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开封的新价值时代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让我们感到多少有些意外的是,一场交响音乐会,不但激发了对开封这座古都城的新一轮讨论,而且,讨论所涉及的价值维度、战略思辨和关键命题越来越多元,越来越丰富。

比如,开封是一座国际化城市吗?在地文化与全球文化如何在开封实现交响?作为一个有着丰富的历史遗存和传统文化符号的古都,新一轮的城市现代化转型应以什么样的独特路径展开?等等。

甚至进一步延伸到更具体的层面,比如,当宋文化和宋式生活方式变得越来越流行的时候,这对开封意味着什么?当越来越多的团队和机构开始围绕《清明上河图》开发出很多创意产品并获得大量收益的时候,作为《清明上河图》的故乡,如何让这一文化IP与开封建立更多连接,从而推动开封新一轮的文旅融合和文旅产业的转型发展,甚至助力开封城市的整体转型发展?等等。

古都新命,价值维新。面对一个转型剧烈、群雄并起、颠覆和重塑每天都在大规模发生的大变革时代,开封也需要来一次针对自己城市价值的重新发现和讲述,不但要站在全球看开封,还要立足开封看世界,通过不断的唤醒和创新,以增量价值的创造,以宋文化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与复兴,来回应新时代的全球交流、国家变革、文化传承、区域发展和城市转型,这是开封作为一个中国古都城的新的历史使命,也是其实现城市复兴和经济崛起的最基本的价值观和最重要的战略选择。

而且,我们注意到,无论是当地的居民还是外地的国内外游客和观察者,都已经对开封新一轮的文化复兴和城市转型形成了期待,期待这个曾经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城市再次焕发生机,并以其作为平台、端口和通道的角色扮演,推动更加高效的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资源配置,助力开封城市内部包括文旅产业在内的多个产业变革的同时,为郑州大都市区建设、中原城市群的发展、中部崛起新格局的形成甚至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贡献独特的价值。这也是我们讨论“开封的新价值时代”的直接背景,也是最重要的背景之一。

那么,开封准备了吗?

1、一场交响音乐会引发的城市讨论

具体而言,这场音乐会是指中国开封第37届菊花文化节“新时代的荣光”关峡作品交响音乐会,于10月17日晚在开封博物馆举办,按照当地媒体的报道,整场交响音乐会恢宏大气、高雅和谐,歌曲《菊花正开》、管弦乐《新时代的荣光》、唢呐与乐队《百鸟朝凤》、歌剧《木兰诗篇》集成曲、交响幻想曲《霸王别姬》小提琴与乐队《爱的心语》、第二交响曲《希望》第三乐章“光明”、歌曲《菊花正开》和《小龙人》、第一交响序曲《激情燃烧的岁月》等乐曲精彩上演。

该交响音乐会由中国交响音乐界最具实力的新起之秀——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乐派交响乐团演出,著名指挥家邵恩担任指挥,著名音乐家王黎光担任艺术总监。来自俄罗斯、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优秀音乐家登台演出。

此次交响音乐会直接缘起于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关峡,作为开封人,这不仅是他献给自己故乡的一个礼物,同时,也是自己作为开封人试图讲给世界的一个“开封故事”——本次音乐会也是关峡交响音乐会世界巡演的首场演出,整场交响音乐会还通过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数字化平台拍摄录制并对全球直播。

关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以交响音乐会的形式举行第37届菊花文化节的开幕式,对于我的家乡开封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因为交响乐不需要用语言来沟通,是开封文化国际化传播最便捷的方式”。下一步,他还会把开封的一些历史文化元素融入交响乐创作中,开始创作交响乐作品《清明上河之梦》,让开封那些最古老、最鲜活的元素插上交响的翅膀,传播到全世界。

作为开封历史上举行的第一场交响音乐会,之所以被拿来从整个城市的转型发展层面进行多维度的讨论,直接原因之一是,有专业的乐评人士认为,作为一个地级市政府,开封“硬把一台地方节庆联欢会办成了作品、表演、文字、程序、场面、礼仪均符合国际规范与音乐会惯例的“高大上的”专业音乐会”。另据当地媒体报道,在音乐会的当天,还有很多游客和市民观众聚集在一些公共广场的户外大屏前进行了观看,在当地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共事件。

在我们看来,在开封城市新一轮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样一个事件的“意外”走红以及所引发的一系列深度讨论背后,一方面说明,无论是外界还是开封内部,对开封新一轮的转型发展、跨越式发展已经形成充分的共识,甚至说是强烈的期待;另一面说明,开封哪怕今天的人口只有550万,GDP刚刚破2000亿,从经济体量和规模上来讲,甚至都算不上三线城市,但是,这个曾经做过世界老大的古都城,在全球城市史中从来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现代全球城市格局重塑中,依然没有被完全忘记,这使得同样一件事情,在其它地方可能会被当做一个普通的地方事件对待,如果发生在开封,就很可能是一个全国性事件甚至是一个全球性事件。

