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文旅融合视角下的北京中轴线申遗再思考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从历史上来看,古典对称美学一直是很多伟大城市营造的共同选择,也是近现代以来,成功的都市营造和改造计划中所秉承的基本原则,可以说是一个世界城市的标配。

这一规划手法和审美尺度的应用,不但成就了世界著名的几条城市轴线,这些城市轴线更是为所在城市带来了整体秩序、尺度依归,确保了都市结构的长期稳定和动态平衡,轴线地区亦成为这些城市最精华的部分,成为这些城市历史记忆与现代文明互相激荡的空间载体,通过一条城市轴线便可洞悉一个城市的历史、现实和未来,是整个城市发展的“主心骨”。

当然,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除了轴线所反应出来的对城市空间认知外,在产城人融合发展成为增量城市营造的共识的时候,城市发展理论在之前有些僵化的功能主义与有些浪漫的有机生长理论之间,显然开始进入了新的思考。在社会、经济、产业、政治、地理、文化等多重要素动态化、碎片化、隐性化塑造城市生长过程中,城市轴线的价值也需要被重新认识。

1、全世界最长的南北城市中轴线

如果对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城市轴线进行统计分析的话,大概呈现出几个共同的特点:一般都是都城才会有气势宏大的城市中轴线,而且轴线建设基本上是有国家投入,在功能上有彰显权力或发扬国威的意思;轴线的建设和完善一般都是历经数年甚至是百年以上,所以,轴线不是短期内就可以实现,这也就意味着对轴线的认定和延续成为必须,这也是为什么轴线原则可以成为很多城市规划的共识,但并非所有城市都能在一个轴线上一以贯之。

尽管如此,在全世界的城市营造逻辑中,沿轴线布局是绝大多数城市的选择,尤其是最著名的一些城市,基本上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轴线,不仅在整体空间格局上对城市进行鲜明的秩序表达,而且,沿轴线往往分布着城市最为重要的治理机构和公共服务机构。

以中国城市为代表的东方城市的营造更是如此。北京也不例外。

根据元末文献《析津志》的记载,忽必烈在建元大都以前问计于刘秉忠如何确定城市的中轴线,刘秉忠以闸河上第三桥南一株大树为准,由此指向北斗,定位大都中轴线。自此以后,北京城虽几经变迁,都没有改变这条轴线所定义的基本的城市空间秩序。

著名的建筑大师梁思成先生曾赞美这条中轴线称:“一根长达八公里,全世界最长,也最伟大的南北中轴线穿过全城。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的建立而产生;前后起伏、左右对称的体形或空间的分配都是以这中轴线为依据的;气魄之雄伟就在这个南北引伸、一贯到底的规模”。

2011年6月11日,在中国第六个文化遗产日,北京中轴线申遗文物工程正式启动,寄望将沿线故宫、天坛、永定门等古建筑群以“轴线”的形式整体收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截止到2018年7月份,按照官方公布的消息,北京中轴线申遗确定了永定门、先农坛、天坛、正阳门及箭楼、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广场、天安门、社稷坛、太庙、故宫、景山、万宁桥、鼓楼及钟楼等14处遗产点,并为申遗确立带了时间表——力争在2030年基本达到申遗要求,确保到2035年内实现申遗目标。

2、最具中国象征的文化遗产游径

应该说,关于北京中轴线的申遗,自官方提出以来,虽然多有争议,但总体来看,推进还算顺利,如果申遗成功,不仅为北京新增一个世界文化遗产,而且,将为重新理解和发现沿线建筑群和遗产点的价值提供新的视角,其中,文旅融合将是重要的视角之一。

更具体来说,这将牵涉到现代城市旅游中特色文化遗产游径的打造与线性遗产整体保护和发展之间如何互动的问题,依托北京中轴线完全可以打造出一条最具中国象征的文化遗产游径——作为北京最核心的文化遗产资源之一,沿线分布着故宫、天安门、天坛等最著名的历史人文景点,而且,作为线性遗产,北京中轴线天然具有游径创意的空间,如果能够依托沿线文化遗产,构建一条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历史人文游径。

从北京城市旅游发展阶段和规律来看,特色游径的打造是必然选择,在特色游径打造中,考虑到北京文化资源的丰富程度,文化遗产游径的打造将是北京特色游径打造的重点选择之一,而在北京特色文化遗产游径打造中,以北京中轴线为空间依托进行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游径的建设,将是核心中的核心,无论是基础条件是遗产价值,都可谓是一出生就风华正茂。

