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夷陵老祖手里的纸人,就是皮影的前身

文丨张月(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01

电视剧《陈情令》正热播。在剧中,夷陵老祖魏无羡除了用笛子和符咒,还有注入灵力后可移动自如的小纸人。在老祖手中,前者是具备杀伤力的武器,后者是搞恶作剧的道具。

但在魔幻类剧中,纸人通常是由邪术操纵,具备较大的杀伤力。

《无心法师》中岳绮罗用纸人摄取人的魂魄,《千与千寻》中汤婆婆用纸人追杀白龙,纸作为一种媒介,能够让无形无迹的“灵识”依附在其上。但在纸之前,人们用的是树叶。在一种巫术中,树叶被认为是避邪之物,当遭遇邪祟时,它可以起到替身的迷惑效果,人得以逃过一劫。

树叶也被用来招魂,除去叶绿层后的透明表层,再经剪形上色制成影偶,在光线下投出影子。影是实物之魂,与灵魂具有相同特质。人们相信,亡者灵魂能附着在影偶上。那么,与其说用来招魂的是树叶,不如说是“影偶”。

杜甫在《彭衙行》中写“暖汤濯我足,剪纸招我魂”。可见,用纸或树叶制成的影偶,人们深信其具有驱邪招魂的作用。

在这种信仰的影响下,影偶渐渐发展成了戏剧,就是我们现在见到的皮影戏。树叶和纸做成的影偶不易保存,后来就用更坚韧耐磨的皮革来替代。在皮料使用上,南北方稍有差异。北方用驴皮,南方多用牛皮。

中国三大皮影系统中,陆丰皮影戏是南路“潮州影”中仅存的一支。像上面提到的,用来“招魂”的影偶比较特殊,有众多的禁忌,与一般用来玩赏的偶人有着本质区别。

在陆丰影戏的演出过程中,仍遗留下来几分祭祀感。戏团每到一个新地方演出,必须进行“洗叉”仪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道士做法,简直如出一辙。准备好五色纸、五谷米、香和纸符等,洒米,贴符,再把鸡血洒在符上,最后把符烧掉。

从此处也可以看出,陆丰皮影戏与宗教的联系紧密。

潮州人把皮影叫“皮猴”,但把“影”称作“猴”不是潮州所独有的。《中国民间皮影艺术》记载,“过去在甘肃,称皮影艺人是‘戳皮猴子的’”;蒲松龄在《日用杂字》中以“撮猴挑影唱淫戏,傀儡场挤热腾薰”来嘲讽和尚;河北邯郸一带,当地人也称皮影戏为“皮猴戏”;那这称呼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影戏与佛教有缘,早期的皮影戏在寺庙演出,唱腔也与和尚念经相似。而在“洗叉”仪式中,专门负责驱邪的“红面武装猴”,恰好也可以在佛经中找到原型。

02

事实上,过去的影戏演师在某种程度上,职能与“巫师”类似。

陆丰老艺人蔡娘仔通晓阴阳五行之术,台湾“合兴皮影戏团”已故演师张天宝,不仅身兼理发师、地理师,更是“乩童”(有神明附身的感应),“东华皮影戏团”先祖张荫,精通草药艺术、知晓风水,曾任“复兴阁皮影戏团”团长的张命首,不仅是有名的拳头师,还是总铺头(宴席总厨师)。

皮影演师在民俗技能方面的擅长共性,不是一种偶然。在旧时社会阶层的划分中,皮影与卜卦、算命、僧人、道士同列为“中九流”,与皮影关联的唱戏、优人及乐师则被列为“下九流”。

皮影戏为尊,人戏居其下。在陆丰地区的老规矩是:皮影戏尚未开动之前,其他剧种不能率先开演。

皮影戏凭借什么享有“戏祖”的高地位呢?因为“皮影人是假的,戏是真的;演员人是真的,戏是假的”。在内容上,保留真人真事并流传后世的皮影戏自然价值更大。另外,民间艺人演绎成戏的剧本“老爷册”,是被人们称为“翰林学士”的潮州影的戏神田府老爷编写而成。老百姓崇敬“翰林学士”,艺人们也相应受人尊重。

