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烈腾骧 千古流芳:关于双忠文化的思考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历史如河流,奔腾不止。

商丘的历史亦如厚厚的史册,随便翻开一页都可寻到精妙之处。在五千年岁月中沉淀,穿越其中的人、事、物璨若星辰。

在商丘的历史长河中,张巡、许远领衔的睢阳保卫战是最激荡人心、最震撼的战役之一。历史学家对这场战役的评价很高:它保存了唐王朝的元气,在此役之后,唐又延续两百多年。试想,若无张巡、许远等舍命守城,任由叛军作乱,南下江淮,生灵涂炭,国将不国,民不聊生之境将再现,好在睢阳保卫战有效遏阻了叛军的南下势头,屏蔽了江淮以南半壁江山,使其无法实现更大的图谋,为唐王朝平叛赢得了宝贵时间。

张巡、许远等爱国忠诚、视死如归的壮举流传千余年,在当下越发显示出新的生命力。闲暇之余,笔者参观了张巡祠,感受到了张巡祠建筑的威严端庄,还有延续千年的雄壮气场。那飞檐斗拱像极了张巡、许远的倔强,那刻在圆柱、匾额上的诗词佳句,除了讴歌还有对英烈们深切的缅怀。绕墓地走了三圈,睢阳之战的场景不时闪现在眼前,我感觉自己穿越到大唐天宝,目睹了比影视剧画面还真实的场景,此刻的导演是我自己,一个游离于战斗之外的旁观者。

张巡祠主体建筑上的“忠烈千秋”、“功昭日月”八个大字,向往来的人们赫然昭示着张、许等人的功绩,其浩然之气,永世长存。

1、睢阳之战与守城忠烈们

唐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爆发。至德二年(757年),正月二十五日,叛将尹子奇率兵13万围攻睢阳(今商丘),原真源令张巡驻守宁陵,得知睢阳急危后,率领数千将士救援睢阳。

彼时,睢阳太守许远官位在张巡之上,然而,许远发现张巡善于用兵,出奇制胜,计出连环,便大义让贤,将指挥作战大权交由张巡,自己则负责后勤防务,张、许守睢阳的战争序幕就此拉开。

张巡自幼聪颖,才智过人,成年后,知识渊博,熟读经典,善于排兵布阵。当时朝政由杨氏族人把持,像张巡这样不愿意攀附权贵之人仕途升迁之路渺茫,张巡任清河令期间考评最高,待回迁但无望。后调任清河县令,政通人和、廉政爱民,百姓乐业安居。

唐天宝年间,玄宗颁布一条政令,“天下诸州改为郡,刺史改为太守”,宋州又改为睢阳郡,统领十县,即宋城、襄邑、宁陵、虞城、谷熟、下邑、楚丘、柘城、砀山、单父。

睢阳城在古睢水北,故得名“睢阳”。因隋唐大运河穿境而过,自古征战在中原,没有不以睢阳为要地者。正是因为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所以就彰显出张巡、许远誓死守城的价值。

睢阳之战进行时,新任河南节度使贺兰进明屯据临淮,许叔冀、尚衡居彭城,均观望而不援驰,张巡派南霁云先后求救于许叔冀、贺兰进明,贺兰进明却说:睢阳存亡已定,出兵有何用?挽留南霁云,好吃好喝伺候,南霁云哭泣着说:我睢阳战士没有吃食数月,我怎可以独享?遂拔刀断指,举座大惊。呜呼,悲哉!

在睢阳保卫战期间,张巡充分发挥其过人的军事才干和管理才能,先后经历了内部锄奸,草人借箭,箭射尹贼,火焚叛军,临淮乞援等典型战事,自春至冬,守城10个月,大小战役数百场,斩将300余,杀卒10余万,孤城粮绝,外援不至,知死不叛。后,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等36名将领同时殉难。

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的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中烽燧堡战役,十几个人也是面临孤军无援,断粮兵少的困境,却创造了坚持不退顽强抗敌的壮举。其实,烽燧堡战役也有真实历史原型,它是发生在唐开元二十三年十月新疆的一个边境战乱,也是此刻开始,唐的边境防线受到进攻,战事被动,损失惨重。

众所周知,唐玄宗李隆基晚年时期,政务荒废,沉迷酒色,昏庸宠奸,尤其出现政策失误和重用外族安禄山等来固守唐边疆,以致于出现安史之乱,为唐朝衰落埋下祸根。

从唐末偶有叛军反唐到边境节度使安史之乱的产生,其实背后是唐朝在府兵制向募兵制过度期间,无法控制募兵制地方割据势力强大造成的称王之局,兵制的转变,应时而变,最初确实对唐军事实力的巩固起到作用,但也无形中造成割据势力强大。当它无法与社会体制匹配时,就激化矛盾,战事迭起。

