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三十六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如果回顾整个中国农村的转型和发展,那么至少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其实它生产力的巨大释放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有关。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制度上的创新,所以使得整个中国的粮食生产得到了一个根本性的提高,使得农村的经济活力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提升,也在客观上带来了农民的增收和整个乡村地区的活力。

但乡村发展到目前为止,我们再开始讨论乡村振兴时,它的时代背景就和原来不一样。比如,我们要考虑到中国经济下一轮的增长潜力问题,要考虑到对于城市问题的疏解,还要考虑到整个国土资源的高品质开发问题等等。因为时代背景不同,所以今天我们再去讨论乡村振兴时,其实最本质的目标或者将来最根本的一种通道还是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激发或解放乡村的生产力,那么这就牵涉到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不是要通过二次的体制变革来实现乡村生产力的解放。

比如,在对土地三权进行分制之后,它的承包权和使用权的流转,进而带动它在一定程度上的规模化的发展,那么这也是一种基于土地制度变革试图解放或推动整个乡村的生产活力。其实除了这种土地的性质之外,我们看到国家也在强调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的发展。在我们的印象中,中国家庭农场的规模没有美国大规模的农场经济的体量大,但显然也比传统的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的规模要稍微偏大。即家庭农场在整个体量上或组织形态上介乎大规模的农场经济和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之间,那么它的运营模式和雇佣机制可能也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但也不是那种大规模的生产企业的一种形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如何看待这样一个家庭农场的出现?

前些时候我经常提出,家庭农场可能是我们以前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下出现的以家庭为单位的这样一个生产劳作的共同体或者它的一个升级版,其实家庭农场除了要保持更多的小规模生产以外,还有一种潜在的意思是它可以进行更大程度的商业化。即家庭农场的市场对接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给自足或者出售一定的多余的粮食提高收入,它甚至可以通过家庭农场的模式来进行更具有竞争力的一种农业的发展模式,所以家庭农场早已具备了商业属性和企业化的雏形,因此我们在看家庭农场的发展时,显然要比原来升级了一步,但真正的大规模农业还不是它的主流。

当然这也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都知道中国农业的竞争力还不够强,那么导致这种农业竞争力不够强的原因之一,除了技术的原因之外,还有规模化的因素。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认为大规模的农业应该成为中国农业转型的一个方向,但现在我看大家显然对这个问题做出理解时就相对变得比较理智。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地区都适合发展规模化农业的生产与运营。比如,在东北有大片的黑土地或者在某些人均土地规模比较大的地方是可以进行大规模的劳作,但有些地区我们看到它并不适合规模化农业。比如在很多的山地地区,别说是规模化农业,可能它依然还要进行最原始的一家一户的小农生产。所以在不同的地区要因地制宜,采取不同的规模界定,那么这也是我们现在说家庭农场从制度创新或体制创新上而言,是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创新平台来看待的,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它的独特性,所以规模化不一定是中国农业转型的唯一出路。

其实家庭农场除了有生产上的一个规模的新尺度以外,还有一个尺度就是要面向市场。之前我也做过农场,我们发现小型家庭农场的最大问题可能还不在于生产的精致化。其实它的产品可以引进更多的新品种,在制作过程中的产业链也可以进行一定的延伸。比如你种了豆角,便可以在卖鲜豆角的基础上,做一些干豆角或酸豆角,也就是说它的产品可以更丰富。但不管如何最后还是要考虑到自己的产品能不能在市场上获得欢迎,即对于家庭农场的最大的考验可能不是在生产端,而是在消费端。

那么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家庭农场的产品出来以后要迈向何处?如果让它单打独斗进入主流商超的渠道也有一定的困难,但如果不进入主流的商超的渠道,还是纯粹的在最原始的农村市集里进行面对面的交易的话,其实它的价值也很难体现。那么这种情况下,农场的市场要怎么办?

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关于家庭农场的使用方式是它可以通过社区支持农业或城市支持农村。即通过农场所在地的城市市民,对它进行点对点或会员制的配送,也就是用这种方式对家庭农场进行市场的销售。所以你会看到国内很多的家庭农场,除了生产商业的产品以外,还会拿出一定的空间来做面向当地城市居民的一种体验空间。实地体验加社群加会员的这种模式,可能是给家庭农场带来了区别于传统的小农经济,也区别于大规模化农业的这种不同的销售渠道,以此来完成它商业闭环的一个构建。我想这才能够真正的实现从生产端到销售端的同步提升,甚至将来可能会出现家庭农场的异地复制问题,但那是更长久的考虑。

其实家庭农场和原来传统的小农经济的另一个区别是家庭农场的品牌意识一定要很强,那么有了品牌意识以后对它营销的要求也会更高一些。甚至是以家庭农场为单元的投资行为也是推动家庭农场的发展,推动外部的资源和资金进入到农村的一个很好的载体和平台,我想这也是我们今天理解家庭农场时比较重要的一个角度。

所以家庭农场可能是代表了中国再一次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激活农村生产力的一次体制变革,也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升级版,更是整个中国新一轮的乡村经济转型的一个很重要的抓手。我想在这样一个理解之下,我们才能够将家庭农场的建设、运营,包括它的市场化、品牌化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所以我觉得家庭农场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