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彬:关于人机工程学赋能非遗产品创新的思考

文丨魏彬(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

人机工程学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迅速发展,一开始属于边缘科学,主要是从人的心理和生理出发研究人机环境的相互关系。因为研究内容比较丰富,应用范围广泛,所以,虽然是一门新兴学科,但其地位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

从一开始,人机工程学就是作为一门科学出现的,其主要背景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技术的进步和生活节奏的变化,产品更新的速度不断加快,这就促使我们不得不更加专业性的思考各种产品的舒适性、可靠性、安全性,最好还能够变成一些基本的规范,用以指导产品的设计和生产,也是基于这些,人机工程学逐步的建立起来。

结合人机工程学的发展,人性化设计的概念变得更加深入人心,而且更加普遍。随着人机工程学的发展,让我们也更加了解人体本身、人的感知和运动系统的规律,通过对这些规律和特点的提炼,反向的指导于工业发展,为包括产品设计在内的人类工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

考虑到非遗走进生活的需要,以及越来越多的非遗开始面对产品化、商品化甚至是规模化的需要,在我们看来,在非遗产品的创新和发展中,通过与人机工程学的结合,或许是一个很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仅仅依靠传统的小作坊,依靠师徒相传、父子相授的模式,越来越限制非遗产品更好的走进生活。

1、非遗创新需要人机工程学的赋能

根据我对人机工程学的一些了解,我认为中国的非遗当中手工艺的发展,如果能够与人机工程学多做一些跨界性的思考,可能会碰撞出有价值的内容出来。因为,在非遗领域的很多产品,特别是手工艺产品,如果想真正的走进人的生活,就需要对人的生活和消费的场景有非常系统和精准的洞察,并能够让自己的产品很好的适配于人的生活的需要。

比如,对产品尺度的考虑,对色彩的考虑,对新的材料的选择,等等,而关于人体对这些问题的反应和规律性要求,在人机工程学领域有很多都已经专门研究过了,而且,很多还是重点研究的方向和领域,并形成了很成熟的经验和理论。这些人机工程学领域的成果如果能够很好的为非遗产品的创新提供支撑,我想是很有价值的。

我们一贯的观点是,非遗产品应该不断的进行创新,应该与时俱进,这是非遗活化和呈现出更强烈的生命力和活力的必然选择,而让这些非遗产品与时俱进,人机工程学就能够直接帮助我们。尤其是当我们希望把非遗产品更好的用于生活、更广泛的推广、更加规模化生产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与现代工业体系做某种链接,考虑到人机工程学在工业领域已经非常成熟的应用,非遗与人机工程学的互动和跨界创新,就不存在障碍,而且,非常值得期待。

非遗中的民间手工艺具有手工业的性质,从大的方向讲,也具有工业设计的性质,就此而言,非遗与科学的人机工程学之间可以也应该有故事。进一步延伸出去,无论是非遗当中的服装设计、手工玩具的制作,还是非遗当中的农业生产和整个轻工业产品的生产,和人机工程学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在我们看来,关于人机工程学助力非遗发展比较值得关注的点至少包括:人机工程学非常注重对人的研究,这对当下非遗领域的手工业者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非遗的创新和发展,无论是生产端来看,还是从应用端来看,一定要建立在对人更系统和更专业的研究基础上;可以借鉴人机工程学的成果,对非遗传承和创新过程中制作工艺进行革新,具体可以体现在新的材料选择、新的流程管理、制作工具的改良等方面,在保证非遗的文化面貌和价值体系不受破坏的前提下,通过与人机工程学的结合,做工艺上的革新,将会对非遗产品的创新带来直接和重大影响。

大家知道,关于非遗的传承和创新,尤其是在试图推动市场化的时候,面对一个瓶颈就是量产和规模化的问题,这一方面牵涉到规模生产过程中的产品规范和标准的问题,还牵涉到产品的在现实生活场景的适配性问题,而事实上,当我们这么思考的时候,其实已经开始用工业化的思维在思考非遗了,这时候就可以借鉴人机工程学的一些成果,对非遗产品进行从设计到生产到消费场景重塑等各个环节的革新。

我们发现,在非遗产品化和市场化过程中,可以规模化生产的非遗产品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的适配性不够,无法获得足够的消费市场规模支撑,具有广泛的消费市场支撑的产品,可能又常常面对在生产端因为缺乏标准和规范,只能通过非遗传承人个人或者家庭作坊的方式来进行生产,这就导致产品供给不足。而人机工程学以及对人机工程学应用的比较好的工业化生产在这两个方面都已经有成熟的经验,完全可以加以结合,为非遗的创新赋能。

