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和他的商丘往事

文丨刘金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撰稿人)

十月黄金周最后几天的商丘古城,灰蒙蒙的天空中飘荡着淅沥的秋雨,秋风飒爽,秋寒凄凉,整个古城处于一片烟雨朦胧之中。

秋风萧瑟雨意寒,黄叶凋落飘古城,漫步在古城青石铺地的街道上,举一把雨伞,任雨点随意滴落在雨伞上,静耳倾听雨点敲打雨伞的声音,并感悟古城过去文明辉煌岁月的斑斑痕迹,这种心灵的震撼,有时候甚是强烈。

街道旁边古色古香的带有明清风格的建筑,古朴,文雅,大气,有一种穿透千年历史沧桑的时代感。站在高大的南城墙上,俯视一望无垠的南城湖,苍茫天空下,湖面浩瀚,水波淼淼,游船在碧波中荡漾,秋风在湖面上吹拂。

一城阅尽五千年,古城穿透历史记忆和岁月的沧桑而走到现在,它是历史的见证,它是古老文化的结晶,它更是厚重历史文明的象征。商丘古城就像一本书,读懂它,就读懂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读懂它,就感悟到中华文化的脉搏和博大精深,以及其呈现的根本价值。

古城的东门向西一里许,路北有一座红色高大的宫殿式建筑,这就是归德府文庙,在文庙的东北角,大成殿的左侧,有一棵高大的皂角树,其浓密的树叶遮天蔽日,非常凉爽。   

据记载这颗树高14米,树干3.5米,上有主枝,冠幅13米。树的四周被栏杆围了起来,栏杆及树上挂有红布。树身上挂有一个铭牌,据牌上文字记载,该树为国家一级古树,树龄为1000年。树下有一石碑,据碑文记载,该皂角树又名“赵匡胤拴马树”。

相传,赵匡胤在任节度使时,曾在此拴马休憩。马儿当时饥饿万分,把幼年的皂荚树吃的精光。树的主干被啃空,只留下了一层外壳而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而树干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树洞,让人颇感惊奇。

据历史记载,公元959年,身为殿前都点检的赵匡胤兼任归德军节度使,归德军治所为宋州,赵匡胤称帝后,宋州即为宋朝龙兴之地,宋朝景德三年(1006年),宋州升格为“应天府”,后升为“南京”,作为北宋陪都。宋真宗还在南京建“三圣殿”,奉祀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和他们的父亲圣祖赵弘殷。三圣殿又名“鸿庆宫”。宋州就是今天的商丘。

1、赵匡胤,大宋王朝的开创者

俗话说的好,乱世出英雄,大唐王朝自从安史之乱之后,就一蹶不振,走上了逐渐衰落的道路,藩镇割据和宦官执政内斗消耗尽大唐帝国最后一份气力,而王仙芝,黄巢农民起义而使这个庞大帝国走上了灭亡的道路,出身农民起义军的军阀朱温杀害了唐昭宗,篡夺了唐帝国皇位,从此中国历史就进入了最混乱最黑暗的五代十国时期。

这期间,军阀混战,诸侯割据,人民长期饱受兵荒马乱之苦,朝不保夕。而统治者走马灯式的更换,你方唱罢我登场,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国家长期处在战乱之中,民众受尽战争蹂躏,而赵匡胤就诞生在这个混乱的时代。

后唐天成二年(公元927年3月21日),赵匡胤出生于洛阳夹马营。他出身于军人家庭,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骁勇善战,善于骑射,可以说是一名骁将。后周时期和赵匡胤同掌禁军。

赵匡胤因为出身于军人家庭,且生逢乱世,面对天下纷争,民不聊生的天下格局,年少的赵匡胤就有有志于天下,结束民众疾苦的心愿。《宋史·太祖本纪》记载,赵匡胤“既长,容貌雄伟,器度豁如,识者知其非常人”。

因此从小就刻苦习武,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水浒传》中说他“一条杠棒等身齐,打下四百军州都姓赵”。赵匡胤自创的太祖长拳,被称为百拳之祖,是中国六大传统名拳之一,至今在中国武林界有着极大的影响。

赵匡胤年轻时有一段行侠仗义,闯荡江湖的日子,他足迹遍布中原大地,他在此间,千里送京娘的故事广为流传,后来被明朝小说家冯梦龙编入《警世通言》之中。也许正是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人侠义的品格,为他以后的帝王之业赢得了人心!

