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打破“鬼城”质疑,郑东新区迎来新价值时代

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城市是时间的艺术,时间也会给一个城市的兴衰最终的答案。

在经历了多年的“鬼城”质疑后,郑州市郑东新区正迎来新一轮历史性发展机遇,并在多重国家和区域发展战略中,扮演起重要的角色。 

在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上海生活了40年的资深中国问题观察家休·佩曼所著图书——《中国巨变:地球上最伟大的变革》在中国出版。该书于今年9月份由人民出版社翻译出版,是丝路书香工程“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项目,由国务院有关部门推荐出版。

休·佩曼在书中认为,上海浦东和郑州郑东,这两个新区都是中国“筑巢引凤”的成功范例,郑东新区的地位和上海浦东新区一样,是中国变革和成功的标志,人们对“鬼城”的担忧言过其实了。因为新城建设一般要经历三个阶段:初始阶段——快速增长阶段——成熟阶段,从初始建设到养成,至少要经历10年以上的时间,而它们基本都是在十年内发展起来的。

1、一度是生来多艰的新区新城

提起郑东新区的开发建设,一定会提到日本建筑师黑川纪章,一个曾经让郑东新区成为饱受争议的造城项目的建筑师。

黑川纪章出生于日本的名古屋,亲历了日本重建的狂飙时代和房地产泡沫,在其规划和建筑设计中,尤其讲究城市“共生”思想,以及对东方文化符号在建筑中的植入,还有在城市设计中对水的运用。

美国社会哲学家刘易斯·芒福德曾经说过,“如果一个城市的设计中不包含乌托邦的影子,那这个城市根本不值一看。”郑东新区便是包含了黑川纪章的城市乌托邦式想象的一部作品,建成后的郑东新区,将是一个生态城市、共生城市、新陈代谢城市、环形城市、地域文化城市。

由于黑川纪章所设计的郑东新区是一部看上去非常未来主义风格的作品,所以,被许多规划师认为,郑东新区脱离了人的尺度的城市肌理,无法延续城市文脉;大尺度的地块和快速路建设,助推了小汽车的发展,低密度的路网降低了慢行系统的可达性;公共空间空旷缺乏人气;环形的路网,与城市已有路网衔接不畅,让本地司机也常迷失方向,等等。

并且,在新区建设的过程中,2003年遇到“非典”,材料进不来,民工找不到,工地上一片荒芜;2005年,遇到东南亚金融危机,2009年又遇到世界危机,一度发生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于是郑州政府不断通过土地滚动开发的形式,以财政担保和土地抵押,向金融机构融资,最后郑东新区才逐渐成型。

2010年底,郑东新区被美国一家名为“商业内幕”的网站公布了若干幅郑东新区的卫星图片,并根据图片判断,下了一个这只是“一片空屋”的地方的结论。这一报道遭到郑州官方的强烈反对,新区管委会立即发布数据称,郑东新区CBD入住率已达到90%,并非“鬼城”。但是2013年,美国当时的一家名叫《60分钟》的新闻节目走进郑州对郑东新区进行拍摄,仍将其称为中国经济泡沫的代表。

如今,关于郑东新区的“鬼城”之说早已不复存在(而且,根据新区新城以十年为期的发展阶段,郑东新区也谈不上是一座“鬼城”,只能说是新区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更多的关注点开始转向随着地区产业和人口的集聚,如何让城市治理更加优化的问题。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已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00亿元,建成区面积超150平方公里,入驻人口达150万,建成绿化面积50平方公里,城市核心区绿化覆盖率接近50%,并被习近平总书记评价为“不愧新城区建设的点睛之笔”。

2、在这里看到河南的未来

时间倒退至16年前,甚至更早,或许谁都不曾想过,郑东新区所在这块地方能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都市新区,成为郑州、河南乃至整个中部地区对外开放的新窗口之一,成为河南向世界表达的一张新名片。

1998年,世界城市化平均水平是55%,中国为33.4%,而作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的河南的城镇化率只有20.8%,位于全国倒数第二。当时的郑州市区人口不到200万,市区面积只有140平方公里。与此同时,中国城镇化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大城市旧城区普遍面临资源环境瓶颈约束、住房短缺等问题,试图通过新区建设拓展城市发展空间,优化城市格局、完善城市功能。在此背景下,郑东新区应运而生。

同年,国务院批复了《郑州市总体规划(1995—2010年)》,当时的规划提出,郑州市区人口发展长远目标为500~600万,城市化水平达到70%~80%。

2000年,时任河南省省长的李克强在郑州市调研时特别指出,一定要增强郑州中心城市功能,加快全省城市化进程。

随后,河南正式提出要加快开发郑东新区,以进一步扩大城市规模,拉大城市框架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并将郑东新区的建设纳入到中原城市群的区域发展战略框架内,自此,郑东新区的战略价值不断凸显。

虽说浦东新区和郑东新区都被休·佩曼形容是中国变革成功的标志和“筑巢引凤”的成功范例,但是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建设显然从一开始就体现了强烈的的国家意志色彩,而位于内陆腹地的郑东新区,甚至包括后来的许多新区新城扮演的更多是区域协同发展的角色,也是快速城镇化背景下发展出来的成果。

另一个有意思的对比是,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上海以及浦东新区已基本站在世界城市的金字塔尖上,开始向“卓越的全球城市”和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迈进,而位于中原腹地的郑州和郑东新区,属于这里的时代好像才刚刚开始。

近年来有一种说法,来河南一定要去两个地方,一个是河南博物院,另一个是郑东新区。博物院看到的是河南的历史,郑东新区看到的是河南的未来。

无论是郑州国家中心城市的建设,还是中部崛起新格局的构建,还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提出,已经沉淀多年的郑东新区正在迎来新的发展时代。当然,客观上也对其角色扮演提出了新的要求,让我们静观其变,静待花开。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