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文化恒久远,木兰精神永流芳

文丨刘金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撰稿人)

公元四二九年七月,一个寂静的下午,虽时值酷暑盛夏,漠北草原依然是蓝蓝的天空白云飘荡,旺盛的牧草野花飘香。

此时的木兰已经离家从军十三个年头了,一场大战刚刚结束,木兰像平常一样独自坐在草地上遥望南方,思念中原的故乡,家乡的爹娘。

此一战魏军深入草原,大破柔然军队,柔然部落四散,军队尸横遍野,柔然可汗落荒而逃,不知所踪,魏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战争终于结束了!”木兰看着远方蔚蓝天空,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这时候,一名卫兵匆匆忙忙跑来向木兰禀报道:“花将军,皇上有令,班师回朝。”木兰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心头大喜,高声说:“终于要回家了!”

1、木兰传说的历史记载

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涌现了许许多多为国杀敌,保家卫国的奇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她们和男子一样驰骋疆场,为国洒热血,抛头颅,堪为女中豪杰。其中著名的有商王武丁的王后妇好,为商朝打下大片江山;宋朝大将韩世忠的妻子梁红玉擂鼓黄天荡;还有明朝著名女将军秦良玉南征北战;民间戏剧传说的佘赛花,穆桂英,樊梨花,她们都是家喻户晓的女英雄。但是以“忠、孝”俱称,死后被民间建庙祭祀,享受香火供奉礼遇的就要数孝烈将军花木兰了。

关于花木兰最早的记载是南朝晋宋时期著名天文学家何承天,他在其著作《说苑》对木兰就有明确的记载。而著名诗歌《木兰辞》,据说最早著录于陈释智匠所撰的《古今乐录》。而唐人李亢在其著作《独异志》里也有关于花木兰的记载,在这本书的《序》中写道:“古有木兰者,代其父征,身备戎装,凡十三年,同伙之卒,不知其是女儿。”唐朝大诗人杜牧专门写了有关木兰的诗——《题木兰庙》,其诗云:“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浮云堆上祝明妃。”

明代万历《商丘县志·列女》卷十一记载:“木兰姓魏氏,本处子也。世传可汗募兵,木兰之父耄赢,弟妹皆稚呆。慨然代行,服甲胄箭囊。操戈跃马而往,历年一纪,阅十有八战,人莫识之。后凯还,天子嘉其功。除尚书不受,恳奏省亲。及还家,释其戎服,衣其旧裳。同行者骇之,遂以事闻于朝,召复赴阙。欲纳入宫中,木兰曰:‘臣无媲君之礼。’以死誓拒之。迫之不从,遂自尽。帝惊悯,追赠将军,谥‘孝烈’。今商丘营廓镇有庙存,盖其故家云。”

清光绪《亳州志》卷一舆地志记述说:“元侯有造孝烈将军祠像记,将军名木兰,亳之谯人。睢阳境东南距八十里,曰营廓,即‘古亳方域’,孝烈之故墟也。接营廓今为营廓集,在商丘东南七十里。侯有造以为即‘古亳方域’,孝烈之故墟,孝烈谯人。而故居在此,可见营廓之地今属商丘,昔皆属于谯境。”

明代文学家徐渭将《木兰诗》改编为《雌木兰替父从军》,以后木兰的艺术形象多次出现在戏剧小说文学作品当中。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木兰从军》,在抗日战争时期激起国人抵抗日本侵略的坚强意志。而豫剧大师常香玉《花木兰》更是唱遍大江南北,长河上下,为志愿军将士带来保家卫国的精神给养。

最近,美国迪斯尼公司创作的真人版电影《花木兰》,更是把花木兰这一形象推向全世界。

花木兰是中国南北朝时期一个传说色彩极浓的巾帼英雄,她的故事也是一部悲壮的英雄史诗。 

花木兰身为女流,毅然替父从军可谓之“大孝”。其保家卫国十年未归,可谓之“大忠”,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可谓之“大勇”,作为女儿身十几年不暴露身份,可谓之“大智”。正是大忠、大孝的品格,大智、大勇的气概,以及充满传奇色彩的经历,成就了花木兰的英雄传奇。

2、木兰故里虞城县

花木兰因历史的扑朔迷离,资料匮乏,并没有正史的记载,其生平也相应缺乏详细的记载,以至于花木兰的生活年代、姓氏、家乡故里都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其生活年代有汉朝说,唐朝说,隋朝说,北周说;其姓氏有花姓说,魏姓说,赵姓说,朱姓说;其故里有虞城说,亳州说,黄陂说,延安说。各种争论,不一而足。可是根据《木兰辞》叙述的历史背景,历史材料研究的反复论证,以及出土史料实物证明,大多数研究专家认为,花木兰姓魏,生活在北朝后期,木兰的故里就是现在商丘市虞城县营廓镇周庄村。

2007年3月26日,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组成的木兰故里专家考察验收组到虞城县考察、论证后,一致同意授予虞城县为“中国木兰之乡”。2007年11月11日,虞城县“木兰传说”被文化部正式确认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3年12月经省政府批准,营廓镇更名为“木兰镇”。可以说关于木兰各种的争议有了一个比较确定的结论。

对于木兰的一些问题有争议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木兰身上呈现出来的木兰文化和木兰精神,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一点应该是已经形成了高度的共识。

木兰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奇葩,是特殊的文化符号。木兰有容纳四海的胸怀,有替父从军的大孝,在她身上表现出了中华民族传统的‘仁、义、礼、智、信’美德。木兰身上体现出大忠,大孝,大智,大勇以及浓厚的家国情怀应该是我们民族文化精神内核,木兰身上的淡泊明志,不畏强权的品质,更是我们应该继承的中华民族优良的民族品格。木兰身上也呈现出妇女解放女权主义的现代文明价值。

