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体雁:关注深圳“南山区现象”,打造“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

文丨沈体雁(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首都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结合最近在基层做规划和做调研的一些观察,我们认为,在目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闯关突围、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要采取“新非平衡发展战略”和“创新极化战略”,以中心城市的中心城区或明星城区为基本单位,打造若干“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引领全国各地区攀登全球价值链的珠穆朗玛峰。

具体牵涉到三个问题:为什么要提出打造“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怎么确定和培育“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如何打造“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

1、为什么要提出打造“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

在我们看来,之所以提出此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从发展的逻辑来看,高质量发展总是率先发生在少数地区,首先在条件成熟的地区出现一个高质量发展的创新极核,然后再向周边地区扩散,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

当前,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以及由此而诱致的生产结构的创造性破坏过程正在迅速地重塑各个地区的比较优势,再造各个地区在创新空间格局中的地位。一些世界级城市或城市群的中心城区,由于在吸纳和集聚全球性创新要素过程中具有独特的战略能力,正在成为本轮产业革命的创新极核。从全球范围来看,创新空间格局正在出现某种程度的再中心化和极化过程。

其二,从中国区域发展的特征和事实来看,当前我国大城市的城区发展正在出现重大分化组合。在中国特定的政府管理体制下和特定的经济空间组织形式下,“城区”正在成为一个国家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地理单元。一些经济实力强、财政状况好、地区品质高、创新要素密集、公共治理良好,空间尺度在100平方公里至400平方公里的中心城区或明星城区在国家转型升级的进程中异军突起,成为配置创新要素、吸纳创新能力、培育创新型产业集群、带动国家高质量发展的“极核”。

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中心城区就是深圳南山区。2018年,南山区在18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完成了将近5000亿元人民币的GDP,人均产出36.5万元人民币,每平方公里均产出27.7亿元人民币,财税收入是1500亿元人民币,本地培育或拥有上市公司144家,形成了包括华为、中兴、大疆等旗舰型高科技企业在内的创新型产业集群,成为代表中国电子信息技术产业(ICT)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前沿阵地。

预计“十四五”期间,南山区将继续保持高质量、高速度增长的态势,GDP将过万亿,各项指标将翻倍,是名副其实的“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

由于中兴、华为、大疆相继成为中美贸易战中美国的制裁对象,而且,这些企业都坐落在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办事处,以至于有网友开玩笑说,这次中美贸易战,某种意义上,其实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发起了一场对中国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办事处的“贸易战”。由此,南山区在中国乃至世界ICT产业竞争格局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我们把这种在相对有限的空间范围聚集了若干世界级龙头企业、形成了世界级创新型产业集群和创新生态系统、驱动地区经济和国家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的现象,称作“南山区现象”。

类似的地区还有广州市黄埔区,也即广州开发区,实行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广州高新区、广州出口加工区、广州保税区和中新广州知识城“五区合一”管理体制。2018年,黄埔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65亿元人民币,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7603亿元人民币,财税总收入1052亿元人民币,合同利用外资41亿美元,正在成为国家IAB产业集群(即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医药三大战略型新兴产业)的航空母舰和发展极核。

2、怎么确定和培育“国家高质量发展极”?  

关于如何划定“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特别是着眼于经济发展的内生活力、原创动力、核心竞争力和辐射带动力,我们提出十个标准以及相应指标。即以大城市或超大城市中心城区或明星城区为备选地区,按照以下十个标准选取若干总量、结构、速度和能力等维度都具备较高发展水平的“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把它们打造成为国家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引领区、动力源和国家队。

一是城区人口经济规模。“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应在国土面积、人口规模、经济总量等方面具有一定规模和体量,形成较强的经济发展动能。比如,根据2018年中国主要城区经济社会发展指标,要求城区面积在150平方公里以上,人口规模100万人以上,地区生产总值3000亿元人民币以上。

二是产业结构高端化标准。即战略型新兴产业和高附加值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应超过30%。

三是财政能力标准。即地区财税总收入超过300亿元人民币,能够为转型升级和战略型新兴产业发展提供强大的财政支撑。

四是人才和智力密度。参考美国高端制造业评价标准,高质量发展极核区的STEM(即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人才和专业服务人才(即金融、法律、财会等专业人才)占劳动力总数的比重应超过20%。

五是科技研发投入和科技贡献标准。地区科技研发投入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5%,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0%,形成科技投入与产出的良性循环机制。

六是初步形成一个或数个代表中国国家竞争力和对国家产业链安全具有关键影响的世界级产业集群。特别是拥有标志性的产业龙头企业,培育和集聚了若干“独角兽”企业。

七是初步形成有利于中小企业跨越企业创业“死亡区”的本地化的创新生态系统。政府、企业、大学科研机构和民间机构之间形成互联互通的创新支持网络,大中小企业围绕重要研发基础设施、关键供应商、公共劳动力池等“产业公地”形成竞合有序、有机共生的创新生态,初步出现若干具有民主集中、公私兼顾、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等现代集群治理机制的产业集群组织,并在地区创新生态和区域经济运行中发挥日益重要作用。

八是地区生活品质。即地区拥有优美宜人的自然环境、便捷宜居的人居环境(建成环境)、精细化的城市公共服务、人性化的城市生活服务,为吸引创新人才集聚提供了充满活力的、世界一流的城区生活品质。

九是良好的城区治理。正如世界银行有关城市治理的报告所言,尽管资金和技术在城市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如果没有良好的城市治理,城市经济也难以持续高质量发展。“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应在国家现行政府管理体制和城市管理体制下,探索有利于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城区治理体系。