同样,赵匡胤也是遵守承诺,为人诚信的汉子,据说,他曾经和道士陈抟下棋输掉了华山,他登基以后,陈抟向他讨要,他没有赖账,而是把华山封给了陈抟,至今在华山之上依然有下棋亭翘然而立,成为华山著名景点。

公元948年,后汉枢密使郭威受命征讨叛军李守贞,二十二岁的赵匡胤应募从军,成为了郭威部属。

周世宗柴荣继位后,赵匡胤开始崭露头角。周世宗继位之初,北汉联合辽国进攻后周,柴荣亲征,在高平展开激战,先锋将领樊爱能临阵脱逃,后周军队一度大乱。在此死生存亡关头,这时候身为宿卫将的赵匡胤振臂高呼:“主上面临险境,我等当拼死一战!”激战中,赵匡胤左臂中箭,他不顾疼痛,继续战斗,战斗中赵匡胤身先士卒,驰犯其锋,所向披靡,一举打败汉、辽联军,取得了“高平之战”的胜利,赵匡胤通过此战,得到了周世宗柴荣赏识和重用,因此升他为殿前司都虞候,兼严州刺使。

在以后的在和南唐,北汉作战当中,赵匡胤立下赫赫战功,赵匡胤在军中的地位也逐渐上升和巩固,为以后的称帝打下坚固的基础。

公元959年六月,周世宗在征讨北汉途中无意当中发现写有“点检做天子”的木牌,病重的周世宗就提拔赵匡胤取代张永德为殿前都点检,掌管殿前禁军。

不久三十九岁的周世宗柴荣病死,其子七岁的柴宗训继位,在这主少国疑的时候,赵匡胤被任命为“兼归德军节度使”。

后周显德七年(公元960年),有消息说北汉,辽国联军进攻内地,赵匡胤受命领军出征。在“陈桥兵变”中被黄袍加身,拥立为帝,改元建隆,国号“宋”,赵匡胤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朝代,赵匡胤被后人尊称为太祖皇帝。

赵匡胤建立的大宋政权完全控制了后周版图,赵匡胤和宰相赵普,其弟赵光义,继承了周世宗的统一全国战略计划,先易后难,先南后北,逐步完成国家统一。赵匡胤先后灭亡荆南、武平、后蜀、南汉及南唐等南方割据政权,完成了全国大部的统一。

公元976年,开宝九年,赵匡胤准备出兵消灭北边的北汉政权之际,在十月十九日夜,发生了著名的历史悬案——烛影斧声。第二天清晨赵匡胤突然暴死,享年五十岁。

宋太祖赵匡胤一生最大的贡献和成就在于重新恢复了中国传统版图内主要地区的统一,结束了自唐朝安史之乱以来长达200年的藩镇割据和军阀混战的动荡局面。饱经战火之苦的民众终于有了一个和平安宁的生产生活环境,为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作为五代十国的终结者和大宋王朝的开拓者,赵匡胤是我国历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

赵匡胤称帝以后,吸收了隋唐以来的经验教训,“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于是,他在政治军事制度上采取一系列的改革。以宋太祖赵匡胤为首的北宋统治领导阶层,他们发奋图强,励精图治,他们减轻徭役,赋税专收,以法治国,兴修水利,发展生产,澄清吏治,劝奖农桑,移风易俗,使宋初的社会经济迅速呈现蒸蒸日上的喜人局面。

经过有效正确的政治经济措施,北宋王朝不仅尽快医治了200年的战争创伤,而且迅速把宋朝推向空前繁荣的局面,出现了历史上享有盛名的“建隆之治”。宋太祖赵匡胤本人也和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一样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明君,最有作为的帝王之一。

就像一位名人说的那样:“宽容和仁爱是人的美德”。同样赵匡胤也是一个宅心仁厚的人,他能够容忍其他君主所不能为的事情。对于武将功臣他不像其他君主那样“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猎犬烹”的诛杀功臣,而是采取杯酒释兵权的巧妙方式,兵不血刃的去掉他们的兵权,善待那些投降的君主,善待后周柴氏子孙,甚至有些大臣醉酒后思念故主他也能容忍。