所以,基于这个背景来看,由关峡作品交响音乐会的举办引发的一系列关于开封城的讨论,也可谓是在意料之中,而且,如果继续深入下去,还有着更丰富的价值启示和逻辑思辨空间值得挖掘。

比如,作为一个历史上曾经引领全球城市和文化发展的古都,开封这个城市有着鲜明的国际化基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通过合适的事件、项目和平台,将这种国际化基因和品牌积淀以跨越时空的创意重新激活,让开封再次成为向世界传达中国文化和东方智慧的空间载体和符号代表,以市场化和国际化的资源配置,推动开封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城市转型、社会治理、文化复兴等综合发展,让开封的硬实力和软实力都得到超常规的发展,以在新一轮全球产业变革和城市格局重塑的大背景下,实现弯道超车和换道超车,并为一系列地方和国家战略的实践落地做出“开封贡献”,比如,郑州国家中心城市建设、中原城市群发展战略、中部崛起战略、国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等。

再比如,在开封新一轮的转型中,虽然也需要充分的考虑与周边城市和地区,尤其是与郑州大都市和中原城市群的战略规划进行充分互动,但是,在互联网、大交通以及越来越多的平台企业赋能的时代背景下,边缘地区和中心地区正在经历新一轮的全球化再表达,包括开封在内的所有城市和地区,都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颠覆和重塑,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对在地化的独特资源禀赋的挖掘、认知、创造性转化以及创新性发展,正在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这意味着开封也要重新思考和构建其转型发展的战略和路径,真正的回归到全球开放背景下的“开封本位”的定位和发展逻辑,而不是为融入而融入,为互动而互动,更不是为获取而获取,只有确立了城市自身的独特价值,才能真正的为区域协调发展贡献更多价值,才能获得更多的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红利——当一个城市自己都忘记了自己是谁的时候,又如何能够在区域协调发展中找到自己是谁呢?

还有就是,当所有的城市和地区都已经意识到文化之于一个地区和城市转型发展的重要性的时候,那么,对于开封这样的具有厚重的历史人文积淀的古都而言,需要构建一个怎样的现代城市文化叙事,使古、今、中、外的文化元素实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协调发展,就变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当城市决策者明确将文化作为最重要的转型资源来看待的时候,对文化和文旅更具本质性、更具跨界性、更具产业性、更具开放性等方面的思考也变得很重要——只有真正理解了开封具有什么样的文化优势、需要构建什么样的现代文化叙事、如何推动文化成为城市转型发展的核心引擎,以及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开封能够为中国文化和全球化提供什么新的贡献等问题,才能真正迎来开封文旅的新价值时代以及开封城市的新价值时代。

2、国际化依然是开封的城市基因 

对这次关峡作品交响音乐会的关注点之一,或者说强调的价值点之一是,这不仅是一场高水平的音乐会,更是一次国际化的音乐会,无论是从专业性来看,还是从演出嘉宾构和传播受众来看,也就是说,从一开始,策划人和主办方就希望将国际化作为这次音乐会的标签之一进行强化。

而且,乐评界对这次音乐会给予积极评价的依据之一是,“在网络时代,一个地级市如果有高品位、大格局、宽视野,又主动和国际平台互联互动,其传播效率和传播空间绝不低于一二线城市”。

当然,这样的评价背后,似乎是在说,作为一个地级市,开封举办一场高品位、大格局、国际化的交响音乐会是一件感到意外的事情。不过,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评价如果是放在一般的地级市或许有一定道理,但是,在开封,这样的交响音乐会的举办,应该是具有更多理所应当的成分的,这样的策划看似大胆和超常规,本质上却是符合开封城市气质和精神的。

这背后牵涉到一个对开封的发展而言非常重要的设问,那就是,开封是一个国际化城市吗?

对此,我们一直坚定的认为,开封至少从北宋定都于此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国际化城市,或者说是一个国际化存在了——无论是从经济规模、文化发展、全球交流等方面来看,还是从国家治理、城市营造、社会建设等方面来看,开封都具有丰富中华文明和人类历史的价值贡献。截止到今天,虽然几经兴衰,但其城市知名度和外界对开封的品牌认知,依然具有鲜明的国际属性,在中国故事对外表达中,开封虽然不如长安强势,但绝对是排名前几位的国家品牌和国家形象的超级IP。对此,开封各界应该有充分的自信,接下来,从国家层面也需要对此有专门的价值梳理、叙事建构和传播驱动,让开封告诉世界,让世界通过开封更加全面的了解中国,开封作为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城市主场之一,应该成为开封城市价值的重要体现之一。

在我们看来,对开封所具有的国际化基因的洞察和思辨,是思考和推进开封新一轮城市综合转型的最重要的逻辑起点之一。当国际化成为所有城市的基本修养,开封当地以及国家有关部门需要专门研究和明确的是,开封的国际化战略、策略、具体的行动和项目应该如何推进,一个现代的国际化的新开封应该具有哪些更综合的功能,在推动城市内部的治理变革、区域协调发展以及国家参与新全球化进程等方面,开封能够扮演什么角色,发挥什么价值?等等。