十是以5G为代表的新型城市基础设施。

根据上述标准,我们进行初步筛选,选定了十个“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即:北京海淀区、上海奉贤区、广州黄浦区、深圳南山区、杭州萧山区、苏州昆山市、佛山顺德区、宁波鄞州区、常州武进区、南京江宁区。

除了采用指标和数据进行分析之外,我们也做了初步的访谈调研,对这些中心城区或明星城区发展水平进行验证。

我们提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指标,类似于“采购经理人指数” (Purchasing Managers' Inde,简称PMI),叫做“地区的科技经理人指数”(High-tech Managers' Index for the City Propers),就是科技企业,特别是民营科技企业的老板或高管对“城区”这个行政管理和经济管理的基本地域单元的营商环境的总的评价。

一些科技企业经理人普遍反映,当前中国难得有几个“好”的适合做生意、搞创新的城区,这些城区有钱、有人才、有需求、政府效率高、服务意识强、城市治理优、社会信用好,政府主官想做事,敢做事,也就是这些城区的“科技经理人指数”比较高。要做事,要创新,就要找这样的城区!

我们所选择的十个“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正是中国目前“科技经理人指数”最高的十个城区!

当然,由于数据可获得性方面的原因,上述十个城区及其排名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比如,由于北京房价高居不下以及人口疏解政策导致大量年轻人外迁,近年来北京市海淀区与西城区的高质量发展能力动态出现了新的趋势,以高科技产业为主导的海淀区在财税增长、人才吸引等方面与以金融服务产业为主导的西城区相比相对乏力。

在我们看来,深圳“南山区现象”背后的政治、经济和科技动因,新时代中国特色的中心城区高质量发展规律,以及“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对国家区域经济格局的深入影响等诸多问题,都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3、如何打造“国家高质量发展极”?

如何以“城区”为单位打造若干“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

在我们看来,总的战略就是采取“新非平衡发展战略”,或者叫做“新特区战略”或“拔尖战略”。也就是,根据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阶段性发展以及中国国家发展的主要矛盾的变化,在扶贫攻坚、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区域协调发展等“普惠化”战略和“补短板”战略的基础上,以抢占全球价值链珠穆朗玛峰和维护国家产业链安全为目标,以塑造世界一流“地区品质”为区域政策着力点,以创新型人才资源配置为主要政策杠杆,支持和鼓励一批有条件的大城市中心城区或明星城区建设各具特色的充满内生活力、原创动力和善治能力的创新生态系统,打造世界级创新型产业集群,引领国家迈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

在世界经济版图上,在人类创新的珠穆朗玛峰之路上,中国经济已经从跟跑进入并跑甚至领跑阶段。中美贸易战不仅仅是“贸易战”,更是“科技战”。正如黄奇帆同志最近在一篇演讲所指出的那样,“人家要的不是钱,而是你的命”。

在平地走路,我们可以手牵手,并列向前走;可是现在我们是在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半山腰,在二号营地甚至三号营地,我们必须鼓励少数人先爬上去,再把其他人拉上去。我们需要打造更多的“深圳南山区”、“广州黄埔区”这样的超级明星!

因此,在我们看来,以“自主创新”和“自主可控”为根本出发点,以塑造“城区品质”和营造“创新生态”为核心任务,实现“拔尖战略”,打造高质量发展国家队,在“十四五”乃至更长时间内都是必须的,是符合国家战略意志的,是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区域经济布局的重要一环!

为此,我们提出几项打造“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的战略举措。

其一,进一步完善“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管理体制和治理机制。给予有条件发展成为“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的大城市中心城区或明星城区市级行政管理权限,包括更大的立法自主权、财政自主权和人事自主权;积极推行城市公共服务运行管理的“城区市政经理制度”和“城市服务运行商制度”,实现城市服务精细化、社会化和职业化供给,提高城市服务居民满意度和获得感;试行和推广政府雇员制度,引进高质量公共管理人才;完善现代城区治理体系,形成党建引领、政府主导、多元参与、协同共治、共生发展的新型城区治理模式;建立“社区发展理事会制度”、“社区发展基金制度”和“社区发展规划师制度”等制度,探索具有中国特色和国际标准的国际化大都市中心城区基层治理模式;利用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现代信息技术,建设跨平台、跨领域、跨地区的城市信用管理体系,为城区创新生态治理奠定坚实的信用基石。

其二,统分结合,舰队作战,打造以“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为航空母舰的国家竞争力创新型产业集群体系。一方面,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优势,建立国家产业集群大数据平台和“总参谋部”,结合各地优势明确“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产业集群发展的主攻方向和重点任务,采取多种途径建立国家和区域两级产业集群公共服务体系(产业集群公地),推动产业集群专门化服务的连锁经营,提高产业集群智慧化、精准化、定制化管理水平;另一方面,鼓励各地区采取“精明的专业化战略”(Smart Specialization),发挥本地区比较优势,发展特色产业集群,实现差别化竞争,夯实地区核心能力,形成优势互补的国家竞争力产业集群体系。

其三,进一步完善“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的人才政策和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实施人才、知识产权和产业创新融合发展战略,促进人才和智力向“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集聚,打造世界级的人才高地和智力密集区。

其四,支持每个“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规划建设一所国际性研究型大学,为高质量发展极提供源源不断的创新动能和人才“母鸡”。

其五,鼓励“国家高质量发展极核区”优先推进5G基础设施建设,率先实现5G网络全城区覆盖,基于5G技术升级城区计算基础设施和研发基础设施,打造5G创新应用策源地和5G产业孵化区。

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创新,还需要伟大的标杆和引领。国家高质量发展需要形成高质量的区域布局,更需要打造高质量发展极核。让我们再造几个“南山区”,再造几个华为,再造几个国家竞争力产业集群,带动国家攀登全球价值链的珠穆朗玛峰!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