从中国文旅产业变革的维度来看,与全域旅游、智慧旅游、黄金旅游带等相伴而生的是,以游径为载体的文旅产品和服务的开发和供给,将是中国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哪怕北京中轴线不申遗,那么,沿着这条轴线进行的特色游径开发也将是中国文旅融合的经典的案例之一。

在我们看来,从北京的城市旅游发展阶段来看,基于其丰富的文化资源和遗产资源,进行一系列的特色文化游径的规划设计和建设运营,将是北京旅游创新发展和高品质发展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北京推动文旅融合的可资利用的重要发展模式之一。

截至目前,在城市旅游发展中,除了智慧旅游、全域旅游的概念之外,另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就是特色游径的打造,这将成为重构城市点状文化资源和旅游目的地的一种主流形式,不仅可以纾解一些过度热门景点的客流压力,还可以带活一些相对冷门的景点和文化资源。

在全世界比较有特色的游径设计中,依托于文化遗产资源进行特色游径的规划、设计和建设,已经有很多的成熟案例,也是现代城市旅游中重要的旅游产品和服务供给方式之一。

更重要的是,每一条特色游径的规划设计,都代表了对游径沿线既有的和新开发的旅游目的地的再思考,从更高的维度,给予这些点状文化资源以新的价值发现和讲述,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就像北京中轴线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提出一样,不仅是对既有的著名文化遗产和旅游目的地的再次包装,而且,还从更大空间尺度和更多文化维度给予这些文化遗产以新的价值诠释,无疑是一次文化价值和文化内涵的再发掘,从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角度来讲,意义是很大的。

3、需要更具创新性和历史敬畏的解决方案

当然,从文化遗产到文化游径,不是说申遗成功就可以了,也不是说提出个游径的概念、挂个牌子并开始推广这么简单,一个良好的文化游径的形成,除了文化遗产资源的梳理和标识外,还需要在不对文化遗产保护造成破坏的前提下,基于旅游体验进行更综合的基础设施和体验服务的设计和落地。

比如,围绕这些文化遗产的故事化的讲述和展示体系,要能够让游客来到这里以后,更方便的了解这些文化遗产的来龙去脉和历史人文价值,增加故事性和体验感;作为游径,游客所要了解的不仅是单点的文化遗产的故事,还需要了解这条游径背后贯穿全线的历史故事,这就需要对线性遗产的文化价值和叙事进行设计,还要通过很多的活动策划,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从而发挥包括人文教育在内的综合功能。

还有就是,围绕这一游径的公共交通体系的建设。虽然这些文化遗产点周边既有的交通设施相对已经完善,但对于满足游客的需求来讲,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还可以充分结合技术创新,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更多元化的互动模式,不仅可以看到这些文化遗产今天的样子,还要能够让游客更直观的体验到历史上的样子。还要构建游径的线上网站甚至是APP,以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和互动功能。

当然,还要面对的最常规的也是最重要的挑战之一是,在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和相关的旅游运营机构之间达成充分的共识基础上,还要动态地针对一系列的运营创意进行沟通磨合。关于这一点,在传统的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案例中,往往冲突不断,甚至在很多地方和案例中,冲突大于协同,这就意味着,北京中轴线的申遗成功,对于黄金游径的诞生,从品牌影响力上带来可能是正向的推动价值,但从更严格的遗产保护要求角度来看,对这一游径的打造而言,将带来增多的限制性和约束性条件,如果不能通过更具创造性、创新性和创意性的解决方案的设计和执行,带来的可能是更大的困境。

对于此问题,在我们之前关于广东省南粤古驿道的申遗讨论中也进行过专门的分析,虽然文旅融合的结果是要在更大程度上打破文化和旅游的边界,但是,文旅融合的前提却是首先要对具体的文化资源和旅游创意明确出底线和边界,跨界但不越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可持续的融合发展。

而且,在推进文旅融合的决策过程中,要始终带有历史敬畏和时间敬畏,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无论是在多么复杂的现实困境下和无奈情境下做出的破坏,也是破坏,在历史和文化敬畏面前,所有的辩解都是苍白的,对此要保持足够的警惕。

文旅融合,文化复兴,旅游新生。不管怎么样,依托于北京中轴线打造一条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最具中国象征的文化游径都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如果北京中轴线申遗成功,在品牌上无疑是对这一游径的品牌价值的巨大提升,我们在期待北京中轴线申遗成功的同时,也希望围绕北京中轴线及沿线的历史文化遗产在文旅融合的道路上,开创更多新的思路和局面。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