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广东文旅的新价值时代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按照广东省官方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省旅游总收入1.36万亿元,同比增长13.5%;旅游外汇收入205.12亿美元,同比增长4.4%;接待过夜游客4.9亿人次,同比增长10.4%。

按此数据来看,如果将广东省2018年的旅游总收入放在全国城市GDP排名中来看,超过了同年杭州市的GDP,将仅次于武汉,位居全国第十。

但有意思的是,文旅在广东整体的经济格局和发展格局中的存在感似乎并不明显,外界好像也一直缺乏对广东基于文旅视角下的价值发现和表达,哪怕是在“活力广东”被用了很多年以后(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对描述广东很恰当的一个口号,但也是文旅色彩不太明显的口号,尽管这个口号是旅游系统贡献的),以至于有观点认为,文旅之于广东,曾经在很长的发展周期里都可谓是一个略显尴尬的存在,试想,如果在广东增加一个GDP万亿以上的城市,存在感将会怎样。

之所以如此,有一种观点认为,一方面与上一轮发展周期中,宏观上大家对文旅的产业属性不明显有关(对文旅产业的综合价值更是缺乏全面和系统的认识),也与广东总的经济体量较大和文旅产业的相对占比较小有关。更何况,外界对广东尤其是珠三角地区的改革开放前沿、制造业发达、城市经济繁荣、科技创新等认知标签太明显了,很容易形成灯下黑的现象。

不过,改变正在发生。无论是在省内,还是在省外,文旅广东的影响力都获得了快速的提升,并伴随着针对广东文旅综合价值的再发现。

比如,在加快文旅融合发展的同时,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明确提出,推动“文旅广东”与“经济广东”相得益彰,奋力开创文化强省和旅游强省建设新局面,努力将文化和旅游业打造成为广东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性产业,实现文化和旅游业增加值占全省GDP比重的10%以上;主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乡村振兴、精准扶贫、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等国家战略中,进一步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充分发挥文化旅游业的优势,成为服务全省大局、服务中心工作的主力军、生力军。

在我们看来,在这些表述背后,本身就代表了新时代和新周期背景下对广东文旅再定位的思考,无论是“打造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性产业”的目标的提出,还是提出“成为服务全省大局、服务中心工作的主力军和生力军”的提法,以及对文旅产业自身产品和服务创新方向和模式的思考,都具有“重新发现文旅价值”的色彩,也具有明显的创新性。

文旅广东,其命维新。无论是从新一轮全球产业变革和区域经济调整的宏观背景来看,还是从中国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寻求高质量发展的层面,以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升级来看,文旅和科技一样,都在成为最关键的变量。在即将进入“十四五”发展规划时刻的背景下,对一个广东文旅新价值时代的前瞻性、客观性和务实性的洞察和研判,也就变得很有必要。

1、重新发现广东文旅的价值 

对于广东文旅而言,需要对外界强化的认知是:广东文旅产业不仅产值很大,并产生了长隆、华侨城这样的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旅游企业品牌,还有腾讯这样的客观上为全国文旅产业发展赋能的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无论是文化产业增加值还是旅游总收入和旅游外汇收入,都是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其中,文化产业增加值更是占到了全国的七分之一;而且,考虑到文旅的综合性产业和流量型经济的特点,文化和旅游业对广东其它产业和领域的贡献应该也是很大的。

这些基本上代表了对广东文旅存量价值的发现。除此之外,随着国家一系列新发展理念和发展战略的提出,以及广东省新一轮全面开放和转型发展的推进,广东文旅也正在经历一系列新的价值再发现,并在无边界创新的逻辑之下,探寻新的发展模式,拓展新的产品和服务,构建新的发展业态。

比如,关于广东文旅的产业属性和产业特点的认识。发展到今天,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区域和城市层面,都已经将文旅作为重要的新兴产业来看待,在区域和城市发展中,不仅体现为软实力,还直接体现为硬实力。所以,几乎所有的区域和城市都已经明确将文旅产业作为当地的战略性支柱产业来对待(广东更是将文旅作为重要支柱产业来看待),而纵观全国文旅产业的发展,其增长速度远高于全国整体的经济增长速度,在有些文旅资源禀赋较好、发展基础较为雄厚的地区和城市,文旅产业的增加值更是几倍于当地的经济整体增速,已经成为拉动当地整体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新动能。

这种情况在广东也已经存在,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在非珠三角地区将表现得更加明显。和全国的情况类似,在新一轮广东文旅产业的发展中,通过文旅产业激活的资源和地区,较多的分布于传统认知中最为边缘、最为遥远甚至是最为贫穷的地区,比如,无论是在深圳文博会,还是在广东旅博会以及广东文化和旅游投融资对接会的现场,来自非珠三角地区的政府、项目和企业都表现的异常活跃,而考虑到这些地区丰富而稀缺的生态资源、文化资源,也较多的获得了投资机构和消费者的兴趣,这样以来,通过文旅产业的发展,不仅为这些地区找到了新时代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路径和模式,而且,还将为广东省的扶贫攻坚、乡村振兴、绿色发展等战略实践提供具体的抓手和载体。