即便是睢阳之战抵挡了叛军南下之势,但是,安史之乱带来的隐患一直困扰着唐王朝,以至于后来两百年后还是易了江山,而睢阳保卫战和守卫睢阳的忠烈将士们的英勇事迹也随着历史走过一个又一个春秋。

朝廷为旌表张巡守城之功,诏赠张巡为扬州大都督,宋朝大观(1107—1110)年间,赐爵侯,谥忠烈。为纪念张巡、许远等人,睢阳人民为张巡等人立庙,是为双忠庙或曰六忠(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贾贲、姚訚)祠。

2、历代关于双忠的诗词祭文

自唐睢阳之战后,文人雅士讴歌张巡、许远等忠烈壮举的诗词、楹联作品绵延不断,自唐算起近千年时间,双忠精魂不曾被遗忘,而一系列的诗词、祭文等作品不单是对英烈的缅怀和个人态度,也是作者对于所处历史环境当中忠烈思想的呼吁和尊崇,更是对忠烈文化的继承和发扬。

张巡、许远们穿越时空能够被世人赋予新的精神内核,是历史沉淀的结果,也是与中华传统文化与当代价值观融合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作品的生命力日益会得到历史的检验和洗礼,其中,不乏具有代表性、典型性人物和作品值得我们重新审视。

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著有《张中丞后传》,属散文体,主要表彰安史之乱中抗击叛军的张巡、许远之功,驳斥对张、许的污蔑之声,弥补了李翰著作《张巡传》中无许远、雷万春等英烈的缺憾。特别是对于许远位在张巡之上,而无所猜疑,将指挥大权交由张巡的气度大为认可。文章对张巡、许远分城而治的诟音进行回应,当初两人守城睢阳,明明知道有唐大军不救,弃城而逃、躲藏他隅,有用乎?二公之贤能便在于分析时政,知晓睢阳对于大唐的要冲地位,故有,“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此乃张、许的大境界!也是大局观。韩愈也对贺兰嫉贤妒能而拥兵不救、南霁云断指的绝决进行了表述,行文有气势,夹叙夹议,叙事完整、议论有据有力。韩愈作此文近乎不惑之年,而此时也是安史之乱过去五十多年,对于韩愈来说,睢阳之战可以说是具有历史现场感的一件战争大事,他对于历史事实的参访和调研都是很便利的。正如他文章所言“愈尝从事于汴徐二府,屡道于两府间,亲祭于其所谓双庙者。其老人往往说巡、远时事云”,韩愈亲自祭拜双庙,并与附近老人问询张、许之事。由此看来,他的是非评说,无论是客观历史还是韩愈本人的价值观方面,都具有可借鉴、可参考的价值。

北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王安石针对张、许睢阳之战留有诗篇《双庙》:

两公天下骏,无地与腾骧。

就死得处所,至今犹耿光。

中原擅兵革,昔日几侯王。

此独身如在,谁令国不亡。

北风吹树急,西日照窗凉。

志士千年泪,泠然落奠觞。

此诗肯定了张巡、许远守睢阳对于唐朝山河不破起到至关重要作用,在大义面前做到不变节,这才是真正的王侯,哪怕是赴死,也是忠君爱国之举,这种忠烈思想值得后世永远揣摩,虚实结合,寄情于景,表达了对张、许的哀思和敬仰之心。

南宋杰出政治家和爱国诗人文天祥在祭拜双庙时,曾作词一首---《沁园春·题张巡许远双庙》: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谁负刚肠。骂贼睢阳,爱君许远,留取声名万古香。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炼之钢。

人生翕歘云亡。好烈烈轰轰做一场。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安得流芳!古庙幽沉,仪容俨雅,枯木寒鸦几夕阳。邮亭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

这首词的创作背景是这样的:元和十四年,韩愈因谏遭贬,赴潮州任刺史,在潮州一心为民,行善事。韩愈曾撰写《张中丞传后叙》,表彰张、许忠烈事。后来,潮州人感念韩愈,建书院、庙祀,并为张许建立祠庙,选址县东郊东山山麓。南宋时,文天祥驻兵潮阳,拜谒张、许庙,怀古感今,遂赋词。全词表达了对张、许爱国忠烈之举的高度肯定和赞美,同时,也表达了自己愿意为国家建功立业之决心,文天祥具有非常强烈的爱国之心,与张、许爱国忠君思想高度契合,所以,惺惺相惜之感油然而生,词中气场满满,非常动人。