比如,这次关峡作品交响音乐会,从开封城市的国际化的角度来看,本质之一是:在一个历史人文厚重且全球知名的东方城市,通过具有鲜明西方文化特征的交响乐形式来诠释和表达东方文化底蕴的文化事件,且这种诠释的表达是面向全球受众的。这也是为什么这次音乐会能够成为一个事件被深度讨论的重要的原因所在。

当然,在我们看来,开封完全可以依托开封本地丰富的文化资源,通过现代的表现手法和多元的表现形式,进行更多的全球表达,这不但可以推动开封以更加现代的城市形象再次走向世界,还是直接推动开封文旅融合和文旅产业发展以及城市综合转型的最重要的依托:通过持续不断地将开封的文化元素转化为适配于现代人生活方式的产品和服务,并将这种产品和服务卖到全球,进而实现高附加值的价值闭环的构建,将是开封作为一个东方古都最重要的城市价值变现逻辑和路径之一。

比如,围绕《清明上河图》这一与开封有着最直接关联性的文化IP,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团队和机构创意出了非常丰富的文旅产品和服务,并获得了很多商业回报,但是,开封围绕这一IP的文旅产业链的构建更多还停留在实体景区的建设运营层面,虽然清明上河园已经成为开封最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但是,围绕这一IP资源的产业链和产业生态的构建还远远不够,甚至已经落后于外部团队和机构,这对《清明上河图》的故乡开封来说,多少是个遗憾。

不仅如此,在我们看来,无论是对于《清明上河图》这样的文化IP的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开放而言,还是对于开封文旅融合和文旅产业转型升级而言,以及对于开封新一轮的城市转型发展而言,开封都需要充分发挥其国际知名的优势,面向全球寻找最优秀的合作伙伴和团队,并向这些最优秀的创新创业团队开放开封丰富的文化IP资源,共同开创开封文旅的新价值时代。

正像我们在很多场合多次强调的那样,虽然每个省和每个城市基于自身独特的资源禀赋和发展阶段,面对新一轮的文旅融合和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都有其独特性的一面,但是,在剧烈的变革和主流的变化面前,大家转型的起点和门槛都已经变得很高,无论你之前的发展基础如何,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市场化的、系统性的解决方案来推动高起点和高质量发展。

对于包括开封这样的文旅产业相对处于后发位置的城市文旅产业转型发展而言,应该将“一出生就风华正茂”作为转型发展和文旅产品与服务供给的基本出发点,以最大的开放姿态,面向全球进行市场化资源整合,合纵连横,充分利用外部的团队、资本、品牌和人才,也只有这样才可能做到一步到位,不断通过“弯道超车”甚至是“换道超车”,实现开封文旅的华丽转型,以适应于新一轮文旅产业的变革和竞争。

而且,在我们看来,开封完全具有这样的条件或者说优势,这不仅体现在我们一直强调的开封城市的国际化基因以及历史积淀下来的国际知名度,而且,在全面开放战略背景下,开封的国际化平台搭建也已经完成,其中之一就是自贸区。

作为中国全面开放的最重要的战略平台之一,自贸区的落地为很多地区的全面开放提供了更多可能。开封自贸区经过两年多的建设运营,在基础设施、功能定位、流程创新甚至通过政府自身改革实现的综合营商环境的优化等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并得到了国家层面的点赞和认可,接下来,完全可以依托自贸区的空间和制度创新,创新性推进包括“自贸区+文旅”在内的产业联动发展模式,通过自贸区的平台和资源配置,打通开封文旅与全球市场、技术和创新创业团队的连接,不仅让开封的文旅产品和服务通过自贸区走向世界,更重要的是,积极推动全球创新创意资源集聚到自贸区,利用全球的技术、资源、人才、管理和品牌等,实现对开封文旅资源的高品质的价值挖掘和变现,从而推动开封文旅产业的跨越式发展。(关于“自贸区+文旅”,我们后续将进行专门研究,敬请期待)。

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常规化的发展策略已经无法适应开封的转型发展需要,更加务实的办法是,立足开封独特的资源禀赋,以最大的开放度和包容性对接来自全国乃至全球的发展平台和创新团队,尽快将开封纳入到新一轮的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生态链的变革和重塑中去,尽快将开封纳入到全国和乃至全球的城市格局当中去,至少在某一个产业或某一个方面,为开封重新找到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城市价值定位,这不仅是开封新一轮转型发展最重要的战略依托,也是最重要的策略选择。

我们经常说,一个地区和城市的改变,总是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睁眼看世界开始的,总是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自己的区域和城市的变革开始的,当然,也是从这个区域和城市包括政府在内的各利益相关者真的开始拥抱这个时代的变革开始的。

这也正是我们为什么对关峡交响音乐会及其因此引发的关于开封城市转型发展一系列讨论,尝试进行深度分析的原因所在。

改变已经开始,期待开封的国际化之变革来得更深入、更全面,也更猛烈!毕竟,一般而言,或者说大概率事件是,曾经作为世界老大的城市的转型,总会表现出与众不同,而且,这种与众不同,总是伴随着这个城市开始重新看世界和重新站在全球看自己而开始的。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