赵匡胤当上皇帝后,立即“勒石作戒”藏于殿中,宋朝历任皇帝即位时,都必须拜读这份遗训。遗训记载的是下列内容:一、保全柴氏子孙;二、不杀士大夫;三、不加农田之赋。

大宋王朝自从建国善待文人,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就建立起了“以文抑武”的文官制度。在一系列文治改革措施有效治理下,赵匡胤开创大宋王朝,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制度文明,宋朝是中国历史上农业、手工业、商业和文化最繁荣的时代。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

著名历史学家漆侠先生曾指出:“在两宋统治的三百年中,我国经济、文化的发展,居于世界的最前列,是当时最为先进、最为文明的国家”。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也说:“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活在中国的宋朝”。

这一切都和大宋王朝开创者,和顶层设计者宋太祖赵匡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赵匡胤作为一个执政者,具有宽仁大度,勤政爱民,严于律己,不近声色,崇尚节俭,以身作则的政治品格,他在政治和军事体制一系列改革,他的国家政治制度的治理理念,他对中国传统士大夫的重视,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应该就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也为当时中国文化经济繁荣打下坚定的基础。他继承和发展了中华文化,从这一点来说,赵匡胤是中国历史上一名伟大的开拓者和创业者,他是华夏文明发展的有功之臣。

2、赵匡胤和他的龙兴之地

商丘是赵匡胤的龙兴之地,也就是说商丘和赵匡胤有着比较密切的关系,实际上商丘和赵匡胤的关系也不仅仅是赵匡胤为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和商丘的渊源可以提前更早,在隋炀帝时期就有商丘五百年后出帝王的传说。

据康熙年间《商丘县志》的记载:“隋炀帝时,睢阳有王气。占天耿纯臣奏:‘五百年当有天子兴。’帝淫昏不省。乃遣麻叔谋开汴河,至睢阳,民献金三千两,乞护此城。叔谋受之,自睢阳西,穿渠南北,回屈东行,过留赵村,连延而去。其后五百年,宋太祖以归德节度使起为天子,果与留赵村之谶相符”。

宋太祖赵匡胤在年轻发迹前就曾踏上商丘这片土地。据载:五代后周时,年轻的赵匡胤曾瞒着父亲离家出走,去北方投奔郭威。路过商丘高辛的帝喾祠,想问问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便在祠中抽签问卜,抽签问卜的结果竟有天子命,大喜。又向北行至阏伯庙,兴奋之至,竟喝了个酩酊大醉。

宋人王明清《挥麈后录》记载:太祖未发迹时,“曾客游睢阳,醉卧阏伯庙”。因赵匡胤曾抽签问卜于宋州有“天子命”,又曾任归德军节度使在宋州发迹,因为宋州春秋战国时期为宋国,是殷商文化发源地,并且赵匡胤的父亲名字为赵弘殷,宏殷二字就是弘扬殷商之意,所以赵匡胤的宋朝和商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商丘成为赵匡胤的龙兴之地就再恰当不过了。所以,赵匡胤登基后定国号为“宋”。

根据中国古代就盛行朝代五德相生说,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的五德相生说成为了王朝德运循环的主流,赵匡胤取代后周后,因周的德运是“木”,木生火,所以新王朝应该是火运,才能胜过周朝。而宋州所在之地与二十八星宿中的心宿相对应,而心宿中的心宿二又被称为“大火”,商丘是火神阏伯的封地,正与新王朝“火运”相对应,故赵匡胤,被誉为“火德皇帝”,商丘也成为大宋王朝的圣地,而更加巧合的是,金灭北宋,掳走徽钦二帝以后,康王赵构在南京应天府幸山登基称帝,改元“建炎”,这就是南宋,北宋,南宋都在商丘开始,这为商丘这座城市更增加一层神秘的色彩。

商丘古城西北王楼乡境内有一座建在高台之上的千年古刹,这就是皇家寺院清凉寺,而这座高台为清凉台,清凉台又名清泠台,据清康熙《商丘县志》记载:“清泠台,在城西北十八里,梁孝王筑,相传宋太祖避暑于此,又名清凉台。”