对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等忠烈义士的爱国忠君事迹褒扬之作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韦应物、梅尧臣、黄庭坚、张方平、范成大、陆游等诗词名人都留有佳作。当然,历史上也有另一种质疑声音,就是对张、许的睢阳之战中“人食人以充饥”的战略留有人道主义和伦理方面的诟病,《新唐书》记载了食人相关细节:“食尽……巡士多饿死,存者皆痍伤气乏。巡出爱妾曰:‘诸君经年乏食,而忠义不少衰,吾恨不割肌以啖众,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乃杀以大飨,坐者皆泣。巡强令食之,(许)远亦杀奴僮以哺卒……既尽,而及妇人老幼,凡食三万口。人知将死,而莫有畔者。城破,遗民仅四百而已。”从这一段描写看,当时情况是相当惨烈的,睢阳之战的作战双方兵力悬殊(唐军不足一万,叛军约十几万万),是历史上重要的以少抗多战役,兵少粮缺,又是守城持久战,到睢阳沦陷,唐军兵力仅剩四百人左右,而且是忍受饥饿的弱兵,何以抗敌?当时,张巡、许远作为知识分子阶层,基本的伦理纲常并非没有权衡,但在紧要关头,可以做到抛却个人荣辱,献出爱妾和奴僮,这是应对当时窘境的不得已之策:一来,将士有吃食,二来,可以军队鼓舞短暂气势。

睢阳保卫战作为安史之乱重要战场,面对兵力巨大悬殊,到底是投诚还是继续守城,是拋给睢阳将领的选择,尽管睢阳城易守难攻,但面对损兵折将,吃食殆尽的情景,援兵又观而不出手,这是莫大悲伤,于是为保留战斗意志,张巡杀爱妾,许远杀家僮以犒兵士,也因为张、许此种违背人伦道德的举动颇遭到非议,但放到历史洪流当中,在那个国将不保的战斗时期,舍小家救大家的思想,恰是张、许思想境界无人能敌的例证,别人做不到,他们做了,别人不敢做,他们做了,冒着留骂名的风险,毅然决然,是为“忠勇、忠烈”。

作为对历史事件的评判,无论是褒扬还是贬低,都是评判者根据自己的价值观、阅历、专业知识结构等给出的结论,但不代表历史的定论,有些东西还是交给时间和时代去评定。双忠文化可以延续近千年而不息,它自有其中道理,张、许等人以国为重,顾全大局,爱国忠诚,奋勇抗敌,不怜名利,坚持到底,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的胸怀和智慧,以及誓死捍卫城池的决心即便在当下也依然具有现实意义,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殊途同归。

3、双忠文化之流变

双忠或者说六忠文化作为一种历朝官方认可的民间信仰,经过近千年的传承,目前,呈现出一定的地域性。中国北方、南方对于双忠文化的追崇方式略有差异,一般而言,商丘张巡祠为双忠文化公认的祖庭,也是双忠文化的诞生地和踪源。而双忠文化在南方尤其在江浙、广东、福建、港澳台等地比较风靡,仅在台湾就有张巡的崇拜者700多万人, 张巡庙1000多座。

那么,北方的忠烈文化为何在南方大放异彩?

首先,张巡、许远爱国为民、誓死守卫睢阳的气概,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非常容易引起共鸣,加之睢阳之战的历史影响力,以及战争如此残酷下,以张、许为首的将领视死如归、有勇有谋的坚守充满了正能量,是真正的英雄。

其次,作为一种文化信仰,它跟随地域发生流变是历史必然。

就像前面我们提到,潮州人在韩愈为张、许写过祭文之后,为感念韩愈,建立双忠庙;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潮阳军校钟英,奉命送贡品赴京,归途经河南睢阳,谒双忠庙,遂请来双忠香火神像和铜辊至潮阳,于东山创建灵威庙(双忠祠)奉祀。时民间有双忠“生保睢阳,死保潮阳”之传说。因此,潮阳境内许多地方都先后兴建双忠庙、祠,香火十分旺盛,潮阳纪念双忠公的传统有900多年,每年春节后有双忠文化节,大型巡城活动,游行队伍中,有执事队、英歌队、标旗队、大锣鼓队、笛套音乐队、武术队等,已经形成大型的节庆活动。

唐书,全唐传有记载,皇帝为了彰表英雄功绩,建立张巡祠,几经战乱破坏目前呈现的是后来修缮面貌。商丘张巡祠是双忠文化呈现的重要载体,也是此文化公认的最源本宗,张、许后人多南迁福建广东一带,至明清对台湾的开发,不少福建广东人偷渡台湾,生存淘金,沿海生存,对于文化信仰图腾非常重视,生活顺遂平安无事他们会以为是神的庇佑,台湾宗庙文化特别流行,在多元文化交融之下,道儒释家甚至合体共建宫、庙宇等。庙会活动也非常多,张巡祠在台湾大大小小有一千多,足以说明台湾对大陆文化追祖认宗,溯本归元的大一统中华传统文化信仰一直都有。