在过去一段时期内,皮影戏起着教化人的作用。将五常伦理与历史故事结合,再以图像、说将的方式呈现,更容易被乡民接受认同。潮州影对皮影戏“大戏”的认知即来自影戏严正的教化作用。陆丰地处国尾省角,区域相对封闭保守,这种传统观念也因此保留至今。

到今天,皮影艺人们仍然是身兼具多个工种。但与过去已不能同日而语。皮影戏式微,过去一年四季无月不有神诞要演戏,现在演出减少,作为主业无法生存,民间艺人们不得不以外出工作,等有演出时再聚在一起的方式维持皮影戏表演。

千百年都这样延续了下来,不能在这一代人手里断掉。

幕布后的光影岁月就是他们坚持的佐证。有人用诗活灵活现描绘了他们在纸幕后的风采:“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挥舞百万兵,三尺生绡做戏台,全凭十指逞诙谐”。

早期演出多为五人,观众左手边是武场演奏,右手边是文场。艺人可以一边敲锣打鼓,一边唱曲打板,兼吹唢呐,十项全能。

还有一种“独角戏”的表演形态,一人拿影演唱,一人操纵文武场。幕后的艺人盘腿而坐,方便手脚并用。“脚敲锣,手打鼓,口唱曲,头还要撞钦锣”就是独角戏艺人真实的忙碌场景了。

皮影戏的音乐唱腔具有地域性,吸收了当地戏曲、民歌的精华,因而流派众多。陆丰皮影受潮汕戏曲影响,正字母生白字仔。其中,武戏剧目大多来自正字戏,文戏剧目多来自白字戏。

在陆丰,皮影戏要算做“公戏”,由村民一起请。

还有一种“禁规戏”,由违反规约的村民出钱请戏。既能让受罚人曝光,对其心理施压,又可以对公众起到积极的宣导作用。当然,在开演前,艺人会向群众宣教条规。

03

谈到皮影戏的未来,有艺人表示,“皮影戏受淘汰是必然的,观众连电视电影都不太乐意看了,更不看皮影。”

也许事情还没有到这样悲观的地步。时尚是个圈,保不齐过不了两年,人们就又爱上看皮影戏。影视剧虽然布景美,特技酷炫,看多了,也会逼得人去靠近真实。

近两年皮影戏用起了扩音器和录音,观众对后者处抵制态度。毕竟看皮影戏,享受的就是这份真实,看一纸之隔的艺人,操纵皮影,听近在咫尺的艺人,亲声演唱。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陆丰皮影戏团吸收了一批高素质的人员,对剧目、唱腔、表演以及舞美进行了全面改革。这次改革也让皮影艺术跨上了多个新台阶。在北京演出获奖的《龟兔赛跑》与《鸡与蛇》现已成经典节目。经著名动画专家虞哲光与林堃指导的《飞天》相当惊艳,敦煌壁画上的飞天舞女活了。

到今天,有更多的新鲜元素可以添加到皮影戏中,让其更具现代感。抖音联合中国民协皮影艺术协会等组织发起了“皮一下很开心”话题。在该话题下,网友们纷纷大开脑洞,让传统文化流行起来。

当皮影撞上BGM——新晋男团爱豆孙悟空,当皮影和相声段子相遇——跑错片场的葫芦娃。

还有皮影与影视、西方文化等等不同元素的结合。传统文化用现代化的方式表达,时空错位带来的不真切,往往给人一种难以言状的奇妙感。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皮影作为一项非遗,得以被更多人了解与喜爱。最关键的是,在这些华丽的表达下,内里的质朴能够永远不丢。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