据《宋史》载,后周显德六年(959年)七月,赵匡胤任宋州归德军节度使,盛夏时节经常在清凉台乘凉避暑。据当地民间相传,一天夜里有几个蚊子嗡嗡作响,吵得他很心烦,就大声呵道:“不能让人清凉清凉吗?”于是蚊子尽去,此后这里再无蚊蝇。而在清凉寺后院也有一颗枝叶茂盛的皂角树,据说赵匡胤曾经在这棵树上栓过马,清凉台还流传着“太祖藏兵”的传说。据说,至今清凉台还保存着赵匡胤挖掘的长数十里的藏兵洞。当然民间神秘传说不足为据,但说明了赵匡胤和商丘有着颇深之渊源,也说明商丘在大宋王朝重要性。

自从赵匡胤开创大宋起,整个北宋时期,商丘都处在经济文化的高速发展之中,由于商丘独特的交通位置,交通非常发达,彼时商丘因辐辏之地融通八方,唐宋大运河横穿东西,成为当时著名的商品集散地,这促成了南京应天府经济发达和繁荣,再加上商丘当时重要的政治地位,商丘成为北宋时期的教育文化中心,当时应天书院成为四大书院之首,为北宋培养和输送大量的可用之材,也为北宋王朝和当时商丘经济繁荣,文化昌盛打下坚定的基础。

北宋的商丘应天府得天独厚经济条件和自然条件,再加上当时的政治文化地位,大量的宋朝皇室成员和退休大臣移居商丘颐养晚年,当时南京应天府成为当时最适宜人居住的城市之一,而睢阳五老就是这些人的典型人物。

如果说赵匡胤用自己的雄才大略,结束了五代十国分裂和战乱,开创了一个文教兴盛,经济繁荣的大宋王朝,使中国在经济文化的昌盛达到了历史顶峰。那么他也同时创造了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南京应天府,也是商丘历史上经济繁荣的最高境界。从这一点来说,赵匡胤是商丘历史发展的大功臣,我们应该铭记他,我们更应该在其身上发现更加深厚的历史文化价值,为我们商丘今天全面的发展服务,为商丘的发展开拓新的思路,给予我们新的启示。

纵看商丘的发展历史,应天府南京的发展和北宋兴衰密切相关,同呼吸共命运,北宋最为鼎盛的时期,同时也是应天府南京发展的顶峰,而随着北宋王朝的灭亡,商丘的城市发展也在逐渐衰落。

公元1128年,宋将杜充在滑州挖开黄河大堤,人为的进行黄河改道之后,持续不断的洪水泛滥,旷日持久的战乱动荡,成为商丘最大的威胁,商丘这个四平之地,交通要地,反而因此成为饱受战争蹂躏和自然灾害主要的因素,到了明朝初年,曾经的南京应天府,由于人口大规模减少,经济凋敝,不得不从归德府降为归德州,历经将近二百年的发展到明朝嘉靖年间才重新上升为归德府。明清以来商丘归德府经济文化发展虽有一定规模的繁荣和发展,但是,和北宋的商丘发展相比,其政治经济地位,还有很大的距离,所以重新恢复商丘昔日的辉煌和地位,才是当今商丘人的最重要责任和使命。

商丘在北宋时期的发展和兴衰告诉我们,一个城市发展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其一,需要和平安定的发展环境和国家政策的支持。

其二,需要有厚重优良的文化传统和文化理念。

其三,需要城市本身自然条件的改善和提高。

其四,需要具有战略眼光,善抓机遇,做事雷厉风行,敢于干实事,干大事的地方领导班子。

其五,必须发展具有高水平的高等学府培养可用之材。

昔日经济繁荣的大宋文明已成为历史,而曾经辉煌一度的南京应天府也已过去,如过往云烟般地消失在岁月的长河。往日悠悠不可追,未来美好需努力,今天,商丘恰逢改革开放的良好机遇,正身处中华民族复兴的大好时代,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经济繁荣,文化昌盛,国富民强的中国时代必然到来,而我们的商丘也必然迎来新的辉煌时刻。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