3、木兰精神是商丘忠烈文化之代表

元朝文人侯有造在木兰镇的木兰祠所撰写的碑文中称赞木兰道:历代女子,凡立名节与天地间,名不死者,天地间世超异之才,必无此出类拔萃操烈,无此出类拔萃操烈,必不能建不世出战敌之功,而飨庙食无穷者也……夫孝烈生长闺阃,当隋末杂霸兵争之世,微将军处心,山岳不拔,金石不易,曷以建亘古未闻之功,天地始终之烈也。今几千载凛凛如生……岂啻建功立节,超越古今烈女之右。

元朝河南名士达世安在《汉孝烈将军记》评价木兰说:“千载之上不能启其端,千载之下不能方其武,彼三代诸烈不足俦”。

明朝大儒吕坤也称赞木兰“清白之操,可以冰玉”。

明朝著名画家邹之麟在其著作《女侠传》评论木兰说:“君子曰:若木兰壮而廉矣,使载之《列女传》,緹萦曹娥将逊之,蔡姬当低头愧汗,不敢比肩矣”。

清朝史学家田瑗在《木兰将军论》里高度评价木兰道:“女子而有大丈夫之气概也不可胜数,而活着能为人称颂,死后有人建庙立碑,流芳百世,木兰不愧为首屈一指。”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也曾手写木兰辞,表达了一代领袖对木兰事迹和木兰精神的推崇与敬仰。而政协副主席钱伟长题写的木兰祠门匾至今还悬挂在虞城县营廓镇木兰祠之上。这是历史对木兰高度评价,也是后人对木兰高度敬仰,更是对木兰文化和木兰精神的认可。木兰文化和木兰精神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精华宝藏,被历代传颂。

历史是久远的,它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真实记录,文化是厚重的,它是一个民族精神的继承和延续。

商丘历史悠久,商丘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无论老子庄子的道家文化,或者是孔子儒家文化,墨子的墨家文化,都和商丘历史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自古以来,商丘就有忠烈报国文化的传统,商丘历史上涌现出很多抵抗异族,保家卫国的民族英雄。汉朝七国之乱,梁孝王刘武在汉梁睢阳抵抗叛军三个月,在弹尽粮绝的情况取得了胜利,唐朝时张巡、许远坚守睢阳十个月保卫了东南半壁江山,这就是商丘忠烈的传统,木兰传说,木兰精神,木兰文化呈现出的忠烈文化正是这种商丘忠烈文化的代表,是商丘忠烈文化在中国历史上最真实、最具体的呈现,显示出最为深厚文化历史价值,忠烈文化应该是商丘历史文化的代表,也是中华文明持续发展的精神动力之源。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非常盛行,“女子无才便是德”,“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男权,夫权的文化思想严重约束和压迫广大妇女。从这方面来说木兰能够和男子一样代父从军,保家卫国,这也打破封建男权思想的枷锁和牢笼,特别是建国初期,著名豫剧大师常香玉的《花木兰》不但激起了广大民众爱国激情,同样也成为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维护女权,打倒腐朽封建思想有力武器,豫剧《花木兰》中那段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的著名唱段,也成为批判封建思想的有力说辞,木兰由此成为妇女解放,女权事业的著名代表人物,从这方面来说,木兰文化和木兰精神也具有鲜明的现代文明价值。

木兰文化,木兰故里也是商丘文旅发展的一大美丽风景线,更是向外宣传商丘厚重历史文化的一大亮点,更是展现商丘忠烈文化最好的场所。

木兰故里虞城县的木兰祠始建于唐代,金、元、清各代均有重修,曾占地万余平方米,有大门、大殿、献殿、后楼和配房等。幸存祠碑两通,是纪念木兰,弘扬木兰文化重要实体空间,也是河南省著名保护文物。而元朝时期侯有造撰写的《孝烈将军祠像记》更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关于木兰文献详细记载,极具有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它也是木兰是商丘虞城人最有力的证据。

讲木兰故事,看木兰文化,观木兰故里,悟木兰精神。木兰镇应该修复有关木兰的古迹,通过木兰故里的古迹文物,尽可能使游客了解木兰当时生活的场景,通过创作有关小说,戏剧,曲艺,电视剧幻灯片立体呈现木兰文化的历史价值和现代价值以及知名影响,让游客在游览之中饱尝一场文化和精神盛宴。

每年农历四月初八,虞城当地老百姓都认为这天是木兰的生日,于是就相约在这一天举办庙会,共同祭奉木兰。每月农历的初一、十五,当地老百姓到木兰祠烧香的络绎不绝。笔者认为应该把这种对木兰信仰,打造成对木兰文化,对木兰精神的信仰,也应该是对商丘忠烈文化的一种信仰,是弘扬木兰文化的契机。把木兰文化价值塑造出良好的商业价值和商业品牌,为今天商丘经济发展塑造出良好品牌价值和经济价值。

在我们看来,把木兰文化和木兰故里打造出具有商丘忠烈文化特色的经典文化历史景点意义重大,木兰祠应该和商丘古城,永城芒砀山,明清黄河故道一样,将成为商丘文旅事业发展的新的经典旅游景点,也应该成为商丘文化历史旅游一个新亮点。也就是说把商丘古城文化,永城芒砀山汉梁文化,明清黄河故道黄河文化,虞城木兰镇的木兰文化打包成一个崭新的商丘历史文化旅游区,形成人文自然景观综合旅游区,这既可以增加旅游多样性和观赏性,更有利于各个旅游景区综合服务的提升,这也是商丘文旅事业质量的一个飞跃。

木兰,商丘历史上最美丽的倩影,我们应该铭记,木兰身上的忠烈文化,更应该传承好木兰文化,这是商丘未来发展的文化精神基石之一。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