文旅产业的发展,对于广东省来讲,在有些地区所发挥的公共价值甚至超过纯粹的经济价值,虽然经济价值也很明显。

更具体的例子是,在最近几年广东大力推进的南粤古驿道的保护传承和文旅开发中,就直接牵涉到大量的落后地区的村落资源的保护和开发,通过南粤古驿道这一线性文化遗产以及相应的文旅化产品和服务创新,不仅大幅度提升了当地人的文化自信,颠覆了传统的贫富认知和心态,而且,还在直接推动了当地脱贫,并有效地避免脱贫后返贫现象的发生,为这些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

所以,与全国其它省份一样,在新的发展阶段,广东文旅的转型发展与广东省整体转型发展之间正在迎来更加多元、更加深刻、更加彻底的互动,这些互动的过程也是重新发现广东文旅的综合价值的过程,这也将是重新发现广东文旅的价值的最重要的逻辑依托、路径依托和项目依托。

当然,这样的互动不仅体现在广东省正在践行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乡村振兴、精准扶贫、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等重大战略中,而且,还将体现于包括制造业在内一系列产业结构调整当中,以及所有的城市转型发展当中。

对于其它产业的转型发展而言,文旅视角将为其提供更丰富的也更具创意性的产品和服务创新灵感和应用场景。比如,对于传统的灯具生产企业,常规的产品创新思路是尽可能在节能方面有所突破,然后就是在单个灯具造型上进行设计创新,但考虑到夜色经济越来越被重视,而且,针对夜色经济的场景创意,已经不仅仅是城市亮化的问题,而是越来越强调与文化创意的结合,这时候,如果有灯具企业可以基于对文旅消费和体验的精准洞察,进行更复杂的灯具研发和应用研发,将为企业的转型发展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不失为一种摆脱低端竞争的路径选择。

与城市的融合更是如此。比如,对很多城市而言,经过上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基本上都打造了很多的城市公共绿地,为改善城市生态和宜居环境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考虑到这些公共绿地较高的维护成本,也让越来越多的城市感受到了压力,在此背景下,如果能够结合城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构建和城市全域旅游的发展,创新性的利用这些绿地空间,不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维护成本的问题,而且,还将为城市文旅的创新发展提供更多的空间支持。

由此我们应该认识到,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不仅要更加重视文旅产业自身的经济增长价值,还要重视对那些基于文旅要素的新消费、新场景和新生活的洞察,并以此作为价值挖掘和创新赋能的依托,这也是广东文旅下一步价值维新的重要方向之一。

2、面向“十四五”的文旅广东   

今年8月底,由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承办,东莞信托、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协办的2019广东文化和旅游产业投融资对接会在广州举行。

自2017年创办,该对接会已经是第三次举办。按照规划,广东省文旅厅联合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打造该品牌,旨在搭建高端、专业、务实的文化旅游产融结合平台,进一步建立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文旅产融结合长效机制,进一步构建完善的投融资体系,进一步释放文化旅游投资开发的巨大商机。

在我们看来,在这次对接会上,有两个关键点尤其值得关注:

其一,对接会期间,为有效引导社会资金投资文化和旅游产业,东莞信托联合华侨城旅游、中信资本、保利资本、恒大旅游集团、昆仑保险、奥动文旅、前海开源基金等单位共同发起设立规模为100亿元的“文化和旅游产业投资基金”,支持文旅产业发展。这意味着围绕文旅投融资,在对接会平台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服务链条,致力于将市场化的资本力量对文旅产业的介入常态化、专业化、规模化,这是对包括广东在内的中国文旅投资黄金时代的直接回应,后续的运营效果值得期待。

其二,按照主办方发布的数据,通过前期广泛征集梳理、重点项目走访核实,今年组委会共收录省内外462个项目,其中广东省项目264个、外省项目198个。超过1亿元及以上的项目275个,10亿元及以上的项目122个,超过百亿元的项目23个。由此,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该平台的品牌影响力开始由广东向全国辐射,将来成为一个面向全国资本和项目的文旅领域的资源整合和配置平台。

据介绍,从今年开始,组委会紧扣文旅融合和全域旅游大背景,进一步创新办会模式、优化会议内容、加强资源整合,大力提升广东对接会的专业度,多头并举全面夯实产融对接、做深长效机制。除8月31日举办广东对接会外,组委会将不定期举办招商会、项目路演会,支持重点投资机构赴省内外考察对接、举办对接会,对路演项目进行跟踪及服务,进一步拓宽产融对接的广度和深度。

