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共享汽车来了商丘,你怎么看商丘的共享经济?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41年前,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克斯·费尔逊和伊利诺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提出共享经济的概念。据公开资料显示,共享经济需要一个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利用这个平台,交换闲散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其中,共享经济平台、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为三大要素,供给和需求方通过平台进行交易。

著名学者、《伯凡时间》创始人吴伯凡认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激活大量的冗余产权,把因信息隔离而出现的大量闲置所有权唤醒,成为丰富的公共资源, 同时又不触动原有的产权归属。资源总量(所有权)并没有增加, 但社会可利用的资源(使用权)成倍增加,从而在大大增加公共福祉的同时,也增加产权所有者的收益。共享经济是技术与商业模式双重创新的产物。 

其实,共享经济改变了传统的商业模式和效率,它主要是利用一方的闲置财物为需求方提供服务,并由第三方平台公司将需求方和资源提供者连接起来。我们常看到的网上二手交易平台或者实体二手商品买卖中心,以及具有公共服务性质的平台如水滴筹、知乎、众筹项目、P2P理财等都可以理解是共享经济。当然,还有曾经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共享电车等。

在我们看来,共享单车看似是创造了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大批量的单车生产,单车城市运营团队等,但其实,这无形中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我们不否认,共享单车是基于互联网经济下,利用了物联网、定位系统等科技元素,为大城市解决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商业模式,但是从这几年的沉浮来看,大量的单车过剩是常态,各风投公司一窝蜂、一股脑上马项目,各类品牌单车蜂拥而上,似乎占领多少个城市份额,估值就可以随之水涨船高一样,殊不知,背后其实是过剩,资源浪费。摩拜、ofo、青桔、哈罗等基本上在不同城市上演了从城市风景线到城市垃圾的宿命。

《未来公司》是《财富》杂志执行主编亚当·拉辛斯基写的共享经济代言人Uber的成长历程,这本书给了我们新的启示:当相同的经济模式的公司用各种补贴竞争策略来获得市场份额的时候,恰恰是某品牌水土不服需要放弃市场之时,Uber和滴滴的竞争说明了这一点,Uber放弃和滴滴在中国大陆市场的竞争,对各自的经营都是一种救赎,烧钱的补贴竞赛终究不是办法,只有认清本土品牌回归本土市场,不要进行无序的市场争夺,这也是共享经济的丛林法则吧,适者生存,永远如此。

似乎,烧钱是共享经济的代名词,尤其是中国市场上,很多新兴的经济模式都是靠烧钱维持运营。当然,不管投资主体烧钱多少,最终受益的还是消费者,共享经济的模式已经深深影响着人们的观念和生活。

近日,商丘市区出现了共享汽车,这是继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之后的又一交通工具上的大事,下载联动云APP,按照提示上传有效证件,芝麻信用分650分免押金或者缴纳999元押金,即可享受一键启动的乐趣,此次投放车型为观致系列(郑州牌照),有多种收费模式,很方便。

联动云租车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汽车租赁企业,从郑州牌照看,要么是郑州的公司投放在商丘的租车业务,要么是商丘的运营公司为便利上的郑州牌照。不管怎么样,共享汽车已经走进了商丘这个城市。

商丘的共享经济是什么?值得思考。

首先商丘这个城市开放包容,接纳一二线城市先进的有形或者无形的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就像共享单车一样,从市政永安行到民营哈罗、青桔,在哈罗单车登陆商丘伊始,押金199元,哈罗真没少圈粉,等到单车倒闭潮退押无门情况出现时,商丘哈罗单车的会员们也退押金,但是到现在为止,哈罗单车仍然充斥着商丘的干道,包括县城也有这些品牌的单车。所以,商丘人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挺强,想必共享汽车已经有不少人体验过,的确,对于市民来说,实在方便,解决了某种情况下交通上的痛点。

但是,这仅仅看成是外部共享经济进入商丘城市,从而改变了这个城市的公共服务体系,而这些共享经济品牌并非商丘本土孕育而出,这也是我们深究共享经济诞生本源问题的原因。首先,这是一种经济模式,这种经济模式本身有很大的经济增长点,而它多发于一二线城市的创投公司旗下的风投项目或者创新创业公司的项目,这就让我们去对比商丘的创新创业问题,以及了解真正改变经济模式的平台公司情况。这是商丘经济转型发展的关注点之一,也是培育商丘经济增长的突破口,更是改变商丘未来商业的潜力方向。

或许,我们在商丘的高铁站、宾馆可以看到按摩椅候车区、共享充电装置等,以及高端社区的智能快递柜等,这也是共享经济的场景应用,所以,共享经济改变了城市公共服务形象,完善了服务体系。

那么,共享经济浪潮对商丘本土的共享经济模式有什么启示?

我们此前对宁陵县孙迁村调研了乡村振兴的实施情况,其中有一点是村干部会整合村子里的闲散农家小院,改造成特色民宿,通过运营支付农民费用,让闲置房屋价值最大化。在我们看来,这个农家小院改造成特色民宿并通过运营来实现新的增值,这也是共享经济,它与乡村振兴结合,而且,我们相信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乡村,利用闲置财物结合本地特色让这些有形物品获得价值,从而实现农民的增收问题。当然,这也是符合商丘乡村特色的共享经济模式。

当然,城市也是一样,比如,会有很多的平台公司整合闲置的房源,改造成特色主题餐厅、民宿,并可以入驻美团、携程、飞猪等流量型企业平台,短租、长租皆可,无疑,商丘还缺少这样的本土运营团队,在文旅发展逐步加快节奏的当下,能够锁定这个看似小众的主题民宿市场,未尝不是有远见的商业化思考。我们相信不久的未来这样的平台公司会出现,并且,随着市场的完善,品牌集中度会更加明显。

除了对共享经济主体的思考之外,我们还需要对商丘大的创业创新环境有所认知,据我们了解,商丘创新创业公司尤其是中小型公司聚集在电子商务产业园、众创产业园、大学生创业园等不同标签的孵化园区内,很明显,创新创业的公司主体本身的努力很重要,而孵化园的辅助、孵化、项目对接、人力资源、资本服务等水平也决定了像商丘这样的三线城市的创新经济活力。

其中,人才对于创新创业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不禁要问,商丘的人才都去了哪里?为什么每年的创新大赛看不到真正的创新创意项目?传统行业在PPT的外衣下就可以算作高科技公司吗?缺人才,几乎是创业公司的通病,那么,商丘如何完善适合当下社会的人才发展战略规划尤为重要。能够真正给创业公司提供各自优惠政策是相关部门需要重点深思的问题。

我们可以接纳越来越多的高科技的外界经济模式对商丘的改变,我们更期待商丘本土的商业模式可以更加多元,抓住共享经济的发展契机,为商丘经济转型发展提供新的增长动力。

从共享经济理论的提出到共享经济无处不在,证明了理论到实践的不易,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可能还会出现新的经济模式颠覆共享经济,毕竟历史在前进,能够捕捉到适合当下的经济模式也是一种进步,让我们以变革之心迎接变化之未来!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