由此,我们看得出,各地双忠文化核心的精髓是不变的,祭奠形式会有地域性,普适地域的双忠文化衍生出它们自己独特的精神内核,比如,南方沿海一带,为驱逐倭寇、日寇侵扰,需要一种精神激励和支撑,双忠文化的爱国忠烈思想契和他们需求,对于民众而言就是一种信仰,对于当政者,利于统治阶层正能量的传播。以至于现在,潮阳双忠文化节已经具有强烈的双忠热爱国家、热爱人民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这是双忠文化随着时间发生的传承流变。

再者,文化的交流不分地域,跨越时空。这跟异域文化的中西交流是一个道理。它的传承一方面要看文化背后的精神内核是否具备持久生命力,另一方面要看文化传承使者赋予它什么样的新内涵。而双忠文化无疑在流变过程中具备明显的持续生命力,与不同地域结合后被赋予新内涵。

除了,双忠文化传承地举办相关节庆活动比较频繁外,近年来,双忠文化交流团远赴商丘双忠祠祭拜张巡、许远的文化交流活动日益增多,这是因为双忠文化具有同根、同祖、同文化性,而商丘张巡祠的地位一直是祖庭、发源地,通过举办祭拜交流研讨活动,双忠文化得到再次弘扬,互相促进双忠文化的知识更新,增强不同地域的文化认知。

双忠文化祭祀活动从最初的官民共需、官民共仰的一致性,其核心思想“忠义报国”、“爱国爱人民”等对于当下社会具有积极作用和深远影响,而且,弘扬双忠文化可以进一步激发民众的爱国主义热情,对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具有十分重要作用,这也是双忠祠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社科普及基地存在的价值。

前段时间,南方双忠文化代表人士赴商丘睢阳张巡祠凭吊先烈,感怀历史文化故事,这是商丘在双忠文化品牌影响力上的明显优势,商丘应该把双忠文化再升华,上升新高度。

结合商丘文旅发展和出于对双忠文化更加具有创意传播考量,我们尝试提出以下思考:

其一,门票时代的逝去,带给景区运营更多的思考,景区的营收支柱到底靠什么?我们还是结合旅游几要素,“吃、住、行、游、购、娱”要么在单体景点实现,要么做精其中一项。张巡祠单体可以在游、购方面做文章,游是不用赘述,景区游;购什么?购买兴趣如何激发?目前张巡祠有张巡纪念币礼品,如果可以基于消费新生力量继续开发完善新的双忠文化相关的文创产品,不失为亮点,比如,连环画、军事题材相关的卡通玩偶产品等。

其二,紧跟当前旅游增量消费趋势,探索实景演出、情景剧等活动,甚至根据影视剧消费习惯,拍摄张巡、许远为主角的双忠文化题材的影视剧、网络剧等。这些活动对于游客的吸引力和复游率具有很强粘性,最近比较火的大宋武侠城,值得借鉴,一天的实景活动让你看个够,有好内容还怕游客不来看?就张巡祠来说,可以截取睢阳之战代表性事件进行展演,现场也是很震撼的,也会受到欢迎。

其三,利用节庆促进消费。双忠文化节庆活动在潮阳地区已经很成熟了,节庆期间,一方面带来消费人群,另一方面可以推动双忠文化的本地传播,即便是在商丘地区,恐怕还是很多人不知道何谓双忠,所以,借助节庆也普及常识,何乐不为?

其四,可以考虑丰富张巡祠大殿内容。比如,设置韩愈、高适、文天祥、等后代名人祭奠双忠文章碑刻,面向华人圈书法界征求书法作品,既有宣传效应,又能增强祠内忠烈文化的厚重氛围。

其五,吸收台湾及东南沿海地区双忠祠祭奠仪式精华,打造張巡、徐远商丘祖祠固定的祭奠仪式规制,每年在清明节或公认的祭奠日举办群众性公祭活动,以此弘扬忠烈精神,丰富品牌效应。

参考资料:

1、《新唐书》,宋祁、欧阳修等著。

2、《商丘通史》,李可亭等著。

3、《唐·忠烈侯张巡》,王少华编著。

4、《潮阳第九届双忠文化节》,黄恩。

5、《张巡祠:“安史之乱”忠烈英雄张巡、许远纪念地》肖鑫。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