考虑到对接会每年都是在广东旅博会期间举办,客观上已经实现论坛与会展同步,如果再加上本次对接会的另一个协办单位南方文化产权交易,至此,依托对接会这一品牌和平台,广东在文旅产业投融资领域至少已经形成了政策引导、产业基金、会议会展、产权交易的类似全产业链化的服务体系,接下来如果能够进一步开放引进一系列智库研究和咨询体系,推进文旅领域专业人才培训和市场化流动,将使得这一服务体系更加完善,假以时日,一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文旅产业投融资服务体系的未来可期,不但可以让广东真正成为中国文旅产业和投资的重镇,客观上也是为中国文旅产业的发展补齐了一个短板,或将是广东文旅“十四五”期间最值得期待的重大突破之一。

当然,除了一个面向全国乃至全球的文旅产业投融资服务体系的构建之外,“十四五”期间以及未来十年,广东文旅其它值得重点关注或者说尤其值得期待的内容至少包括:

其一,从产业规模来看,文化和旅游业增加值破万亿,占广东GDP比重超过10%,成为名副其实的重要支柱性产业,而且,无论是在全省还是在各个地市,文旅产业的增长速度都明显领跑于所在区域和城市的整体经济增速。

其二,乡村旅游品质化发展实现广东县域全覆盖,并在点线面等不同层面形成很好的线路、产品和服务组合,在对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等战略实施形成综合支撑的同时,让乡村旅游成为广东文旅品牌矩阵中最闪耀的组成部分。

其三,南粤古驿道成功申遗,真正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和旅游名片,与此同时,进一步推进关于南粤古驿道价值认知体系的创新研究,并通过一系列丰富的文旅产品和服务的创设和运营,形成一套关于线性文化遗产的更具创新性和创造性的保护传承机制和市场化运营机制,为全国古驿道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做出示范。

其四,不仅可以实现更加深入的文化和旅游的融合,而且,主动发现和推动更多其它产业文旅化的创新和转型实践,让异业创新和无边界创新成为广东文旅转型发展中更具颠覆性的创新力量,当然,在此过程中,与科技的融合将成为常态。

其五,让广东或者粤港澳地区真正成为文旅教育和研究的重镇,不但有中山大学、华南理工、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城市大学、澳门大学等学院派的文旅教育和智库建设,还可以充分发挥更多市场化的新兴社会智库的建设,包括一些具有产业链构建基础和能力的企业的内部智库的建设,不但致力于整合全球的文旅教育和研究资源服务于广东文旅,同时,鼓励广东本地的文旅教育和研究团队服务于全国和全球市场。

其六,考虑到广东在中国改革开放中的独特地位和角色扮演,充分发挥文旅在对外交往中的功能和价值,既是广东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践行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国家开放战略的题中应有之意,而且,在此基础上,文旅所具有的公共外交、民间外交和经济外交等多元属性值得重视。

其七,在国家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背景下,以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的打造为基础,通过更丰富的文化和旅游协同发展实践,充分体现文旅在推动区域一体化的穿透力,不但是对建设“人文湾区”、“休闲湾区”和“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战略的践行,还将为全国很多地区一直推进不顺的区域一体化实践提供借鉴。

其八,更具创新性的看待广东的红色旅游资源以及红色旅游在广东的发展,除了传统意义上红色旅游资源以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广东有着最为丰富也最具象征意义的改革开放地标,比如深圳的蛇口、莲花山,甚至当年大逃港的地方,基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时代叙事、国家变革叙事以及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型政党到执政型政党转变的叙事,实现对这些资源的发现和讲述,都是广东所独有的“红色旅游”资源,具有丰富的文旅创意空间。

其九,文旅领域的专业会展的打造同样值得期待,一方面是因为,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会展城市和地区,在广交会之后,广州和广东需要进一步在会展业的发展上有新的突破,而考虑到文旅产业的快速成长和与生俱来的开放性,文旅会展业或将成为突破口,另一方面,会议会展也是一个地区完善文旅产业链,扩大其在全球文旅产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必然选择。基于此,深圳的文博会,广州的旅博会就值得期待。当然,正如前面提到的,会展业与论坛、产业基金甚至会展的永久会址进行特色小镇的开发,越来越成为一种模式,在此方向上的探索也值得期待。

其十,基于对广东海岸线的多元价值发现(这里不但有最原生态的自然风光,还有最壮阔的中国改革开放的纪录、最具现代气息的城市景观、最高品质的休闲空间、最具影响力的海洋文化和妈祖信仰),随着沿海公路的全线贯通,创新性推动滨海旅游的发展,并在陆海统筹的战略下,全面融入到新时代沿海地区的转型发展中去。

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在这个每天都在发生大规模颠覆和重塑的时代,使得我们传统的分析改革的增量和存量的框架有些边界模糊——几乎所有的改革本质上都是增量改革,增量改革不仅影响新一轮的发展成果,而且,也是决定存量问题化解的根本因素,拥抱变化、适应变化将成为包括广东在内的中国省域文旅产业变革的新常态。接下来,我们将继续思考和洞察于广东文旅的新价值时代,敬请继续关注。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