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城市,郑州可以向新加坡学习什么?

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改革开放40年来,“开放带动”战略已是河南经济快速发展的最大亮点和重要“引擎”。河南省以郑州为“龙头”城市,着力打造了四条“丝绸之路”,从多个维度联通世界,快速实现了区域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的频繁往来,也因此,越来越受到全球流动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的青睐。可以说,不靠海、不沿边、不临江的河南凭借“航空港”、“自贸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等新平台、新载体、新动能,从内陆腹地迅速站到了全面开放的前沿。

近日,河南省召开了对外开放大会。会议尤其强调,郑州作为河南省参与全球竞争、集聚高端资源的门户枢纽和战略平台,要抓好龙头,以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带动开放全局。的确,郑州市作为河南省在深化改革、将其发展成为内陆开放高地过程中的“龙头”城市,近年来,在国家诸多政策叠加背景下实现了快速崛起。而郑州在未来又将会是一座什么样的新城市,备受国内及国际市场的关注。

我们认为,未来的郑州不仅要成为推动河南对外开放的“龙头”城市,也一定是一座具有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化大城市(详细论述见《郑州的新价值时代:一个全球资源配置的超级城市平台的诞生》)。如此,位于内陆腹地的区域城市在国际市场上的城市竞争力和区域辐射能力才会更强。

在这之前,我们尝试通过对标这些年被广泛热议的城市杭州,希望能够给郑州新一轮的发展带来一些启示(详细论述见《郑州应该向杭州学习什么?》)。在我们看来,通过对标城市的比较研究,洞察和镜鉴郑州新一轮发展的战略和策略,是郑州新一轮转型发展中的必修课,而就一个更加开放的郑州建设而言,新加坡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学习参考对象。

1、从脏乱差的弹丸之地到亚洲明星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新加坡从一个脏乱落后之地迅速发展成为了高度开放的宜居的“花园城市”、国际化大城市,并被誉为了“亚洲生活品质最高的城市”、“最精致的城市”。也在这过程中,成为了一个外贸驱动型的高度开放的城市国家,以电子、石油化工、金融、航运、服务业为主,高度依赖美、日、欧和周边市场,外贸总额是GDP的四倍。所有外来人都在寻找弹丸之国迅速成为亚洲明星的秘密。

新加坡的成功离不开“国父”李光耀,他曾坦言:“一两个杰出的政治领袖对一个国家的存亡有生死攸关的关系。”

五十多年前,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不到两年的短暂合并之后,因治国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马来西亚抛弃了新加坡,而新加坡选择了李光耀。他开创了独具特色的“新加坡模式”,属于新加坡改天换地的时代从此开始。

在新加坡获得自治之初,面积小,历史短暂,本身并不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当时对外界并没有什么影响力。当年,荷兰经济学家艾伯特·文森姆曾带领联合国小组为这个新兴的城市国家的经济发展作指导。当他看到当时的新加坡时便说道:如果新加坡是一辆小轿车,那它只是“一辆破车,而不是劳斯莱斯”。而把破车变成劳斯莱斯的过程基本上就是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史。

回顾新加坡这些年的发展历程,新加坡大部分的成功来源于国家有能力持续吸引和留住源自跨国制造商、金融公司、企业家和其他参与者的外资,依赖的是开放的市场和有力的人力资源战略。

新加坡是一个赶超型城市国家,独立后便进入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时期。在李光耀执政期间,政府着力发展经济、创造就业和实现“居者有其屋”,推动了开发裕廊工业园区、成立廉政公署、进行教育改革等多项政策,致力于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和人民生活水平:政府集中使用国家资源,将其用在那些朝阳产业上,比如今天新加坡发展繁荣的文旅产业;实施迅捷行动的“大棒政策”,对有关机构进行严厉惩罚,治理政府官员腐败现象;为了使潜在的外国投资商印象深刻,李光耀特意要求举国参与种植花木以美化城市,将新加坡治理成为一座有着“小波西米亚”之称的“花园城市”。

在2002年新加坡国庆庆典演讲时,李光耀就说道:“新加坡需要一些波西米亚风让艺术家们沉浸其中,搞他们的创新艺术。”