2、人机工程学可以直接为非遗产品创新提供支撑

在任何一个非遗产品的创新中,都应该考虑人体的尺度,同时还要注意到每个地区、每个民族、每个国家的人体尺度都是有区别的,基于不同的人体尺度进一步思考不同地区人活动范围、心理活动特点、耐受压力的程度等,以此来指导非遗产品的设计和生产。

我们知道,包括非遗产品在内的任何一种产品的设计和制作,肯定是针对特定人群的,只不过有时候针对的人群的大小不同而言,但总是要对特定人群有所考虑。

比如,一个桌子的制作,中国匠人选择的尺寸和欧洲匠人选择的尺寸就有所不同,因为,一开始考虑使用人群的时候,是不一样的。这时候,如果我们对欧洲的产品进行借鉴,直接将他们的尺寸选择也拿过来,在中国市场就可能不适用,这是中国人的平均身高,和欧洲人的平均身高是不一样的,这时候就要求我们的设计师对中国人的平均身高以及其它人体特征有基本的了解,否则的话,你设计出来的产品就让人感觉不舒服。

当然,在实际应用人体尺度数据的时候,还有很多应用的原则,比如说极端设计原则、可调范围设计原则和平均设计的原则。可调范围设计原则保证使用的人在一定范围内可以调整。平均设计的原则用平均值作为设计依据。

在针对一个非遗产品进行规模生产的前期,我们就需要做一些关于目标消费人群的人体测量数据的分析,包括年龄、地区、种族和职业等,这些都可以影响到使用者在使用这些非遗产品的舒适度。

此外,人机工程学关于人体的感知觉系统对于非遗产品的制作有比较直接的影响。人的感知分为很多种,比如人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以及触觉,首先说视觉,很多东西都是靠我们的眼睛去观察的,所以一个产品要考虑个人的视力问题,产品是针对哪个年龄段的人,要根据这个年龄段的人的视力进行设计上的调整。

一般而言,人在14岁到20岁的时候视力是最好的,40岁之后开始下降,60岁以后视力一般只有20岁时候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不仅如此,还有更细节的考量:视力会随着环境亮度的增加而升高,亮度对视力也是有影响的;目标物体亮度与它背景的亮度对比,对人的视力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一般情况下对比越大,物体越容易被看模糊;如果目标是运动的,相对视力就会下降,一般来讲,人看静止的东西要比看运动的东西更容易看清楚,还有就是视距的问题,合适的距离也是影响人看某个东西是否清晰的因素。

一般情况下,50多公分是最适宜的,如果低于38公分的话,会引起目眩,超过70多公分,细节会看不清楚。比如挂在孩子床头的玩具,小孩子不会动,仰着头去看玩具时,如果它离小孩眼睛特别近,它就会引起孩子的目眩。所以,人机工程学对人各个生理结构的分析和把握,对我们生活是有很大帮助的,对我们的非遗产品的设计创新也是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

再比如,人机工程学有针对视觉的对比感研究和视觉适应的研究,人们从明亮的环境转入到灰暗的环境,一开始是什么东西都看不清,经过一段时间慢慢看清物体,我们称为暗适应,明适应就与暗适应相反,从暗环境到明亮的环境开始的时候,瞳孔变小,光通量少,对眼睛的这个感受性降低。这种明适应和暗适应,都有一些科学性的数据的分析。比如,明适应最初是30秒内进行比较快,然后一到两分钟完全适应;暗适应在2秒到12秒之内进行比较快,完全适应需要30秒以上。利用这些就可以针对非遗产品进行一些创新,比如利用这些原理制作一些新的玩具,还可以利用这种现象来变魔术。

还有就是对色彩的思考。色彩给人的温度感、距离感、重量感、疲劳感等都有科学的解释。学过设计的朋友在大学里会学到一门课,叫色彩构成,它会讲到很多色彩的混合色的明暗关系。我们甚至会说色彩是有性格的,比如说红黄橙是偏暖色,使人兴奋,绿蓝紫偏冷色,使人沉静。这些对色彩的分析,对做平面设计、做装饰品、做玩具都有科学的指导意义,那么,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对做好非遗产品的创新,我想也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我们知道,很多的非遗都是有着本身常用的色彩和图案的,比如壮锦、苗绣、彝绣等,我们可以通过人机工程学的原理对这些非遗作品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尝试进行进一步的创新,至少这是推动非遗活化的一个思路之一。

无边界创新已经成为常态。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非遗研究者和传承人能够结合人机工程学进行实践层面的推动,当然,也希望人机工程学领域的专家也可以投入到非遗传承和创新当中去,在实现人机工程学更广泛的使用的同时,更加实质性的推动非遗产品的创新。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