认识和重视的思考逻辑。

实质上,越是注重人民利益,以人民利益为主的互联网企业,其主题教育工作往往走在前列,或者说,党建引领的思维为解决互联网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提供了一种无形的力量。

对商丘的互联网企业来讲,除了要深刻的理解包括腾讯、阿里、360、小米,甚至是谷歌、亚马逊等优秀的互利网企业洞察和使命选择之外,还要结合自己的业务和商丘发展的现实,思考企业能够为商丘的经济转型提供什么,能够为商丘的产业结构调整带来什么好的改变,能够为商丘的社会建设贡献什么价值,这些都是商丘互联网企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商丘互联网企业来讲,不仅要回答与商丘的关系,还要回答与新的互联网产业变革的关系,与新的国家经济转型的关系,互联网具有地域性,但又不具有地域性,既要立足于商丘来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和运营逻辑,又要跳出商丘来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和运营逻辑,这种地域性和全球性之间是什么关系,怎么处理?这就牵涉到商丘的互联网企业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也是事关商丘互联网企业的“初心与使命”的问题。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