我们可以看见的是,从杭州到新加坡甚至世界上每一个备受年轻人尤其是“中产”喜爱的城市,高质量、高水平的城市环境才是让城市有更多故事发生,创造更多的奇迹的根本保障。

喜欢特立独行的人也许一开始并不喜欢新加坡这种坚持原则、完全按照程序办事、实施“大棒政策”的形象。但是不论如何,今天的新加坡以经济发展和城市社会治理两手抓的赶超型发展方式,迅速提升了自身在整个亚洲及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成为了亚洲明星。

2、城市品牌建设是城市开放发展必修课

新加坡国家品牌“总设计师”许木松认为,一切都可以从名气开始,名誉是最大的无形资产,本质上新加坡经济发展还是靠塑造国家品牌,新加坡一半的功劳来自国家品牌营销的成功,因为新加坡唯一的目标就是吸引外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以发展的渠道。没有国家品牌的塑造,就没有现在的新加坡。

多年后,李光耀也意识到,让新加坡和许多别的国家区分开来的是实施国家品牌工程的创举。

实际上,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李光耀开始构建新加坡“花园城市”时,新加坡的塑造国家品牌工程就开始了。其中有段时间,新加坡行政部门人员喜欢用“激情”这个词来形容自己。不论他们从事什么领域的工作,每天有上百位公务员绞尽脑汁地思考自己能做什么来提升新加坡的活力;其他官员则将目光投向世界各地,精心策划每一项参与度和体验度高的文化活动来体现新加坡的新精神面貌,让遥远的外国伙伴对这座城市国家产生深刻的印象,以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商。

竞争优势并不突出的新加坡在塑造国家品牌上,有几个重要的发展阶段: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加坡奉行的是“快速了解亚洲”,积极与亚洲文化对接。作为众多华人聚集的城市,新加坡借助亚洲文化实现了快速走出去。但是新加坡的“野心”绝不仅仅如此,它希望更多的国家看向新加坡;20世纪80年代,新加坡的品牌形象重点改成了“无限惊喜新加坡”,意在强调新加坡的现代性和异域情调,让世界文化走进来;90年代,将口号改为了“为了人人”,传统与现代发展融合的民族文化催生了“新亚洲,新加坡”的概念;进入21世纪后,新加坡重新树立了“人民的一切”的品牌形象。但是这一品牌形象并不与新加坡正在强力打造现代旅游城市的目标并不相符。于是,旅游业又重塑了“你的新加坡”这一新的口号,深入挖掘新加坡的本地历史文化,以创造属于新加坡特色的更多可能性。

从新加坡以上品牌的发展阶段来看,每一阶段的品牌形象的塑造都与新加坡的发展现状紧密相关。从开始的新加坡对外开放,吸引外资,到后面最大程度地契合新加坡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需求。利用本地文化完成从塑造品牌到特色品牌的过度,以文化外交为新加坡开拓更大市场。

对标新加坡,我们认为,郑州及河南省正大力推动对外开放、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城市品牌建设尤其是特色城市品牌的建设将是必不可少的,也是非常迫切的一件工作。甚至说,在我们看来,相较于郑州的经济体量、战略地位、基础设施建设等,城市品牌的建设已经有所滞后。

河南省作为文化大省,郑州市作为文化大市,其历史底蕴厚重,中原文化又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资源丰富,可挖掘的文化元素有很多。当下,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城市或区域,对寻求品牌特色充满兴趣,而让人们寻找品牌特色存在的领域正是文化。比如,谈城市品牌营销,必谈城市品牌的口号,郑州或可首先在城市品牌口号的策划和选择中开启新一轮重塑城市新时代城市品牌的规划。

此外,新加坡在实施对外开放以及高质量、高水平发展的过程中,政府设立了专职部门,始终保持激情、绞尽脑汁地打造国家形象、输出科技、输出创意、输出价值,实施精英教育,以保证国家发展永远被最有智慧的人才推动。并且为了开拓更大的市场,开始深入挖掘并不具有竞争优势的本地文化进行特色品牌塑造。

而郑州也可以新加坡政府为坐标,投入更大的激情打造城市及区域形象、输出科技、输出创意、输出价值以及城市或区域品牌。变革已来,期待更多改变在郑州发生!

参考文献:

《国家营销:新加坡国家品牌之路》(许木松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顾清扬:没有他国家会怎样》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