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三十七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其实关于乡村的老龄化是一个老话题。因为以前我们在谈乡村的问题时都会提到在乡村人口结构里面基本上只剩下老人、小孩和妇女,像原来的“3860部队”。即从存量的人口结构而言,乡村的老龄化程度相对较高,但伴随着老龄化的同时老人生活的环境也比较差。

另外,在中国人口整体老龄化的情况下,其实乡村的老龄化从绝对数量的角度而言非常严重。因为农村和城市的人口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是农村常年有大量的年轻人都是在外地工作,所以从相对的人口数量而言,其实农村的老龄化程度更高。那么无论是从绝对的数量而言,还是从相对的角度而言,其实农村的老龄化问题都是我们在理解和思考农村问题时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发点。因此在今天乡村振兴的逻辑里也应该考虑到乡村的人口结构问题,只有理解了乡村的人口结构,那么才能够真正的改善将来整个乡村的发展模式、发展路径和发展方向,所以对于乡村老龄化的救赎本身就是对与乡村的救赎。

但乡村老龄化问题只是乡村需要救赎的一系列问题的其中一个。因此我们在思考如何救赎乡村老龄化的时候,如果一个地区它的绝对数量的老人非常多的话,那么随着年轻人的回归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乡村的老龄化,同时通过乡村里年轻人的回归,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使得这些老人有一个比较不错的生活的提升。

现在我们看到有很多地方都在提出“以德治村”或“以孝治村”,也是希望能够将老龄人口所面对的一些困境能够在这样的倡导中间得以改善,我想这可能也是从思想上、道德上给予乡村老年人口一个缓解的可能性。另外,大家知道现在在讨论乡村的发展时,大家对于乡村空间的一个核心认知是觉得这里的环境非常好,而且比较安静,所以我们在考虑乡村的发展规划时,也都会把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其实现在的康养产业越来越多的被作为一种主流的产业选择,因为它不仅仅可以改善和带动当地老龄人口的康养水平,同时也可以通过这种产业的导入解决很多城里人到乡村空间里完成养老的问题,这样的话随着康养产业本身在农村的布局,客观上也会对整个乡村的老龄化问题产生一个积极的推动。另外,随着这一轮乡村振兴的发展,可能也会带动越来越多的外部人口和本地人口的一个回归,那么这些人的回归对于乡村老龄化问题的解决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现在大家在谈整个中国养老问题的解决时,已经越来越意识到不仅仅是要对这些老人进行医学上的照护,还要让这些老人老有所乐、老有所学,其次才是老有所养。因此对这些老人可以进行更综合的教育或者给他们更多的娱乐方式以使得他们整体的素质得到提升,其实乡村里很多的老人身体非常健康,并不需要一定的照顾,但是他们的精神世界或对新社会的判断能力有时是无法适应今天的社会需求。

比如,像以前在城里已经泛滥过的恶性的保健品或无效的药品兜售,现在已经开始延伸到乡村地区,他们也是冲着这些老人对很多事情的偏见来行骗,我想这种情况已经从骗城里的大爷大妈变成了骗乡村的老人。其实这时候对于乡村的老人而言,首要的问题不是非要让他解决自身的身体健康,而是他对社会上新的骗局或者是新的不好现象的基本认知的教育比较缺失。所以在我们看来对于乡村的老人而言,不仅仅要提供一个很好的居住环境,更需要加入一些软性因素。

另外,我们看到在乡村老龄化或乡村人口流失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些明目张胆的抢劫,有的甚至是我们听到都很吃惊。比如,有人到了农村里之后,他知道农村的年轻人都在外边,所以会有人登门入室,然后通过简单的攀谈,实际上实行抢劫,而且这种事件非常恶劣,所以这种情况的出现可能也是和老龄化有关。那么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可能我们现在会装一些摄像头进行安全措施的防范,但是真正的防范措施可能还是要恢复到越来越多的人和产业的回归,所以我们提出乡村老龄化的问题是我们今天理解乡村问题的一个很关键点。因为这背后不仅代表了人口结构的问题,更是充分的体现了地方的产业结构和社会治理的问题。

但反向思考的话,对于乡村老龄化问题的救赎也需要通过治安层面、道德层面、文化层面、素质教育层面、产业层面包括人口回归层面的一系列的综合方式来进行农村老龄化问题的解决。只有这样的一个方向和路径,我想可能才能真正的可持续的或长期的去化解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提出乡村老龄问题救赎的一个最本质的路线。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